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

  • 沈阳市和平区吴淞街道办事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江苏南京市刘道海被洗脑班迫害身亡

  • 湖北省咸宁市干部徐德明遭绑架骚扰的事实

  • 双城市金纯清被万家劳教所迫害 含冤离世

  • 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全锋夫妇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 沈阳市和平区吴淞街道办事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辽宁沈阳市和平区吴淞街道办事处内部有一份材料记录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详细情况。他们采取的手段有:1、监视、跟踪、骚扰,曾到一名法轮功学员远在皇姑区三台子的亲属家进行骚扰。2、扣留户口本。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要办理身份证,由其家人代为办理,办事人员将她家户口本扣留。3、一方面监视、跟踪、骚扰法轮功学员,一方面却收买人心,曾经给法轮功学员送粮食等用品,但被拒绝。

    据吴淞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讲在2004年以前的几年,他们抓了不少炼法轮功的。在2004年左右那几年他们抓的少了。吴淞街道办事处所辖铁军社区在2004年由当时的书记张莉颖主持召开一个短会,内容是让大家留意一个人,这个人坐轮椅,她身边总有两位男士保护她,如有发现及时汇报。几日后社区传给相关工作人员一张纸,上面印有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照片及简单的文字介绍。这件事发生在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正义人士救出后,中共邪党到处查找她的下落的时候。

    吴淞街道办事处已于2007年摘牌,和其他街道合并。原吴淞街道办事处所辖北七马路以北划入西塔街道,北七马路以南部份划入太原街道。

    原吴淞街道办事处书记:张景龙;副书记:关勇;主任:刘大可。刘大可现任沈阳市和平区城市管理局局长。和平区城市管理局位置:南湖公园,建设银行后身,卧波苑附近。和平区城市管理局保卫室电话:(024)23873601

    原吴淞街道办事处政法科:(政法科的工作包括参与迫害法轮功)于海富。于海富在吴淞街道办事处政法科任职期间,他的妻子在吴淞街道办事处下辖的宁大社区工作,身体不好,有闹人的毛病。女儿当时四、五岁左右,得一种病,脸上有大片的褐色斑,被人戏称“花脸”。当时吃一种药,是用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做成的,她母亲都说那药可恶心了。

    原吴淞街道办事处下辖三个社区:民族社区、宁大社区、铁军社区,现归太原街道管辖,电话未变。民族社区电话:(024)62102530书记姓吴(退休);副书记:姓肖(女)(现已不在民族社区工作)铁军社区电话:(024)62102531书记:(原)张莉颖(现)刘华(女)。宁大社区现更名为图们社区电话:(024)62102532

    现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道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包括610在内。工作人员:杨平(女)科长:陈岩(音)办公室电话:024-62108723


    江苏南京市刘道海被洗脑班迫害身亡

    江苏南京市刘道海,女,一九三三年生,曾经一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在法轮功被非法打压后,二零零零年,刘道海本着一个公民的良知,進京上访,欲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因此被非法绑架,于二零零一年初被非法劳教,成为劳教所年龄最大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在劳教所高压下,刘道海曾因一时糊涂“转化”,回家后依然坚修大法,以唐国防为首的恶人没有放过她。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已届七十二岁高龄的刘道海被绑架至以唐国防为首的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被强制“帮教”、洗脑,做违心的表态,致使老人回家后因受此精神刺激而神情恍惚,跳楼身亡。

    这只是南京洗脑班肆意迫害公民合法权益、迫害信仰自由的无数违法犯罪行径中的沧海一粟。望更多知情揭露南京洗脑班、南京“爱心家园”表面伪善实质狰狞的面目,让邪恶曝光。


    湖北省咸宁市干部徐德明遭绑架骚扰的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咸宁市食品饲料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徐德明,因炼法轮功,受中共邪党司法、行政人员的迫害,被绑架、骚扰、无理降级。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徐德明,男,今年七十七岁,是咸宁市食品饲料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副县级。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开始学炼法轮功,时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很快各种疾病不治而好,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为人清正廉洁,深受领导和同事的充份肯定。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一时间乌云滚滚,上级领导给我极大的压力,我经常被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温泉公安分局副政委钱建新、一号桥派出所所长张培三人闯入我家,随后来了几个一号桥派出所的警察,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音像制品等私有合法财产,并把我绑架到一号桥派出所非法审讯一个多小时,我儿子把我接回家。

