一个技术同修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作为一个初级的技术同修,我有这方面的一些修炼历程,粗浅的论述中,目地在于跟大家探讨一下,在我们的修炼过程中,可能有忽略或没有意识到的地方,需要完善和提升。

我所在的地区同修人数不算多,初期,我们都是从大城市同修那里大包小包的拿真相资料。没多长时间,大资料点老是出事。小资料点和家庭资料点慢慢出现。可我们这还是去依靠别人。后来在外地同修不断的鼓励下,我们这总算有了做真相资料的地方。

那时我还不敢做真相资料,总感觉不安全、害怕(其实是心性低,正信差)。每次总是在小组集体学完法之后,从同修那里接过来一小包真相资料,赶紧出去发完,害怕真相资料在家存放。在这段过程中,我的心性所表现出来的是知道大法非常好,就抱着侥幸心理敷衍着发放一点真相资料。后来做真相资料的同修感到了压力,就建议别的同修能不能也开始做真相资料。随后《明慧周刊》上不断的有关于建立家庭真相资料点的文章。我地也有几位同修开始迈出了一大步,建立了家庭真相资料点。可能是因为我去北京上访受到迫害而引起的怕心比较重,始终不敢往前提高提高心性。后来,同修给我买了电脑,我就经常的上明慧网看同修的文章,看多了以后,心性也慢慢的在提高。

虽然是年轻人,可一开始我对电脑这东西真的是一点儿也不会,因为没修大法以前,我只要到电脑前一坐,不是头疼就是闹心,所以一直没学这东西。可是,我上了明慧以后,就没有了以上的症状。在明慧这个大家园里,我时不时的会看到技术上的一些文章,慢慢的我会帮同修处理一些电脑上简单的问题。

不久,同修给我送来了激光打印机,说是多余的,放我这儿,如果我能用就用。当时,我的心真的是扑腾扑腾的,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害怕,总之碍于面子没拒绝。一开始,我慢慢的试着打印一点出去发发,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怕心淡化了很多。我几乎是天天做真相资料出去发放。心性提高了之后,我有点不满足于当前的修炼状态,那时,我们地区还没有会刻录光盘的,我想,我一定得学会做光盘,弥补我们这的不足。于是,我就在明慧网找相关的文章看,后来,我去大城市买来了刻录机,慢慢学着刻录,做镜像,更新光盘中的破网软件等。在这个过程中,有好几次,我都是熬夜去解决我不太懂的一些问题,那真是试了又试,试了再试,对那些没有走过这个过程的同修来说,我想也许是一点损失,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常人心会暴露出来。而每一次的突破和成功,我想都是心性提高后的结晶。后来,在我的带动下,又有几位同修开始了制作真相光盘。

装电脑系统这项技术,我一开始是连想都不敢想,主要还是因为“我对电脑不太懂”这个观念一直障碍着我。看到同修带着出问题的电脑往返于本地和大城市之间,心里总有点不忍,慢慢我开始学着装系统,好在同修们制作的万能克隆盘里有说明,我就照着摸索着装系统。后来,装的多了,装系统的门道也了解一些。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对真相资料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的真相资料也应该越来越精美,于是,我这就有了彩色打印机。真相币、小册子、挂历、光盘贴也就开始了供不应求。由于不太懂,时不时的打印机就会出现一些毛病,我就上天地行技术网站看里边的相关文章,有时也发贴让版主帮着解决我的打印机出现的问题,随后,我们这的彩色打印机多了几台,相应的我的任务量也就又多了一份。

慢慢的,我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收救我要救度的众生之外,我还得处理来自不同同修的一些大大小小的技术问题,反正是忙的有点不亦乐乎。

也许是我在这方面用心了吧!我渐渐的发现,技术这个概念在大法修炼中是一种境界而非机械的运作;是大忍之心的一种体现而非繁琐的操作;是完全为他的正觉的展现而非成全自己的寄托!同修啊,不管你认为自己有没有能力,我想你最好突破它,认识的不同就造成了境界的差异,一关一难一层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