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 于云刚遗体被火化(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被佳木斯监狱三月五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遗体被火化。佳木斯监狱只“允许”于云刚的几个直系亲属参加了告别仪式,其余人不许参加。

三月以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被佳木斯监狱先后迫害致死的消息曝光后,佳木斯监狱、国安、公安以及社区统一参与了对于云刚亲属的监控和迫害。于云刚的几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家里的电话全部被监控,和这些亲属有联系的电话也被监控,亲属住处楼下二十四小时有便衣“蹲坑”。于云刚的哥哥走到哪,便衣就跟到哪,连出门打针都跟着;于云刚的嫂子上班,便衣也是走哪跟哪。


于云刚生前照
于云刚生前照
于云刚在医院ICU监护室
于云刚在医院ICU监护室

在这种邪恶的红色恐怖之下,于云刚的所有亲属们的精神压力巨大,痛苦已经到了极限、恐惧已经到了极限、承受已经到了极限,明知道自己的确认是被迫害含冤致死,于云刚的哥哥也被迫签字同意火化遗体。

据知情人称,佳木斯监狱对于能够火化了于云刚、刘传江的遗体很“满意”,其杀人毁证的本质昭然若揭。

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于二零一一年二月成立了“严管队”,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六天时间,于二月二十六日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被佳木斯监狱害死。

出于对身陷佳木斯监狱的亲人的生命安危担忧,得知此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家人纷纷到监狱要求接见。佳木斯监狱非但没有收敛其罪恶行径,近日又昼夜加班成立了“特勤队”,每天来回巡视,并监督、盘查、殴打接见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现佳木斯监狱又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莲江口公安局与国保大队,将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身上。继姜波涛家属被监狱便衣警察殴打、衣服被撕破后,三月二十一日又有四、五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将一名去佳木斯监狱看望的法轮功学员亲属绑架。面对四、五名没出示身份证的便衣人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亲属不配合他们粗暴的黑社会行为,那四人强行将其抬走。

三月二十一日,一名法轮功学员亲属去佳木斯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六年、即将被放回的亲人时,被四名便衣强行抬走
三月二十一日,一名法轮功学员亲属去佳木斯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六年、即将被放回的亲人时,被四名便衣强行抬走

佳木斯监狱的暴力迫害并不局限于“严管队”。法轮功学员姜波涛(九监区一中队)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又被犯人暴打逼迫“转化”,喊叫声传出监舍。二月十七日早晨七点多,法轮功学员、原牡丹江监狱狱警侯喜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二监区四分区,在食堂打饭时,给监区警察送讲述法轮功真相的信,被二监区四分 区警察任岩峰带回办公室内,凶狠地叫骂、毒打侯喜才,拳脚齐上,多拳打在脸上、太阳穴上,直打到侯喜才晕倒在地。原牡丹江监狱狱警戴启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传播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佳木斯监狱遭恶警和犯人殴打、电击,嘴部被电击溃烂,一直都不能吃东西,人已严重脱相,二零一零年九月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据悉,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前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被折磨的面容枯槁不成样子。法轮功学员李少志、陈继忠、高永胜目前被迫害的也非常严重,七十岁的陈继忠被打得大便都拉裤子里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