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迫害行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近几年来多次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进行非法关押、洗脑、劳教等迫害。现将部份案例曝光如下:

一、叶红霞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叶红霞是冀东监狱医院内科医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叶红霞在家休班时,被医院政办室主任刘艳平电话叫走,说是院长岳玉芬找她有事。叶红霞来到院长办公室后,遭到已等在那里的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李全丛等人非法传讯,叶红霞不配合此迫害行径,被劫持到开发区分局,恶警搜走她的钥匙,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当日下午叶红霞被绑架到唐山长宁道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二月九日由家人接回。

十二月十七日,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李全丛、袁国庆等人第三次闯到她上班地方,以到分局核实情况为由,将叶红霞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这期间,恶警李全丛、袁国庆等还一直骚扰叶红霞的丈夫、孩子、父母。叶红霞工资待遇被冀东监狱剥夺。

二、庞永胜被关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庞永胜是河北省盐务局南堡盐业分公司原财务科长。二零零三年十月,庞永胜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受谎言欺骗的人举报,遭到冀东监狱公安处肖桂林、李文明等绑架,恶警协同冀东监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杨策(已遭报应被判刑)等非法抄家,由单位领导出面劫持到河北省盐务局南堡盐业分公司非法关押半个月,其妻叶红霞也被单位(冀东监狱医院)非法关押一周。

二零零四年二月,庞永胜本着善意去找单位负责人讲法轮功真相,结果负责人竟通知公安分局杨策,将他绑架到唐山纺织学校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庞永胜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不许睡觉,整天站立,被毒打,人瘦了一大圈,并被免去财务科长职务。

三、张永清被三次绑架到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张永清是唐山三友集团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晚,张永清被河北省冀东监狱保卫处恶警骆凯及另一巡警绑架,随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卢山及毕玉军等四五个人到张永清家非法抄家。张永清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被绑架至唐山市长宁道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南堡开发区分局卢山等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因张永清被迫害出高血压症状,劳教所拒收,张永清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张某恶警又将张永清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劳教所仍因张永清血压太高拒收。张某恶狠狠的说还有第三次呢。此次参与迫害张永清的还有唐山三友碱厂派出所恶警。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前,河北省唐山三友碱厂退管办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五看一”迫害,即五个人监视一名法轮功学员。三友碱厂退管办不法人员逼张永清家属监视张永清。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张永清在家中被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李全丛等人直接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张永清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迫害得血压高达220多毫米汞柱,劳教所还长期不让家人探视,直到二零一零年六月张永清才出狱回家。

四、七旬刘文博被迫害经过

法轮功学员刘文博是唐山三友集团退休职工,七十岁。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晚八点左右,刘文博在散步,当行至三友集团生活区北门里约一百米处,突然从身后被人强行抱住,回头发现是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的恶警李全丛。刘文博当即告诉他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是违反宪法的,李全丛说他在执行公务,刘文博问他:执行公务就可以违法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违反宪法的。李全丛置之不理,强行给刘文博戴上手铐。李全丛又打手机叫来一辆警车和五、六个警察,如狼似虎的把刘文博拽到警车上,手被反扣,拉到公安分局禁闭室。李全丛等三人把刘文博的钥匙、腰带、现金、鞋全部抢走,让他在一个光板床上呆着,由二个警察看守,然后李全丛拿着钥匙带人到刘家抄家。抄完家回来,刘文博告诉他:你今天的所有行为都是违法的,你抄家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宪法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公民住宅受法律保护,李全丛说他有合法手续,刘文博告诉他:宪法第五条规定,任何法律法规和地方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你的抄家手续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的。这时李全丛才让看守警察把手铐给刘文博打开。打开手铐后,刘文博发现右手手背麻木无知觉,手背淤血青紫。刘文博告知李全丛:我已经七十岁,手背铐的麻木淤血,我老伴六十八岁,心脏、肝脏都有毛病,由于你的迫害造成的一切后果,你必须全部负责。你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李全丛说是领导让干的。刘文博告知他,不管谁让干的,谁违法谁负责。

七月十八日上午,李全丛及警察杜玉鸿把刘文博绑架到唐山市拘留所。在车上,李全丛让刘文博在拘留书上签字,刘文博拒签。到唐山市拘留所让他在登记拘留处签字,刘文博拒签。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上午,李全丛、毕玉军到唐山市拘留所对刘文博说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劳教所。在去石家庄劳教所的车上,李全丛让刘文博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文博否定捏造的罪名,拒签。在如此无理迫害下,平时身体健康的刘文博,到石家庄劳教所入所体检时,血压高达200/110毫米汞柱。直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刘文博才由石家庄劳教所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七点钟,法轮功学员刘文博在外正常行走时,被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李全丛非法拦截,随后上来一男一女,对刘文博非法搜身。两天后,又把刘文博从家中绑架到分局,折磨到半夜,于次日上午把刘文博绑架到唐山拘留所非法关押,于十月十四日回到家中。

五、法轮功学员吴谨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吴谨,女,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上午到南堡开发区居民区发放真相资料,被两个不明身份的邪恶之徒强行绑架到南堡开发区派出所,当天被送往唐山市第一拘留所。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上午,吴谨接到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通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此次邪恶之特点是表面不深究,暗地里下毒手,另外得知主审主批吴谨十五天拘留的是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李全丛。

六、王翠敏被非法拘留

法轮功学员王翠敏是冀东监狱警察,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全丛带几名警察非法闯入王翠敏家中,以王翠敏在网上给同学发了一篇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文章为由,将王翠敏劫持到唐山长宁道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七、李小娣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小娣是河北冀东监狱四支队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面对中共造谣宣传和恶毒诽谤,李小娣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第二天被冀东监狱有关人员劫持到当地公安处,十月十四日,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受各种折磨,并被单位罚款二千元,连降三级工资。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李小娣外在家门口被冀东监狱保卫处二名巡逻人员非法劫持到保卫处,当晚十一点半才放回家。第二天下午,冀东监狱治安科李建成、高胜利去了支队进行非法审讯,一夜没让李小娣睡觉,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结束。

十月三十一日上午,四支队纪委康云峰、劳资科马亮、张秀荣连同司机四人闯到李小娣老家抓人,李小娣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因惊吓和气愤,昏死倒地。面对生命垂危的老人,恶人们还不善罢甘休,叫来丰南西葛镇派出所恶警到家中骚扰。

同年十一月十二日,李小娣在单位上班时,被强行绑架到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并于当晚抄了家。为了避免进一步遭受迫害,李小娣正念闯出分局,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李小娣在丰南老家被西葛派出所、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绑架,恶警李全丛把她劫持到唐山市长宁道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单位生活科张南生找李小娣说领导找她有事,将她骗到办公楼,四支队纪委书记李继华、政办室主任王永全和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李全丛等人等在那里要绑架她。李小娣不配合,李继华说:“不走就抬着她。”李全丛等人强行把李小娣抬上车,绑架到分局。当天晚上九点半左右,送往唐山市长宁道拘留所。

同日下午相同时间内,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四人闯入李小娣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主机、师父像、真相资料等物品。

李小娣被绑架到唐山市长宁道拘留所接她绝食反迫害七天,于六月二十九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迫害行径-237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