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被迫害致死经过(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女,硕士生导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迫害,历经万家劳教所、万家医院等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3岁。


刘丽梅

下面是曾经与她在一起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述刘丽梅生前的遭遇:

刘丽梅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被哈尔滨市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时身体健康,体重九十八斤。在这之前,她曾被非法劳教,在万家劳教所遭受迫害,绝食五个半月,奄奄一息时被劳教所送回家时体重只有四十一斤,经学法炼功调养,身体完全恢复。为避免被万家劳教所再次骚扰或收回,被迫流离失所,与其他几位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做真相资料。

哈尔滨市国保大队绑架迫害刘丽梅后,把她劫持到哈尔滨七处第二看守所时,我与她住的监号只隔一道墙。当时她日夜剧烈咳嗽,瘦小的身体,咳嗽的声音比男的还响。二、三个月被非法批捕后转到第一看守所,她和我分到一个屋,这时她一顿只能吃一、二口饭,瘦的皮包骨头,下铺上完厕所后,上铺都很费劲。这种情况下,坐班的刑事犯还逼迫她跟大家一样码铺。她跟我说:“早上吃的一口饭,码一上午铺就消耗没了,浑身出虚汗。”

刘丽梅还把在哈尔滨国保大队如何折磨她的事告诉了我,让我出去后,上网公布于世,谁知这些话竟成了她的遗言。

她生前跟我说:国保大队(二零零三年在道里区红霞街一号,现在听说已搬到江北)一楼有个大厅,大厅里有个大铁架,象单杠那样的大铁架,铁架上有个定滑轮,绳子的一头从滑轮上穿过去,另一头绑上人,把滑轮一侧的绳子一拽,这边被绑的人就起空了。把人吊在空中后,还来回悠,那些被魔控制失去人性的警察们哈哈的乐着。他们看到刘丽梅不屈服,把她放下来,几个男警察把她身体两头扣一头来回窝,她知道师父加持她,当时她身体很软。国保大队的警察说:“看她身体这么软,象练过柔道。”后又抓住她的头发往水盆里浸,憋的她上不来气。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至二月二日,恶警们对刘丽梅使用了最毒辣的一招,就是把她嘴封起来往鼻子里灌辣根(就是芥末油)。恶警们把刘丽梅的嘴用胶带封起来,把辣根从鼻子往里灌。那芥末油闻一下都会直打喷嚏,何况把嘴封上往鼻子里灌。但是刘丽梅仍然不屈服,没吐出一个字。恶警说中国的辣根不好使,得用日本的辣根,他们又出去买了日本的辣根,继续从鼻子往里灌。中共的警察们就在邪党“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下,如此的草菅人命,却还在一直掩盖着迫害的真相,蒙蔽着世人 。

酷刑演示:折磨性灌食
酷刑演示:折磨性灌食

在哈七处第一看守所,她虚弱的受不了码铺,我知道她这时已经挺到极限了,这时管教才发现她瘦的不行,让她靠墙坐着。当时是一个姓贾的管教包这个监号。第二天提她出去,她出去后就蹲下起不来了。回来后给她打点滴,量体温,一直在发烧状态中。

七月二十七日,刘丽梅被转到万家医院,不到半个月就离世。听说万家医院给诊断为所谓的“肺结核”。她生前从未有肺结核病。她生前的所有症状是辣根呛到肺里所致,和其他同修被灌食呛到肺里形成结核的症状一样。剧烈的咳嗽,吃不下饭,瘦弱,最后发烧离世。现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邵影(万家惨案中幸存者)也曾受过同样被封嘴灌辣根的折磨。

明慧网报道,在万家医院,恶警队长刘亚芹继续去骚扰刘丽梅。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左右,刘丽梅出现便血、全身浮肿,生命出现危险,但第一看守所、动力区公、检、法、市“六一零”仍不放人。八月七日第一看守所卫生所负责人和办案人到万家劳教所医院查看刘丽梅的病情,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了事,没有任何方案,也不放人。

八月九日刘丽梅病危,刘丽梅的丈夫和十二岁的女儿带着营养品看望刘丽梅时,邪恶之徒也没有放过对刘丽梅家人的迫害。恶警于方芳莉把年幼的孩子叫到管教室,采取欺骗和恐吓等手段强制孩子替妈妈写三书,还欺骗孩子说替妈妈写了三书就放妈妈回家。八月十二日刘丽梅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