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女子监狱的暴力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女子监狱位于湖南省长沙市香樟路528号,是省内唯一一所关押女犯的监狱。从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该监狱第六监区是迫害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近六、七年来一直用酷刑暴力洗脑班的方式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信仰),高“转化率”的后面是灭绝人性的罪恶手段。

湖南女子监狱
湖南女子监狱

二零零七、零八、零九年,在此监狱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一百人左右;到二零一零年,据称大约有八、九十人。法轮功学员都遭受着难以想象的身心摧残。

在第六监区一分队非法关押的是被迫妥协或邪悟的人;二分队非法关押的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前,一分队在U字楼的五楼,有十个监房,每个房间有十二个床位,大概每个房间有七、八个走弯路的学员和四、五个负责继续监控她们的工作犯。二分队在U字楼的三楼,一般每个房间二、三个法轮功学员,监控她们的工作犯则有五、六个。二零零七年以后,一分队搬到新楼,靠近三道门的第一栋;二分队仍在U字楼的三楼。第六监区监区长:肖平,副监区长:周婵,一分队队长:李珺,二队长:唐影,教导员:邓瑾,教育副科长:薛芳,暴力洗脑班队长:毛慧平,恶警:周晓兰、 李玲、刘谦(芊)、张玉宇、袁立华(后调到普通监区) 、欧阳等。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房里,吃、住、被迫奴役劳动、洗刷、如厕均在一个房间里,只有家人接见时才能出监房门一次。非法关押在二分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被迫从事繁重的劳役。二零零七年以前,一分队是半天劳役,半天洗脑,二零零七年后邪恶认为洗脑没有效果,加重劳动迫害,全天劳役。主要的奴役迫害是剥蚕豆、穿凉席。每天六点起床,简单洗刷后开工,任务少时每人一天的工作量是剥三十到四十五斤蚕豆,任务多时是每人一天的工作量是五十到六十斤,最高八十斤。另一种主要的奴役是穿凉席,沙发凉席一天有时要穿十块,床上凉席小的一天一张,大的两人一天合作一张。有些老年法轮功学员,工作到晚上九、十点收工是正常的,做到晚上十一点、十二点也很平常。长时间在刀片上剥蚕豆,做的双手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一、暴力洗脑班的情况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女子监狱开始办洗脑班,一般为期三个月,灌输洗脑邪说,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安排在二分队。二零零五年底开始暴力洗脑,不放弃信仰就酷刑对待,暴力洗脑的方式有:长时间罚站、长时间罚蹲、长时间反铐、打骂、冬天泼凉水、人格侮辱、恐吓。

罚蹲(真人演示图)
罚蹲(真人演示图)

反铐(真人演示图)
反铐(真人演示图)

洗脑班开始时设在接见室楼上,二零零六年四月搬到食堂楼上。食堂楼上有两排房门面对面的房间,通道的一边房间是仓库,另一边的房间是用来洗脑的,用做洗脑的房间大约有五间左右,每个房间内置六到八个床位,是上下铺,一般一个法轮功学员,二~三个工作犯(多时五-六个工作犯)在恶警的指挥下进行迫害。大约在二零一零年前后,恶警要隔音效果好的地方,暴力洗脑班转到禁闭室的楼上。

常德法轮功学员高嘉悦被严重迫害的情况:高嘉悦二零零六年三月被送到暴力洗脑班迫害,出来时看到她的腿肿了;回到一分队后,在监房内仍然维护大法,她看到内心坚定的学员都目不转睛的深深的注视着,用眼神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关心、期望、对大法的坚定。二零零六年七月,在一分队被迫转化后的诽谤大法的会议,不惧邪恶高压,讲她的修炼经历,大法如何教她做好人,她是怎样去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大家都被她震撼了。恶警开始残酷迫害她,强迫她做的工作最重,一天剥八十斤蚕豆;恶警奚落她、侮辱她,她所在的监房的门窗紧闭,还用不透光的硬纸壳糊住,关上门来迫害她。旁边的人只听到她房间里传出呵斥声、打骂声、戴铐的声音,她的手上手臂上伤痕累累。几个月后,她变的目光呆滞、行动迟缓。