    过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一号桥派出所副所长带领七八个警察,用车把我绑架到温泉宾馆(原来的地区招待所),非法关在一个房子里,软禁起来,不让我睡觉,并用三班倒的方式通宵轮流审问我,搞刑讯逼供,要我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我不配合。

    同年七月十八日,当时的市纪委副书记吴××、市经贸委科长余祖庆闯入我家,把他们做的“见面材料”给我看。两天后,市纪委副书记吴××宣布对我的处理:职务由副县级降为正科级。地位变了,待遇变了,名声臭了,我的家人对我怨天载道。我心里清楚,自从我修炼法轮功那天开始到现在,我没有找单位报销过一分钱的医疗费,我是法轮功的直接受益者,面对打压,我不能昧着良心去说法轮功的坏话。可是,中共公安、行政人员、我的家人却都对我施压。在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我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和打击,我的心身的压力承受到了极限,终于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早晨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在后来的五年中又出现过两次严重状态,目前生活、行走极不便利。

    可以说,我目前的“病态”,完全是中共镇压法轮功、限制我继续学炼法轮功的结果,也就是中共及中共人员用“肉体消灭、经济截断、名誉搞臭”邪恶政策迫害我造成的恶果。执行江泽民错误命令的中共及中共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直接责任单位和个人:
    咸宁市六一零办公室电话:0715-8126026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副局长 宋瑞生 电话:13907249566 0715-8254253(宅)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副政委 钱建新
    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一号桥派出所所长 张培
    咸宁市纪委副书记 吴X X
    咸宁市经贸委科长 余祖庆
    咸宁市食品饲料工业办公室主任 马达


    双城市金纯清被万家劳教所迫害 含冤离世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双城市的金纯清是一位左邻右舍都公认的老实、厚道的人。原来身体经常有病,自从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身心健康。她因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

    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上访所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金纯清去省政府上访,被上黑名单后,才让回家。回家后,街道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并强行将她身份证没收,给她生活造成许多不便,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日,金纯清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北京信访办门前,被十几个便衣围堵、盘问,她不回答。他们又无耻的逼迫她骂师父、骂大法,因不骂而被阿城警察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七位法轮功学员,阿城警察又将她们以五百元一位卖给了双城驻京人员。后被劫持到双城驻京办事处。

    双城驻京办事处的夏尊军、王胜利、姜世辉,一看她们八个人,就破口大骂,他们就强迫她们把外衣和鞋子脱在走廊里,身上的钱被他们洗劫一空。当时就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用手铐连在一起铐起来,其余的被强迫坐在水泥地上,非法关押两天后,金纯清被劫持到双城工委,工委又将其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勒索其家人五百元钱,才把人放出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金纯清再次进京,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晚上被拉到房山,第二天被劫到双城驻京办。夏尊军用书打她,两天后,劫回双城工委,工委又将她送第二看守所。关押数日后,又被劫持到双城文路中学关押,强迫放弃修炼,并罚款。

    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邪党爪牙朱清文为了利用迫害法轮功向上爬,授意恶徒张国富、金婉智、刘春阳等在双城市城乡全面同时疯狂绑架、迫害大法弟子。东风派出所一帮恶徒(有片警小杜)把金纯清强行从家中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关押,一月二十一日(腊月二十七)由张国富亲自出马,全副武装警察押送,未经任何法律程序,也未通知家人,将金纯清和八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送万家劳教。

