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新洲,武汉东北部的远城区,古称邾城,历史悠久,古有孔子师徒问津处,后建问津书院,享誉九州。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开传,旋即传遍神州。佛性人人皆有,感应于“真、善、忍”三字真言,新洲人俩俩相继,入道得法,人传人、心传心,数年间,修炼法轮功即已蔚然成风。法轮功给新洲带来了健康和福份,了解法轮功的百姓们欣然相庆。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出于极端之妒嫉,出于暴政之本性,挟五十年暴政之淫威,悍然发动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使新洲这片土地,被血腥罪恶所玷污……

中共一方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另一方面又极力加以掩盖,中共用尽一切手段粉饰太平、伪装“盛世”,用尽一切手段封锁消息、打击报复,所以,普通民众对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重性,根本无从知晓。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只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对全民的迫害。所以,了解迫害真相,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权利保障,其中包括那些还在被中共愚弄不明真相而继续迫害法轮功的可悲之人……

一、中共漠视生命,残酷虐杀

杀人是中共实施暴政统治的一贯手法,中共就是依靠杀人来制造恐怖,从而达到维护邪恶政权的目的。江泽民制定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自上而下的推动对法轮功学员的屠杀政策。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一年二月,已经证实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最少达到3420人。这还只是根据突破封锁传出的消息所做的不完全统计。

在中共的血腥迫害之下,武汉新洲地区也是惨案连连。已经证实新洲有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种种迫害下含冤离世。

(一)郭春生、张丛菊夫妻二人先后被迫害致死

郭春生和张丛菊,家住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三岔路村细李塆,夫妻和睦,上有母亲健在可以尽孝,下有一双儿女可以承欢,开个商店虽然不大,但生意稳定,衣食无忧,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美满幸福。可是这样一个美满家庭,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雨腥风中,一次又一次的被严酷摧残,直至最后完全破碎……

法轮功给人带来健康,中共把人活活打死

郭春生曾患肝炎等多种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九年二月,他有幸遇到了法轮功,在炼功三个月后,他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此后几年,他没有吃过药,没有打过针,身体非常健康。

郭春生修炼法轮功之后,时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体贴妻儿,和睦乡邻,公平交易,带头纳税,周围民众无不称赞他是个好人。其妻张丛菊因脑部长瘤痛苦不堪,生不如死,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感受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一个原来深受疾病困苦的家庭从此有了笑声,法轮功造就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郭春生这个幸福家庭就一直处于中共迫害的严重威胁之中。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晚,在新洲区“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权力超越于其它部门之上)头目刘俊顺的指使下,中共凤凰镇镇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高子六带领罗银河(凤凰文化站站长)、周焰锋(凤凰镇城建职员)、徐红平(凤凰镇安保队队员)、郭文兵(凤凰镇中共党总支副书记)、范福华(凤凰镇法庭副庭长)等人,既未出示任何证件,也未办理任何合法手续,趁夜黑之时突然非法闯进郭春生家,妄图绑架郭春生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进行迫害。

当晚八时左右,郭春生已上床休息了,周焰峰谎称要买烟,骗郭春生的姨妹张凤霞开门,然后高子六与徐红平立即闯进屋并直冲二楼,罗银河、周焰峰则直冲一楼郭春生的房间,郭文兵则到一楼后楼梯间监视,范福华则在一楼堂屋走道处监视。

当时郭春生的三哥郭焰松正在房间里与已上床准备休息的四弟郭春生说话,罗银河、周焰峰二人一冲进房间就妄图绑架郭春生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的现代集中营)。当罗银河得知在场的郭焰松是郭春生的三哥时,就要求郭焰松离开房间,要求郭焰松回家,郭焰松不愿,罗银河就蛮横地将郭焰松拉出房间,并指派范福华看守。这时郭春生的房间里就只有罗银河、周焰峰和郭春生三人了。

冲上二楼的高子六和徐红平四处乱翻乱砸,疯狂的撕毁法轮功图像,并抢走法轮功资料,当赶上楼来的张丛菊拦住他们,并要求他们归还这些资料时,高子六不但不听,反而恶狠狠的猛推身带残疾的张丛菊一掌,幸好张丛菊抓住楼梯扶手才免掉楼下。情急之下,张丛菊只好边朝门外跑边高声呼救:“来人抓土匪啦!抓抢劫犯啦!”