法轮功学员鲁梦君是湘潭人,被非法判六年,现传出她被酷刑“背宝剑”迫害,一手臂断了。

酷刑“背宝剑”(真人演示图)
酷刑“背宝剑”(真人演示图)

以下是三位法轮功学员自叙在暴力洗脑班内所经历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甲:那年过完年,我被关进了暴力洗脑班,是踏着雪水进洗脑班的,鞋子湿了,袜子也湿透了,趁警察检查行李的时候,我坐下来,用冰冷的手抓抓冰冷的脚趾,工作犯霍莹便厉声呵斥说我在打坐,野蛮的将我的手拿开,残酷的转化开始了。门窗紧闭,每天罚站,开始的一个星期,由于我高血压、心脏病,曾晕过去一次,所以每天晚上九点以后我还能睡上一觉,以后的日子不准睡觉,夹控犯轮班睡。我困了晕倒在地上,扯起来,不起来就往身上泼冷水,记得那年三月五号还下着鹅毛大雪,我的衣服从里到外被泼得透湿,连符号(监狱给每个犯人的标志)都浸湿了,有四十天二十四小时不准上床睡觉,那时我眼前出现了许多幻觉,看到有穿长袍的人,看到我丈夫……人还有隐隐约约的一点意识,知道自己在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乙:我在洗脑班内,恶警要我背监规,我不背,就被罚站,后来我实在站不住了,就往地上坐,工作犯往地上倒冷水,把我拖到水里坐,并把师父法像往屁股底下塞,我把法像拿开,2个工作犯程家旺、夏新辉围上来拳打脚踢,脸上头上到处青紫,打完后还说:“你去告喽!我没打你!”白天我把被打情况告诉当班警察,那个警察假惺惺的说:“我讲了不要她们打人。”当天晚上程家旺进来后又对我一顿毒打,象这种毒打在洗脑班是家常便饭。洗脑班门窗用报纸封住,看不到外面的光线,分不清白天晚上,营造出的气氛是随时会被整死,不放弃信仰就生不如死。每天折磨,罚站、毒打、泼冷水,后来我整晚整晚不能入睡,被打的头部剧痛,简直要疯了……违心的写了“三书”那天,我放声大哭了一个晚上,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内心痛楚万分。回到一分队,继续被劳役迫害,肉体的痛苦减轻了,心灵在痛苦中煎熬,度日如年。

法轮功学员丙:声明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后,恶警李珺将我带到洗脑班,从此开始了暗无天日的两个多月的酷刑迫害。一开始要我“学习”,我拒绝这种洗脑方式后,恶警要我站着,两个工作犯看守我,每天白天晚上的站,身子立正,手要放直,工作犯一眨不眨的盯着,几天以后腿肿的很粗,象两根柱子,还在站,寒冷的冬天脚肿的穿不了袜子,穿不了鞋子,就赤脚踩在棉鞋上。站了很多天以后,我不能走动,腰部好象不存在了,全是空的,一动步必须弯腰成九十度才能移动身体,上厕所都是一步一步移动的,工作犯后来讽刺说,有人上厕所都爬过去,不会走。那段时间才真正知道什么是暗无天日,常常白天晚上分不清,迷迷糊糊总出现幻觉,似乎自己到哪里去了,站着就睡着了。身体在受罪,精神上也在受罪。工作犯邓立华每天晚上深更半夜大声叫骂,骂的很恶毒,脏话都骂尽,原因是站的姿势不对,打瞌睡等。有一天队长毛慧平查房时,我对她说:法轮功不是邪教,还说了一些有关的大法真相,结果激怒了工作犯邓立华、刘文华,她们从第二天早上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我一直没有睡觉,我就坐在床上一定要睡,刘文华提起我衣服就打,就这样她们打了几天。还有一个犹大灌输洗脑邪说,我不听,她就叫骂,就给我戴背铐----“背宝剑”,我死活不让她们戴,结果从几个房间喊来上十个工作犯,把我按倒在地上,强行给我戴上背铐,我的右手能挣脱下来,那些人将房子里的绳子找尽,甚至塑料袋都当绳子,将我五花大绑绑到窗户上,我想继续将手挣脱下来,结果手臂脱臼了,神奇的是脱臼的手一下就自动接上。戴背铐没有用,坏人将我单手吊起,只能脚尖着地。因为白天晚上的折磨使人筋疲力尽,身体难以承受,我就绝食。绝食几天后,恶警邓瑾说如果吃饭就睡到床上,如果不吃饭就站着;我不吃饭,就强行让我站,我站不了倒在地上,拉起来又倒地。就这样在过年前的寒冷天气里,我在瓷砖地上躺了两晚,连头枕的一双拖鞋都被踢出好远。

