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周星期天,与同事一块去春游,到一个寺庙上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是释迦牟尼佛与婆罗门教徒的对话。

释迦牟尼佛讲经的时候,有一个婆罗门教徒,左右两只手都拿着花来供养佛。当他走到释迦牟尼佛跟前,释迦牟尼说:“放下!”婆罗门教徒赶快把左手的花放下来。“放下!”释迦牟尼又说。罗门教徒想到右手还拿着花,于是,又放了下来。“再放下!”婆罗门教徒听了,看看两手空空的,佛怎么还叫自己再放下呢?他十分不解的问释迦牟尼:“师尊,我两手的花都放下了,您还要叫我放下什么呢?”释迦牟尼说:“你要把所有的心都放下。”

释迦牟尼佛叫婆罗门教徒放下,不仅是有形的“花”要放下,连无形的什么执著都要放下,达到空无的境地,才是真正的放下。后来这位婆罗门教徒听从释迦牟尼佛的教诲,专一修炼佛法,在“放下”方面下决心实修,最终修得正果,功成圆满。

从释迦牟尼佛与婆罗门教徒的对话,联想到大法直指人心,而自己已得法十多年,师父为我们讲了那么多法,可我还是有很多执著心放不下,究竟是什么在阻挡着我?

李洪志老师说:“过去无论什么修法都是修副元神,主元神百年后还在人世中轮回转生,而且各种修法与信仰只是神在人中补充人类认识神与修行的文化。这是第一次人的机会,也是创世的目地,特别是芸芸众生无量无计,你能成为这大法的一名弟子,为什么不走好?按照大法的要求,完成自己史前的誓约。”(《曼哈顿讲法》)佛教修的是副元神,都要求放下一切执著,而我们今天修炼的法轮大法,是师尊给人的第一次机会,是修我们的主元神,是在真正的修炼我们自己,比其他任何修炼都显得更殊胜,更伟大,要求也就更高,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到呢?

当职称没有自己高,成果没有自己多,工作态度没有自己好,资历没有自己丰富的同事被提干时,心里很不舒服,这难道不是求名心、妒嫉心在作怪吗?

看到别的同修讲真相救人的路上勇猛精進,内心十分佩服;自己虽然也做了一些,可做起来总是胆胆突突的,这难道不是怕心在作祟吗?

炼静功时,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腿一痛就不想坚持,就要拿下来;星期天不上班,早上就要多睡一阵,这难道不是求安逸之心吗?

炼功时想这想那,发正念静不下心,学法时思想不集中,这难道不是各种执著心在干扰吗?

如此等等,太多太多。

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的“心”呢?深挖下去才发现,是由于信师信法不坚定,不能对师父与大法做到完全的、绝对的、无条件的相信。总是把师父讲的法孤立的看,不能从整体上去把握、去理解,不能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学员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比如当前有学员过早离世,不是从法上去悟,而是掺杂一些常人的观念去看待,致使虽口上说修炼,而思想却离法相距甚远。

其实,这些年来遇上了很多神奇事,自己却没有仔细去思考是大法和师父创造了奇迹。这些年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没有生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粒药,这难道不是大法显现的神奇吗?孩子读书,学大法前成绩只是比较好,学法后,大法开启了孩子的智慧,成绩一天好过一天,最后以优异成绩考上最好的大学,这难道不是大法创造的奇迹吗?妻子因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被邪恶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把她送到劳教所后,劳教所拒绝接收,她又顺利回来助师正法,这难道不是伟大师尊的加持吗?还有很多、很多的神迹、奇迹在身边、在家中发生,在此不再一一细说,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呢?

想到自己由于信师、信法不完全彻底,至今仍有这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掉。师尊为我们的修炼操尽了心,付出的太多太多,我却仍然被旧观念阻碍,跳不出人的思维模式,实在不应该。现在终于认识到了,我一定会按师尊的要求、在师尊安排的修炼路上勇猛精進。也希望与我有相似情况的同修,能够清醒过来,放下对人的各种观念的执著,不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完成好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