当围观群众赶来时,张丛菊发现凶神恶煞般的几个壮汉正匆匆往外溜走。她意识到情势不对,心直发紧,联想到自己刚下楼时听见郭春生痛苦呻吟,于是赶紧冲进房间,进房间就惊呆了,郭春生泪流满面,手捂着腹部不断哼痛,口吐鲜血,地上、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血。

原来,当郭春生的三哥被强行拖离房间后,罗银河和周焰峰立即将郭春生拖下床,妄图绑架到门外的警车上,郭挣扎不从,罗银河火上心头,习惯性地挥动拳头,致使郭春生肝破裂导致大出血。

大家赶忙将郭春生抬到床上,当时郭春生大口吐血,整整接了小半盆血。郭春生的亲人立即把他送往新洲区人民医院抢救,因流血过多(郭春生进医院后又吐了四次血,共吐血约1000毫升至1500毫升),抢救无效,郭春生于次日晚八时含冤离世,死不瞑目!

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汉子,一个在修炼法轮功后得到康复的鲜活生命,就这样凋零了,遗下一个年迈的老母亲、一个身带残疾的妻子和一双未成年儿女,孤苦伶仃,满目凄凉。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的迫害下瞬间破碎!

二年后,中共又把郭春生遗孀张丛菊迫害致死

中共恶党不但杀人,还要灭尸;不但灭尸,还要把知情者“斩草除根”,不留活口。中共恶党是永远不会真正认错的。中共不但不思悔改,反而造谣说郭春生是病死的。郭春生在被害死之前二天,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还开车去新洲等地进货、送货,扛100斤的盐包上、下车不觉累,身体非常健康,在恶党人员罗银河、周焰峰进房前还与三哥郭焰松言谈甚欢,并未吐血,却在罗银河、周焰峰进房间后就泪流满面,手捂着腹部哼痛,口吐鲜血而亡。

为了逃脱罪责,达到毁尸灭迹、毁灭罪证的目的,中共凤凰镇镇长刘小明、副镇长熊国辉出面用谎言欺骗善良老实的郭春生亲属,许诺“尸体火化后好说,给郭春生的两个小孩解决学费,给郭妻张丛菊办低保,等等”。当郭春生的遗体火化后,刘小明、熊国辉所许诺的话全部化为泡影,张丛菊找凤凰镇政府官员及镇派出所所长赵利军数次,都没有解决。

郭春生被中共恶人迫害致死后,遗下一双年幼儿女无人抚养,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无人赡养,身带残疾的妻子张丛菊无人照料,他的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张丛菊多次去省、市、区逐级上访,为丈夫申冤,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反遭各级政府公务人员的恐吓、威胁和变本加厉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武汉市“610”、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公安局、凤凰镇派出所的恶人们共三十多人,出动三辆警车,在高子六的带领下,将张丛菊的小店团团围住,五个男警察将张丛菊强行抬到车上,当时围观者达200多人,在愤怒的人群中,有位中年人实在看不下去,就说了句:“你们这伙人仗势欺负人家孤儿寡母、残疾妇女,太不讲良心道德了。”结果被恶警一顿暴打。张丛菊的小妹上前劝阻,也被打伤,衣服被撕破。

中共恶徒们将张丛菊送到武汉洗脑班进行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致使张丛菊患上恐惧症,终日害怕再次被关押迫害,寝食难安,不敢学法炼功,导致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中共迫害法轮功,又一次夺走了一个鲜活的生命,使这个本已受到严重摧残的家庭雪上加霜,沦为孤儿的姐弟俩思父想母,无心学习而相继辍学。所幸孩子们的伯父等亲属帮助盖了房子,才使可怜的孩子有了栖身之所。

就这样,中共把人间悲剧制造到极致。正如《九评共产党》所指出的那样:只有你想不到的,绝对没有中共做不到的。铁的事实表明:中共无论以何种“政治”的名义,无论以何种“政策”的名义,无论以何种“法律”的名义,都无法掩盖其漠视生命,滥杀无辜的事实!