单手吊起(真人演示图)
单手吊起(真人演示图)

二、在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明慧报道出来的近几年全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情况不完全统计,虽说有些没有后续报道,但如无特殊情况,她们都在女子监狱内被非法关押、迫害。

张和君,女,五十三岁,株洲县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株洲非法关押期间曾受酷刑:折断脚背骨、灌辣椒、烧十指、五马分尸。
于珍玉,女,五十三岁,株洲市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刘桂花,女,六十一岁,株洲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遵桂,女,六十岁,株洲人,二零零八年四月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
冯爱林,女,五十岁,株洲市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
宋放鸣,女,五十五岁,长沙人,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三年半。
吴传英,女,常德临澧县人,二零零六年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在长沙女子监狱受折磨。
辛小平,女,常德临澧县人,二零零八年十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王小群,(琼)女,常德市人,六十三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她在女子监狱内写严正声明,被邪恶加重迫害。
袁冬兰,女,三十多岁,常德市人,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唐桂林,女,二十七岁,邵阳县白沙镇园艺场人,二零零八年三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王五秀,女,四十一岁,邵阳县塘田市镇中山村人,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杨舜英,女,湘潭人,二零零九年一月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张亚琴,女,湘潭人,二零零九年一月被非法判刑三年。杨舜英、张亚琴两人二零零九年三月送湖南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莫利琼,女,湘潭人,具体不详。
罗娟,女,三十多岁,郴州市人,二零一零年二月被非法绑架,非法判刑六年。
石教钰,女,三十多岁,郴州市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赵群兰,女,岳阳人,二零零九年五月份被非法绑架,非法判刑三年,于十二月八日被送湖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王五辉,女,岳阳平江人,明慧报道她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李保星,女,五十多岁,怀化人,二零零八年六月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尹秋阳,女,五十八岁,怀化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尹兰英,女,五十九岁,怀化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宣荷花,女,五十七岁,怀化人,二零零八年五月在乌鲁木齐儿子住处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玲 ,女,四十七岁,怀化市鹤城区人,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被非法枉判三年。
易纯秀,女,五十二岁,怀化市鹤城区人,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被非法枉判七年。
何立桂,女,四十六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方杏枝,女,五十六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庞长敏,女,五十九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
周庆辉,女,四十七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陈晓华,女,五十一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
翦玉英,女,五十一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凤娇,女,五十四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乐文辉,女,六十三岁,桃源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邓灵敏,女,二零零八年七月在广州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半,目前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
官永娥,女,湖南石门人,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非法绑架,非法判刑三年。
郭照青,女,三十七岁,益阳人,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非法绑架,秘密判刑十年,十二月上旬送往湖南长沙女子监狱。被非法绑架时遭暴力殴打,下肢至今不能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