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讲真相中的“退”与“不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在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中,我们都会遇到答应退的和拒绝退的。我先说说我在讲真相时,遇到不退的大概情况。

其实,这种情况,同修可能差不多都遇到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症结,对待“三退”,在表现上往往也不一样:有的人是没听说过,加上浓厚的党文化因素,一听退党的事,他的观念就认为是在搞政治,所以虽然看透了邪党那一套,但怕心大而不想退;有的知道目前有三退这件事,但对声明三退的程序了解不够,不知道是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以为还要通过所在的党组织履行什么手续,而有心理压力和各种各样的顾虑;也有的人认为三退保命,没有什么“科学”根据,是在搞迷信,有这种看法的,以年轻人或学生居多;还有的人,一跟他说三退保平安,还没说上几句就想走,原来他觉的这样好的事,这年头,人家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你做吧,是不是还要拿钱买啊,等等。

这是我在讲真相过程中,曾遇到过的几种情况,我的体会是,平时自己要多看看《九评》、《解体党文化》等书,首先清理掉自身的一些党文化因素,同时也掌握好书中的资料,以便随时都能针对不同人的症结而有地放矢的讲,再就是明慧网上有很多现成的例子,都很有说服力,讲真相时可信手拈来,做到摆事实,讲道理,心平气和,以理服人。

比如,对认为是搞政治的人,可以辅助举几个例子,如“孙悟空不是搞政治”等;对认为是搞迷信的年轻人,可以说说国外许多大科学家,象牛顿等都是信神的,都是大名鼎鼎的有神论者;对认为三退与保命没啥关系的,不妨给他讲讲《出埃及记》中羊血记号的故事,让人知道,神是万能的,但关键时刻还得靠人自己的选择。此外,及时告诉人们不用花钱,不用到党组织办手续,也可不必用真名退,这也是劝退时非常重要的前提和条件。

当然,也有说啥也不退的,开始遇到这样的人,看实在不退了,也就作罢,一般也不再说什么了。后来觉的还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现在我最后都会劝他一句:“知道总比不知道好,知道就是希望所在,今天咱们先说到这里,望你以后再碰到劝你的人,赶快退出来啊。”时间紧呢,也不妨最后简单的说一句:“那日后再退吧,好吗?”我看到即使人暂时不想退,一般也都爽快的答应下来。

以上只是专谈了讲真相遇到人们不退时的一些情况,其实平时讲真相时,许多人听明白“三退”真是为他好时,还是能满怀谢意,欣然退出的。就在前两天,我遇到一位老者,是一名退休的老党员,快七十岁了,我与他交谈过真相后,他非常的感动,说:“这么说吧,(共产邪党的)各种运动,我几乎都经历过,惨着呢,共产党作孽啊,这个党早就该退了,我等的就是今天啊。”谈起法轮功,他说:“法轮功好啊,炼这个功的都是好人,你们的老师教育的真好。”最后,说到化名退党时,他说就用真名退,说罢,还告诉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说给他声明退了后,一定给他来个电话。

还有一次,在楼前遇到几个刚放学的孩子,在踢毽子玩,我马上告诉他们退出少先队保命的事。谈到怎样才能平安度过劫难,其中一个大些的孩子,问我这个劫难什么时候来,说到那时再退吧,我说,劫难啥时来,这个可没准头啊,只能说越来越近,这是肯定的。我打比方说,你们打过预防针吧,不就是为了提早预防疾病的发生吗?这个退队保命,也是这么回事,现在退了,劫难离你就远了,天灾人祸就没你们的事了,趁现在快退了吧。结果,“呼啦”六、七个孩子都退了。看着眼前的得救的孩子,心里真甜。

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几乎什么阶层,什么职业的都有,都实实在在的感动着我。世人明白真相后的喜悦,对所做这一切的理解和由衷的谢意,也时时激发着我的意志,敦促着我不停的走在救人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