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六岁,在大法中已经修炼了十四个年头,在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我时刻都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这里与同修分享两件事:

今年三月十五日那天,我和一位同修约好到某地去,出门后才感到天气变了,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和一件背心,头天气温还是十七、八度的大晴天,今天一下就降到四、五度,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就没返回去加衣服。不一会儿还下起了碎米雪,只感到一阵寒气袭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没事的,冻不着。回家后,晚上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感冒”症状,我也不在意,第二天起床后就好了。第三天的下午感到背部越来越紧,我也没当回事,照样出门去办事,到晚上两边颈肩处就象橡皮筋扭起来一样,越扭越紧,疼的一点也不能动弹,就这样艰难的折腾了一夜,白天稍好点我还能忍受。十八日晚上十一点多钟疼的我整个人就象被橡皮筋串了捆作一团,一点都不能动,稍微一动就痛的不得了。

没办法,我只好向师父求救了。我喊出:“师父!快救救弟子,我疼的受不了了!我要跟师父回家,别的什么都不要!如果是旧势力迫害我,请师父帮我把这些败物拿掉,如果是我的业力让我慢点还它。我知道我陷在常人的安逸中修的不好,时时让师父操心了。请师父点化我,我会找出自己的执著,在法中归正,精進实修。请师父救救我!”我的话音刚落,耳中就听到师父的声音说:“你放松!”瞬间,我的双肩自然的就放松了,整个人也松开了,就不那么疼了。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深感师父的慈悲,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的生命。这时已是十一点五十五分,我赶快下床发正念,炼完动功后安稳的睡了一夜。我也明白了我的业力是生生世世造下的,不能让师父都为我们承担。

另一件事是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晚上,我炼静功时心中想:“师父,弟子想学电脑,学会了我可以为同修做mp3,这样可以为其他同修减轻一点工作量。可是我连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记不住,怎么学呢?请师父给我打开智慧,我要学电脑。”不一会儿,我感到我的头顶“啪”的一声裂开了一个“T”字形的口子,里面冒出来一些象烟一样的东西,还感到有点痛,我没有动心,等炼完功摸摸头没什么感觉。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排除了封住我大脑的东西,我赶快坐到桌子边,把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翻出来,才读了三遍就能背下来了,真高兴!赶快拿起笔来抄了三遍,然后默写:默写第一遍时有三个字母记不住,看一下再默写第二遍,还有一个记不住,又照抄两遍,再默写第三遍就顺畅了。前后不过四十分钟就把过去学几年都记不住的字母学会了。心中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只是流泪……。之后我请同修帮买了电脑,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很快就学会了操作,几乎没费什么力,有时甚至是一点就透,现在已经能上网、下载,为同修录制mp3、u盘等。

十四年来每到关键时都能得到师父的点化,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更加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念。但是我知道我修的不好才让师父多操劳,这次看了同修“神在人间”的文章,在同修的鼓励下写出这三件事与同修分享。衷心希望还在徘徊的老年同修要坚定对师对法的信念,不要让旧势力有漏可钻,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