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这些年修炼大法的心路历程,如果要写的话,几本书都写不完。我只针对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这方面,谈谈这几年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于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可由于自己在人中迷的太深,没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导致自己学法不扎实、法理不清,一路走来,历经魔难,走的跟头把式的。二零零四年,表面原因是同修把我说出来,导致我在单位被当地“六一零”绑架,送到省洗脑中心迫害。自己带着对着干的态度,被迫害的非常严重。邪恶声言:“不转化就送去劳教”。我心里想:“我宁愿劳教,也不能转化”。洗脑班结束时,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我虽然想起师父的话,可自己用人心去理解:始终抱着对着干的态度,导致迫害步步升级(一层楼只关着我一个人,四个包夹看着),我也豁出命去抵抗……在这期间,他们对我拍了照、录了相,后来我知道这时将我的后事都准备好了。

当我冷静下来时,我想:我是个修炼的人哪,师父能安排我進来劳教吗?不能!这是走上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应该否定它,走回师父安排的路。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去否定。到第八个月时,我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医院检查为全身内脏衰竭,皮肤象八十多岁的人,原来一百三四十斤的体重,只剩下八十斤左右。

有一天下半夜三四点时,我得到些许睡眠,脑袋变的特别清醒。回想自己这些年的修炼之路,心里非常难过,我发自内心的跟师父说:“师父啊!您让我们来救度众生,这里的人这么邪恶,我救度谁啊?我一定要出去揭露他们的罪恶,去救度那些能够救度的人。”这一念从我心底里发出,冲出头顶,突破层层空间,冲向宇宙,我的身体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呈四面八方之势,向宇宙中扩展着、扩展着……我人的表面,也被感动的泪流满面……七天后,我就以所外就医三个月的形式被送回了家。

这次闯出魔窟,我最深的体会是,要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必须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心在法上,也许我发出的那一念,是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的。分析我这次受迫害的原因:是我的一念“我宁愿劳教,也不能转化”促成的。这是对旧势力迫害的默认,对邪党迫害法轮功政策的默认,同时给了旧势力钻空子的借口。

闯出劳教所后,自己想在家休养一段时间,所以想到医院开一个诊断证明,糊弄一下当地的“六一零”。回家第三天,我就请家人用车把我带到医院去做检查,结果是各项指标正常,又到大医院检查,除了肝转氨酶偏高,其它各项指标良好。我告诉家人我能出来的真正原因,是师父把我救出来的。我的一个亲戚医生说,“六一零”要知道这情况,又得把你送進去。我知道劳教所“所外就医三个月”的险恶用心:如果回家死了,那是在家死的,与他们无关;如果身体恢复了,再带回劳教所继续迫害。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我选择离家出走,走上外出打工(流离失所)之路……

大约在二零零六年过年期间,我回到家乡,顺便去看望一下同修,同修要求我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做资料、救众生。在家人和同修的帮助下,我首先学习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克服了重重困难,掌握了安装新唐人的各项技术。后来同修又送我一台电脑,逐步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学会了刻录光盘、上网、下载、安装系统等。随着电脑技术的掌握,资料点也一个个的建立起来了……

当我正做的顺手的时候,零九年九月份的明慧网上突然登出一则消息:没点名的指出我出卖同修,在劳教所转化了,谎称闯出劳教所,骗取同修的尊敬,到处乱窜,不实修自己……云云。我看到这个消息,当时就傻了,心里忿忿不平,这哪是哪呀,怎么这么颠倒黑白呢?我一定要找到他本人说清楚不可。可接下来,不熟悉的同修回避我,跟我熟悉的同修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关过不去了,我倒下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头闷闷的,胸口象有一团火在燃烧,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两天两夜怎么也想不开。在这两天两夜中,我感到师父不断的把我身上黑色的物质往下拿、往下拿,第二天夜晚大约一点时,我冷静了下来,我觉的这又是旧势力给我设的巨难,让我没有立足之地,不能救度众生,以达到所谓考验我和毁掉众生的目地。

回想自己修炼之路,历经重重魔难,现在还在魔难中,感觉到修炼为什么这么难啊!九九年進京护法时,放下工作、家庭,在劳教所又放下了生死,我问自己:“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所走的助师正法之路错了吗?三界都是为正法造就的,我为了救度众生,难道待的地方都没有吗?”经过仔细思考,我起身双盘打坐,双手合十拜见师父,坚定的发出一念:“师父,我走的救度众生之路绝不会动摇,为了法,我愿放下一切,甚至生命;我要求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整个身心无条件同化大法”。就这么平静的一念,我看到间隔着我的薄薄的一层、半透明的东西消失了,心里暖暖的、其乐融融,感觉世上一切荣辱荡然无存、世间一切都是虚幻的,瞬间即失,感觉自己剩下的人心和执著象雾一样飘浮、啥也不是。我感到一个生命只有溶于法中,才能得到永恒。

后来通过和同修交流:大家也认识到该同修这么做是不在法上的,影响了整体配合、救度众生,对明慧网也是不负责的。从同修的角度讲,也是因为他们有执著、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从我的角度讲,也暴露了自己诸多的人心,比如怕被冤枉、委屈的心、执著于名的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等,所有这些心都是自己要修下去的。最主要的还有一颗求心,曾听同修谈到有一个人被误解为特务时,怎么怎么做的好。我当时想,我要碰到这样的事情也要做好。我觉的这一念是自己招来这场魔难的根本原因。这也促使我对修一思一念的重视。

随着学法修心的深入,师父也把层层法理展现给我,我逐渐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神圣和美妙……无以言表。有时心态纯净学法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進入书中、溶到法里去了。

在这期间,我在建立资料点技术方面有了很大突破,随着这些技术的推广,可以说资料点已是遍地开花了。与此同时,让同修们自由组合,一个个的小学法点也组建起来了,也渐成遍地开花之势,一般是每周两次集体学法。

经过十余年的锤炼,我们地区一部份老学员在逐渐走向成熟。他们用在人中所学之长,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发挥着重大作用。有的出钱、有的出力、有的传播技术、有攻破技术难题、有的开辟新的项目,他们都在救度众生的大目标下互相配合着。比如有的创办具有我们地方特色的周刊,有的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做出精美的《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有的开展手机讲真相,有的推广新唐人……我们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整体提高,原来掉队的同修被一个个的找回,不精進的变的精進了,精進的变的成熟了,体现着大道无形有整体的趋势。

我对遭受迫害的理解是:“七二零”以后,遭受迫害的人多是对旧势力的默认造成的,是旧势力利用我们的执著和人心進行迫害,在世间有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对邪党迫害法轮功政策的默认。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具体的说就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做的助师正法的事,是宇宙间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谁都不配干扰、谁都不配迫害、谁动谁是罪。我们即使有任何执著、任何漏,我会在法中归正,也不允许干扰和迫害。让众生认识到大法的美好、同化大法,让想修炼的人真正的入道得法,让能在法上修的人,不断的提高、升华,这是对众生最大的善。

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掉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断的破除人的后天观念的过程,也是不断的放下自我的过程,逐步的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具备一个前提,那就是学好法,时刻用大法对照。

个人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