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是浙江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一九九六年,我走入大法修炼,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得法后,真正明白了修炼的内涵,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做好人起,与人为善,处处考虑别人,身体不断发生质的变化,精神境界在不断的升华。今天我把修炼中的变化借明慧网这交流平台写出来。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

谈起修炼,这也许在冥冥之中和我的一生有着紧密的相连。修炼前,我也是邪党的受害者。童年时,在苦海里长大,又赶上大饥荒,吃不饱,穿不暖。少年时,又逢“文革”骚扰,失去了读书的机会。那时我是学校的尖子生,没奈何,我被拒之在外,只读了初中一年。

由于传统观念,成家后,又碰上了“计划生育”运动。为了生个儿子,我又成了这个运动中的冲击对象,家庭破碎,又失去了我的小兄弟,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打击,苦不堪言。到了一九九六年,我四个女儿都在读书,在生活和经济都处于极度困难,身心遭到严重打击后,身体虚弱,病魔缠身。

同年下半年,欣喜我村传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福音,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给我这个在人生迷途上的迷茫者指明了方向。在修炼中,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从此,我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二、圆容

我们村的炼功点,由十几人发展到几十人,当时功友们信心很高,早上四点开始炼功,晚上学法。那时我的家庭负担重,我还是挤时间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因为我懂得了法的珍贵,真是一部天书。

我先戒了烟、酒、麻将这些不好的瘾好,修炼一段时间,我的头部长满了一个个包,全身发烧,整个晚上睡不好,头痛难挡,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当时我想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这样坚持过了一个星期,我没有吃药打针,毒疮化了脓,就好了。这次消业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了,体重也在逐渐的加重,脸色也变好了,走路一身轻,一天到晚在田里劳动,也不觉得累。

修炼以来,我和妻子总感觉大法给予我们太多,全家身体健康,身心和谐,家里一切都很好,就连田园里的庄稼也长的特别好。许多邻居都说法轮功真好,有的还埋怨自己的男人不肯学法轮功!

法轮大法的圆容,我身心的改变,我妻子也从内心里感谢法轮大法好。妻子经常跟邻居们说:“法轮大法真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今天。”也很支持我修炼。

孩子上高中、读大学一年需要二万多的学费,在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负担是相当重的,可我在每学期缴费的时候,总能凑足几个孩子读书的钱,还建了两次房子,村里人都说:“你运道好!法轮功把你整个人都炼好了!”是啊!我真正体会到是法轮大法在圆容着修炼人。

有一次晚上八点光景,我妻子去城里卖菜,骑着三轮车回家,从前面驶来一辆大汽车,一辆摩托车跟在我妻子后面,也许是大汽车灯光晃眼的缘故,后面的摩托车撞到了我妻子的三轮车上,轰的一声把三轮车撞上了,车子撞破、钢圈扁了,我妻子被抛出去很远,人坐在地上,看了看只是腿上有点黑块,没有伤着。骑摩托车的人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这真是奇迹。

当时,我在家做好饭,等妻子好久不见回来,我去路上看望,妻子和同村人一道把破车拉回来了,说起了此事。她还说我没有伤着是大法师父护着我,所以我也没有要人家赔一分钱。我很高兴地说:“你做得很对!”

第二天,我们自己出钱把三轮车修好,照常去城里卖菜。通过这件事,我妻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经过炼功,她医治几年不好的耳鸣病也好了。

三、正念正行,邪恶自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大法后,我们炼功点散了,负责炼功点的辅导员也被关進了洗脑班,被迫不炼了,乡派出所干警逼迫每个炼功人写“保证书”,上缴了大法书籍。许多功友在高压下放弃了修炼,写了“保证书”,上缴了大法书籍,不炼了。

一天夜里,我在屋外乘凉,治保主任找到了我,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我没做坏事,怎么要写保证书?”治保主任说:“派出所不准你们炼,你就写一张吧,写了就没事了。”我说:“我们炼法轮功锻炼身体,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派出所有什么事,我自己找他们说去。”我理直气壮的对治保主任说,治保主任听我如此说,随口应了声:“那好吧!你和他们说去。”我和治保主任一道到了派出所里。派出所长讲了一套不准炼法轮功的谬论,最后说:“炼过法轮功的都要写保证书,写了就没事了,今后也不追究了。”

我在一旁听完所长的邪说,反问道:“所长,你们派出所是管坏人的,只有坏人做坏事要写保证书,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锻炼身体、去病健身,做更好的大善人,有什么不好?这样的保证书我是不会写的。”派出所长听完我的话,平和了口气,说:“这是上面的意思,写一张没事了。”他说着拿出了笔和纸往我面前送。“这种保证书我是肯定不会写的!”我斩钉截铁的说着走出了派出所大门。所长看着我的背影无可奈何,只是自言自语的在办公室里说:“你不写,天天叫你来写!”

