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做师父要我们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在得法前我体弱多病,久治不愈。得法后不仅身体健康了, 而且知道了人来到世上的意义,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路。有人问我多大年纪,我才想起我快七十岁了,因为我心里很年轻,是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使我能在世间修炼,是师父的慈悲救度、精心呵护,使我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使我能有众神都羡慕的荣耀,我找不到恰当的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和赞颂。下面汇报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七二零之后,我从承认迫害中反迫害到不承认迫害,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师父让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就听师父的话,建立家庭资料点,去掉对大资料点的依赖心。在成立资料点到稳步运作的过程中心性得到了提高。

二零零八年,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家庭资料点,成立了七个人的学法小组。现在供应近十几人需要的资料。能制作大法书籍、《九评》,各种真相资料,光碟等。

开始我不想让大女儿知道我要做资料,因为我曾经两次被绑架,她产生了很重的怕心,常常做梦哭醒了,妈没了。电脑买到家后,我在自己的房间练习操作,没想到刚打开,电脑就发出清脆的音乐声,开始我也吓一跳,我马上心一定,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不能偷偷摸摸的,就应该让家里的人支持。这时女儿一下冲進屋里,“谁的电脑?”我平静的说“我的,我要做资料。我不知道怎么控制声音,你能不能教我?”她也很平静的告诉我调声音的方法。她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要注意安全”。 我曾经费了不少的口舌叫他们放心吧,我有过教训不能再被绑架了,有师父保护不会有危险。怎么讲也不好使,都干涉我,最严重的就是大女儿。那时我心里也不平衡,都是修炼人,(我家里人都是同修)不听师父的话,难道让我听你们的?我就做师父让做的。我讲真相发资料就不让他们知道。而这次就这么轻松的,不能再简单的几句话,就把长期以来的障碍清除了。

我一下悟到原来是我“怕”,是我有很重的“情”。由于我有很重的情,所以怕女儿不理解,怕女儿担心。而这个“怕”就是自己走向超常人的死关。“怕”就是旧势力给安排的,是旧势力想利用“怕”把大法弟子拖下去。当我的心很纯净的时候,没有了“怕”的时候,师父就把这一切都理顺好了。是师父把“怕”这种物质清除了。通过这件事使我对师父讲“相由心生”(《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的法有了深一步的理解:只要信师信法,保持祥和的心态,周围的环境就会发生好的变化。是师父帮我开创了良好的家庭环境。

从此以后,大法的事在我家都是公开的。全家人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放资料。在佛恩的沐浴下,全家人都精進起来了,全家人都参与购买耗材,到市场买纸墨,购买机器,修理机器等。全家人都认为到市场买东西货币交易理所当然,坦坦荡荡。在这过程中修去了很多执着心。现在我家外地的儿子、女婿也开始学大法了,我身边的儿孙也精進了。

师父让我们整体配合好,救人才有力度。现在我们地区整体配合比较好,同修之间的间隔破除了,我和同修之间的联系比较多了。大家在交流如何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升华。

有一天晚上八点多,有一个同修冒雨来找我,说狱中有一个同修想放弃肉身,我们怎么营救。因为以前大家有间隔,狱中同修的情况,了解的不多。当时听到这种情况,我感到很内疚,我自责自己没有对同修做到善,还哪来的慈悲去救度众生?我马上联系其他同修商量办法,第二天我又联系四名同修共同商量营救办法。

在这其中大家解体了旧势力设的种种障碍,顶着滂沱大雨,费尽诸多周折找到了狱中同修的家属,这时天也晴了,太阳也出来了。接着大家安排了到监狱见同修的时间及全市同修、家属共同配合的办法。到监狱的那天,全市大法弟子同发正念,还有十几名同修集体到监狱附近发正念。家属也破除了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误解,全部退出中共邪党。

我们四名同修来到监狱见到了狱中的同修,我们都流下了泪水,泪水中有我们的歉意,也有我们的关心,在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没有任何干扰,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是全体同修整体配合的结果。后来我们又多次到狱中看望同修,我们从生活上关心他,从法理上帮助他,使他有了正念,让他知道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都是一个师父的弟子,我们都得跟师父回家。

在这正法進程最后的尾声中,我们只能是再精進,兑现史前誓约,助师正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慈悲救度,感谢师尊精心呵护,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能走稳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