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唐太宗纳谏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下面的故事均译自唐代刘肃《大唐新语》。

笔者初读《大唐新语》,感觉唐太宗活得很不自由,动辄获咎。但他的本性善良大度,能接受正确意见。笔者又觉得,群臣对他监督太严,这也批评,那也指责,并有极其刺耳之言。后来一想:这正是唐太宗能成为英明君主的起点,贞观盛世的成因。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唐太宗正是这样,一番番经受磨练,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之一。《大唐新语》具体记述了李世民的做人履迹,贞观盛世的成功历程。


唐太宗

张玄素论治国之道

贞观初年,唐太宗听说了张玄素的大名以后,便立即召见他,向他询问治国之道。

张玄素回答说:“我看自古以来,没有象隋朝那样,死丧祸乱来得那样厉害的。究其原因,难道不是他的君主专权、法律一天比一天混乱的缘故吗?假使君主在上,能够虚心接受意见;群臣在下,能够矫正过失,哪里会导致那样的局面呢?况且作为万乘之君,要想使自己独断国家的各种事务,哪怕一天只决断十件事,那也可能就有五件事出偏差,何况日理万机呢?如此以日继月,乃至累年,便会谬误百出,国家不亡何待?陛下如果能借鉴隋朝危亡的原因,一天比一天慎重;诚能如此,则尧舜治世之道,便无以复加了!”

唐太宗非常同意他的意见。

魏征劝止追查县吏

唐太宗游幸九成宫(在陕西鳞游县的西边)以后,回到京城,有宫女住在湋川县的官舍里。不久,李靖和王珪到来,湋川县的官吏,把宫女从官舍移走,而让李靖、王珪住下来。

唐太宗得知后,恼怒的说:“作威作福的权柄,难道掌握在李靖这几个人手里?县吏为什么优礼接待李靖,而慢怠我的宫女?”随即下令查处湋川县的官吏。

魏征劝阻说:“李靖他们几个人,是陛下的心腹大臣,而宫女则是服侍皇上、皇后的奴婢,若论他们双方的职守,不可同日而语。何况李靖等人外出,各地官吏,要向他们打听朝廷的纲纪;陛下外出回朝后,也常向他们询问民间的疾苦。李靖等人,自然应当与下面的官吏见面,下面的官吏,也不能不去参见大臣。至于宫女,除了供给她们饮食外,并不需要另外参见、奉承。因此,如果以此为罪,去责罚县吏,恐怕不利于陛下的仁德名声,使天下人听说后,会惊骇不已。”

唐太宗说:“你的话很对。”于是放弃了追查县吏罪过的事。

仁者之言,其利博大

贞观初年,唐太宗修洛阳宫殿,准备巡行视察用。

给事中(官职名)张玄素上书,极力劝谏,他在奏书中写道:“我听说阿房宫修成,秦人离散;章华台筑成,楚国众叛亲离;乾元殿竣工,隋朝的百姓也就解体了。况且拿陛下今天的国力,和当年的隋朝有什么不同?役使饱受战争创伤的百姓,承袭隋朝灭亡的弊端,由此说来,陛下的过失,超过隋炀帝很远了。我很希望陛下,思考这件事情,不要被由余(春秋时的西戎人。西戎王派由余出使秦国,秦穆公为了炫耀秦国,让由余参观华丽的秦国宫室。由余看后,感叹道:‘如果这是役使鬼神修建的,就烦劳了鬼神;如果这是役使人力建造的,就是坑害了百姓。这就是中原国家发生祸乱的原因啊!’)嘲笑,这就是天下的极大幸运了。”

唐太宗问:“你认为我不如隋炀帝,与夏代的桀帝、商代的纣帝相比,又怎么样呢?”

张玄素回答说:“如果乾元殿终于兴修,就可说结果与桀纣是一样的昏乱。况且陛下刚刚平定洛阳,太上皇(唐高祖李渊)诏令,高门大殿都应当焚毁。您当时认为,瓦木可以用,不应焚毁,请求赐给贫困的人,事虽没有施行,但天下的人,都称赞陛下有大德。今天如果不按照旧例,就是把隋朝的劳役复活、再现了。仅在五六年内,您的态度,前后就有如此的不同,您用什么来昭示万民,光耀天下呢?”

唐太宗说:“你讲得好!”赐给张玄素彩绢三百匹。

魏征赞叹说:“张玄素公,论说事理,有回天之力,可谓仁者之言,所带来的利益,非常博大呀!”

劝勿独自避暑

唐太宗将要去九成宫避暑。马周劝谏说:“我见到您的诏令,说是要在二月二日那天,去九成宫避暑。我私下里认为:太上皇年岁已高,陛下应该早晚侍奉膳食,侍养日常生活。现在陛下要去的九成宫,离京城二百多里,发动车驾,须要十几天,不是早晨走、天黑就可以到达。或许太上皇有时想念陛下,想要和陛下见面的时候,他怎么去呢?况且今天车驾启行,本意只是为了避暑,可是太上皇还留在暑热的地方,而陛下却自己去到清凉的地方。您这种避热逐凉的行为,我感到非常不安。”

唐太宗称赞他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