这次回来后,治保主任和派出所从此没有来过我家,我也悟到这是我坚信大法是正念正行,邪恶自灭。奇怪的是,我们村里写过“保证书”,已经不炼了的几个人,派出所反而还要骚扰,可惜的是他们从此被迫放弃了这美好的机缘。我也曾劝说过叫他们不要放弃这难得的机缘。这是对师对法不能坚信,正念不足,走入了邪恶的安排之中,险啊。

集体炼功的环境失去了,在邪恶谎言的那些日子里,冷静,这对修炼人来说也真是大浪淘沙的检验。我知道大法是好的,师父是被邪党诬陷的。师父在《走向圆满》中很明确的指出了“目前所发生的事是久远历史前就安排好了的”,因此我更坚定了正念,给亲朋好友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真、善、忍”是宇宙修炼大法;讲“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是政府诬陷法轮功一手导演的假案,有的人听了相信大法是好的,有的人被邪恶蒙骗太深。

随着正法的進展,师父在海外发表了多篇经文和各地讲法,如《正念清除邪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在做好三件事和证实法中,虽然有正念,有时也存在着许多的人心、怕心、私心。因此对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障碍,在讲清真相中有人不肯听。回想起来,这和自己学法不够,正念不足都有重大关系。

四、深挖根、去人心、救度众生

前两天,我看了师尊的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在纽约《曼哈顿讲法》,师尊非常明确的指出了正法形势到了最后的最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重大责任。回想起我在正法修炼,证实法和做好三件事的要求相比,使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也感到非常着急。在今后的修炼中如何解开让世人得救的心结,寻找自己的不足救度众生。

1.在学法方面

师尊把我们学法放在修炼的重要位置,在各地讲法中曾多次提到这一问题。师尊告诫我们:“注意: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我认识到带着常人心学法,没有把学法修炼放在第一位,忽视了学法的重要性,有时候放松了自己,认为自己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把常人的生活,常人的工作放在第一位,有空了再学法,自认为这样是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常人的事是做不完的,常人的欲望是不会满足的。不少人有了钱,他还要为子孙后代打算。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知道做人的真正目地。

其实,我在放松自己的同时,已经不知不觉地上了旧势力的圈套,是它叫你做不完的常人事,后来我通过学法,警觉到这是修炼人的一漏。

2.发正念方面

我觉得发正念和做好三件事是相辅相成的,《明慧周刊》里许多同修也谈到了此事。如果一个修炼人法学得好,正念足,对讲清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也一定做得很好。

我在讲真相时,没有很好的运用好正念的无边威力。在全球同步发正念时,有时走神,有时掌握不好,不知不觉的超过时间。即使在发正念时,明知道要集中念力,可是不知不觉在脑海里浮现出许多杂念干扰,待警觉到自己在发正念制止胡思乱想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二、三分钟。这样就会造成念力不集中,正念威力就不大,对清除自己空间和另外空间邪恶作用就小,造成对讲真相,劝三退受到影响。

3.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

开始讲真相总觉得自己嘴笨,开不了口,我先找熟人讲,找亲朋好友和身边的乡亲们讲,有的听了真相很快三退了,有的愿意听真相但不愿意三退,不信善恶有报。讲真相中,我也试探着用自己的直觉看人讲,看这个人聪敏、善良、有文化、有涵养。认定这样的人能听真相,愿三退,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他什么也不相信,他只相信他自己,认为自己有资格、有见识、比你还聪明。相反,你以为这个人不太和你联系,也不多语言,什么也不见得的人,你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非常高兴的接受愿意三退。

我认识到看人讲真相的背后隐藏着很重的人心和怕心,师尊在法中很明确的指出了在我们身边和周围的人都是救度的对象。师尊说:“在这条路上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放松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别是在证实法期间,而在压力面前、在各种困难面前就更容易灰心丧气。当然你们毕竟是有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你们的生命毕竟是与大法同在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曼哈顿讲法》)

师尊的话讲在我的心坎上,通过学法修心向内找,我认识到了在做三件事中的差错,更使我认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救人的紧迫性。是啊!该清醒了,也该精進的时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