    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金纯清被关进小号,在不见天日、冰冷、潮湿的小号里,被迫害的全身长满了疥疮,痛痒难耐,心脏病复发,胸闷上不来气,后被送到万家医院,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精神恍惚、喜怒无常、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劳教所为推卸责任,通知家属带钱来接人,被家属拒绝。劳教所急忙用车由两管教把奄奄一息的金纯清往回送,在路上管教不让金纯清闭眼睛,说:金纯清你睁开眼睛,千万挺住,别死在半路上,我们没法交差,你要坚持到地方,我们就完成任务了。就这样,把金纯清拉到双城工委。工委又在金纯清退休金里强行扣除两千元钱(有据在),才将她推给家人。

    金纯清回家后,东风派出所片警小杜、李某经常上门骚扰、恐吓,使金纯清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身体每况愈下,骨瘦如柴、精神恍惚、肢体不灵、哭笑无常、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最后含冤离世。


    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全锋夫妇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全锋和妻子谷爱君从二零零零年起不断遭到邪党绑架。二零零六年十月,李全锋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泰安监狱遭迫害,谷爱君在济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谷爱君被迫害的神志不清。

    李全锋是看到他的妻子谷爱君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后,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于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后,李全锋也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二零零零年二月,其妻谷爱君被绑架到县拘留所,关押二十天左右,其家人被非法勒索三千元现金和几百元所谓的“生活费”,没给任何收款凭据。

    二零零一年十月,李全锋被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没有任何手续,其家人被非法勒索现金五千元和近二千元的所谓生活费后,没给任何收款凭据。释放他时,邪党的“六一零”恶警给他办了一个由所在单位监视居住半年的手续,从被绑架之日算起。

    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大队长陈保东、教导员杨继华带领一、二十人,闯入李全锋的家。李全锋是被几个恶警有的抬脚、有的抬手、有的抬头,抬了近百米,抬到了它们的车上。李全锋一路不停的高喊,“它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抓好人了。”这时引来很多群众围观,使邪恶之徒心虚胆寒。他的妻子被绑架到了另一个车上。

    这次,恶人从他们家及李全锋的办公室非法抢走了两台电脑、两台打字机、一台塑封机和各种打印纸及空白光盘一宗。他夫妻被刑讯逼供,李全锋被熬五天五夜,不让合眼休息,恶警两人一班倒班,对他引诱、欺骗、辱骂、恫吓、端坐等各种手段,始终被铐在沙发帮上,不让动。他没被邪恶所吓倒,始终坚持讲真相,换一班讲一班。李全锋被县公检法恶人合谋移花接木、栽赃陷害、非法判刑四年。李全锋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中级法院的人都说“还是六一零的人说了算”。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全锋被非法关押到了泰安监狱。直到出狱时,还被三个刑事罪犯看管着,单独一个屋,不让和外人接触。

    谷爱君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关在济南女子劳教所,被强制性的反复洗脑迫害,致使她神志不清。

    由于李全锋夫妻被绑架关押,使他们的儿子成了孤儿,寄宿在亲戚家。他的老母亲由于思念亲人成疾,含冤离世。

    李全锋夫妻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妻弟(常人)把他的电脑搬到了他的妻妹(常人)家。他的妻弟被非法关押到了看守所十几天,其家人被非法勒索现金一万元(要二万元)后,才被放出。他的妻妹也受到了非法审问,被非法勒索现金六千元。他的另一个妻妹得法时间较短,也被绑架到了看守所,其家人被非法勒索现金五千元后被释放。他的侄女也被非法审讯,并被非法勒索现金五千元。他还有几个亲友(常人)被非法审问。

    李全锋夫妻被绑架之前,恶警曾多次到他家及办公室非法抄家、骚扰。

    李全锋被绑架之前,是县劳保局的一名优秀干部,公认的大好人。李全锋出狱后,靠打工为生。他的妻子出来后,第一年,单位只发生活费。这些全是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