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资料点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是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我和丈夫一齐得法,我们俩人如饥似渴读《转法轮》,看完一遍《转法轮》后,我们俩人异口同声的说:原来我们家一切魔难都是业力造成的,只有跟着慈悲伟大的师父走,我们才能改变命运,才能回到幸福的彼岸。

我们夫妻俩是由锄头到鼠标的县城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我们俩人刚商量想要做资料时,就出奇的有一位同修给我们送来一台复印机,我们夫妻俩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默默的说:谢谢师父慈悲的安排。就这样,我们用这台复印机支撑起一片蓝天来。那时候家里只有我夫妻俩带一个上学的小孙子,老师给安排的环境正合我们的心思,我们除管孩子外,家里也没有什么麻烦,于是,我们把整个身心投入到做资料中去。虽然很辛苦,但心里比吃蜜还甜。就这样我们县上一百三十位同修的资料师父给安排的天衣无缝,同修都热泪盈眶的说:感谢师父的加持,感谢同修的帮助。正高兴时麻烦又来了,没有碳粉,碳粉盒怎样加粉,听同修说叫商家加粉一次要八十元太不划算,晚上我和丈夫商量,我给丈夫说:你心灵手巧,又有师父的加持,你一定能把碳粉加進去。就凭对师父坚定的一念,一切都和我们在家预料的一样,碳粉一瓶只要四十元,丈夫也把碳粉加進去了。感谢师父一路慈悲呵护,我们俩人悟到这是师父正法進程推進,我们修炼道路也要往前走。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了,我们这台复印机也是供不应求了,我们资金也很紧张,怎么办?就在这时师父安排一位同修给我们介绍一位大都市上大学的同修,同修知道我们情况后说:大姐别急,(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但我们毕竟是同门弟子)咱们有一位同修在别的大学任教,他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没派上用场,你拿回去用。我又叫同修买了一台打印机,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家,同修一个人住,(同修给同学说我是他奶奶,也没有人介意)我给同修说:正法進程很急,我只有一个晚上学习时间,让你多辛苦点,咱俩什么都不想,只想救人,又有师父的加持,今晚一定要学会电脑,一夜时间真的掌握了打印技术。真是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帮助,只要按照师父的三件事做,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我们正在做资料我的肚子疼的很厉害,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做资料,后来越来越疼,丈夫要来照顾我,我给他说:我有师父管,关过的怎么样完全取决于我,你们都是外因,你边做资料边给我发正念,我疼的满头大汗,牙咬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简直没有一分钟喘气的机会,肚子里边心、肝、肺各个器官,简直就象从口里倒出来一样,肚子里边鼓鼓的象做了手术后气排不出,尿也排不出来,想发正念疼的坐不住。我大声喊师父救救弟子,弟子一定要过了这一关。丈夫看着我流着眼泪,我赶快给他说不要动心,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这时电话来了说师父经文《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到了,明天请回,同修说旧势力迫害你这个样子,你能去吗?我对他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们做着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谁也不能挡。

第二天早我六点出发,八点就从同修那里请到师父经文。同修看我咬着牙,脖子上好象用铁链子勒下的血红血红的血印,整个脖子都那样,同修问我怎么啦,我说这不是明摆着吗,它就是不让我请师父的经文,它就是不让我们做资料吗,咱们不是正按师父的三件事做解体它吗?!回到家后,肚子就慢慢的不疼了,但四十天没有好好的吃饭,人一下瘦了五、六十斤,这时同修说邻县开法会,问我去不去,同修说要六、七十里地,大家都骑自行车去,我说去。感谢师父对弟子一路呵护,从家门口一直骑到目地地。回家后我和同修丈夫切磋向内找是什么原因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找来找去,只顾做《九评》放松了学法。请师父放心,我们俩人一定迎头赶上。

资料做到二零零六年底,我又闯“生死关”。旧势力给我制造的脑外溢血十八克假相,让半个身子不听使唤,说话东西乱拉,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但我明白的一面是清楚的,就是说不来话。儿子把我送到医院抢救,第七天做CT复查,看血吸收完了没有,我明白的一面在心里说:师父,我一切正常。取出复查单果真一切正常,我心里赶快谢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当天就下了床,我的身体端端正正,没留一点不好的东西,连医院的人都说十八克血那么重,连一点后遗症都没留下,身体端端正正,我听到这话泪流满面,心里说感谢师父救了弟子。第十天我自己就把针拔了,儿子清手续回来给我说:我也没给你开药。我点了点头我们就回家了。第二天我的小孙子要出生了,医生说要做手术,脐带缠在脖子上,丈夫还有另一个同修(他妻子在妇产科),俩个同修商量一下说:正常生产,结果小孙子真的是正常出生了。丈夫含着眼泪回来给我说:师父又救了小孙子,我心里说我们全家欠师父的太多太多了。

把家里安顿一下,我赶快拿起《转法轮》来看,翻开法书我傻眼了,认不得字了,我泪如雨下赶快求师父救救弟子,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要看法,弟子要看法!就在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的脑海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悟到只要能吃苦,我一定能突破这不认字的关,我心里慢慢清醒啦,就开始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的这个假相就农历十月一日晚发作的,那是我还没有放下情,就在前一周不停的念叨要给父母上坟,我没有做到心系众生,心系魔难中的同修,这哪象个大法弟子呀!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边认字,一边练习电脑,直到现在一切恢复正常,我和丈夫同修又开始救人了。

因为是第一次给明慧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