高子六、罗银河、周焰峰等恶人已构成故意伤害致死罪,必然要面临法律的起诉与制裁。无论时日长短,其罪行必然会受到追究!郭春生与张丛菊的亲朋好友们不会放过杀人凶手,一切有正义良知的人们也不会放过它们。

(二)退休教师陶守珍兄弟二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最大的本事就是摧残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包括生命的价值与尊严。

退休教师陶守珍,六十八岁,新洲区汪集人胜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依法上访,被当地邱焰军、陈汉波等恶人绑架,后被非法关进新洲看守所几十天,还被非法勒索罚款三千元(恶人只写了一张白条作收据),七月,陈汉波又从陶守珍退休工资里非法扣走了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陶守珍再次为迫害问题上访,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才释放回家。区教育局主要负责人朱怀清、舒子松积极配合邪恶,将陶守珍开除,停发退休工资。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人胜村村长雇人抹大法标语,陶守珍好言相劝,被村干部恶意构陷,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并转中共“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还被勒索“生活费”五百二十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陶守珍二哥为弟不平,陪他到洗脑班找“610”负责人讨还退休工资。意想不到的是,陶守珍的二哥,一个活生生的人上了四楼,却成为死人被抬下来,死因不明。死后当地政府只给二千元安葬费,就不了了之。中共迫害法轮功,竟连家人也敢肆无忌惮地害死!

在长期迫害的巨大压力下,陶守珍出现中风等病症,于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一位受人尊敬的退休教师,一位关爱弟弟的好兄长,就这样被中共迫害致死。所有善良者,无不为之悲愤动容。

法轮功给人带来身心健康,中共却在摧毁人的生命。这就是这场迫害的实质。

(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红色恐怖中,象郭春生、陶守珍、张丛菊这样无辜被迫害致死的生命又何止成千上万?

徐东群,男,53岁,新洲区仓埠镇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患癌症至晚期,已做两次开刀手术,被医院判了“死刑”,修炼后疾病全失,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徐东群为维护合法修炼的权利,依法上访,却被绑架回来,其后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初,他和妻子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仓埠镇车站讲受迫害真相,被仓埠镇派出所郑红平等恶警毒打,徐东群的右耳被打得失聪,并被关押在新洲区看守所五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徐东群受尽折磨,身体状况极差。二零零二年十月,他女儿被勒索了四千元才将他保外就医接回家。因受长期摧残,徐东群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初九含冤离世。

余旺金,女,56岁,工商银行职工,新洲区阳逻街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患有严重高血压、慢性肾炎、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久治不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全家受益。二零零零年,余旺金依法上访,却被武汉市“610”定为重点迫害对象,遭到工作单位和相关部门不法人员的长期监视和骚扰,特别是恶党人员挑动被谎言毒害又害怕暴力迫害的亲戚不断施加压力,致使余旺金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莱昌明,男,71岁,新洲区孔埠菜家湾大法学员,原来百病缠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症奇迹般消失。二零零零年十月在依法进京上访途中被恶党不法人员劫持到孔埠残酷迫害,受尽屈辱,后又被绑架到新洲看守所迫害40天,再被绑架到刘集洗脑班迫害,前后造成经济损失3000多元。回家后,当地恶警和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老人不让炼功。因长期遭受折磨,莱昌明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郭继堂,男,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出生,新洲区凤凰镇郑元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到江苏省昆山市做生意,四月二十三日,在讲受迫害真相时遭恶警跟踪至住所,遭恶警残酷毒打致重伤,后痛苦去世。不修炼的家属赶去后,看到郭继堂的遗体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惨不忍睹,连忙报警。昆山当地派出所却以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为由,进行恐吓和百般阻扰,连拍照都不让。虽有邻居知晓整个迫害经过,但中共根本不去追查行恶警察的单位和姓名,也没给予任何赔偿。

陶桂仙,女,57岁,新洲区水利局职工。一九九八年因膀胱癌动手术,仍不能医治好,后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于中共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邪党610多次骚扰和恐吓,使她不能正常修炼,引起老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含冤去世。

刘利华,女,59岁,新洲区凤凰镇民主乡郭岗村五组村民。一九九六年其儿子在外修炼法轮功后回来教她,因其生活艰苦清贫,不识字和病重多年等原因,只断断续续的修炼,身体多年的重病有所好转。其儿子在一九九九年底依法上访而被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夏天依法上访,又被非法关押迫害、洗脑,二零零零年底依法上访,而再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一月至十二月)。在她儿子这三次被迫害期间,她承受了许多外界、社会、乡邻的压力,她家人因受中共欺骗而向她施压打骂,毁其大法书籍资料等,干扰她修炼。她另有一女儿也修炼,二零零一年也曾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还被勒索罚款。在这种种精神打击下,老人旧病复发,于二零零零年九月郁郁而逝,死时大量吐血。

截止于二零一零年底,已经证实武汉新洲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及相关人员共十人,分别是:郭春生、张丛菊、余旺金、徐东群、陶守珍与其二哥、莱昌明、郭继堂、陶桂仙、刘利华等。

中共更多的罪恶还在严密掩盖之中,但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