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念救人 师父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是九六年四月十日开始修炼大法的,十五年来,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太多了,我内心总想用笔写出自己的修炼过程,写出自己十五年来的心得体会,可是我总有个思想障碍,没有勇气提笔,原因一是认为自己修的差,二是认为自己文化水平低,今天我鼓足勇气写出我十五年来的修炼历程,与同修共勉。

一、师父的法点悟了我,决心彻底的丢掉药包子

在没得大法之前,我是一个半死半活的人,我们单位百货系统中出名的老病号、老药包子,每年医药费不计其数,每天把药当成饭吃,然而什么效果也没有,我身高1.73米但体重不足一百斤。

自从我有缘幸遇大法, 参加了大连讲法录像学习班,第一天听完课回家,我心里胆突突的没有吃药,但是还是放不下那个花一千多元钱买的治胃下垂的理疗机器,心里放不下,做了理疗。又听了第二天的课,师父的法给我敲了一个警钟,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真正炼法轮大法的人,你能够把心放的下的时候,从现在开始都有反应。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转法轮》

我回家后,师父的这段法总在我耳边响着,我难过极了,我就是这种悟性不好的人,师父说的就是我呀!我这哪象个修炼大法的人哪,还是放不下这个病,治病治病,用理疗机器治病不和吃药一样吗?一连串的问号在脑子里一个劲地问着、问着,眼泪流下来了,于是我从床上一骨碌下地,找了一个大兜子和一个纸盒箱,把所有药品和理疗器装好,都送到了儿子、儿媳妇屋里去了。我决心和它们告别!听师父的话!

当时儿子、儿媳妇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真是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当天晚间,我就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一身轻,早上从炼功场上回家,见到饭,就闻着香。我记得九天学习班还没有结束呢,有一天,儿子从早市上买回的油炸糕,我吃了十二个,又喝了一碗粥。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认真学法、炼功,修自己不好的心,我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才是福份,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逢人就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用我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讲给别人听,一讲到师父对自己的救度。

二、心想救人,师父时刻呵护弟子

二零零零年的中秋节,我们这个组将近十人,决定在节日当天夜里去大街、市场、公园等地粘贴大法真相标语。当时就我有困难,因为儿媳妇在北京進修学习,我在家照顾五岁的孙子,当时协调人说:“别叫张姨去了。”我想师父为我付出那么多,这点困难算啥?我一定要冲破这个困难,大家都说,那就求师父帮助!这真是个好主意,九点多钟,我就把小孙子哄睡了,于是我求师父:师父请加持,别叫他醒。我要去粘贴真相标语。我悄悄的出门了。

十点,我们在北山集合,分成三个组: 三人一组,一人提浆糊桶和刷子,一人拿资料,另一人负责粘贴,十一点钟,我们准时行动,附近的大街小巷贴满了真相标语,最后去的是某公园,往公园里進十分困难,大家研究决定从公园后门大墙跳進去。两米多高的墙都得踩人的肩膀爬上去,我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大家都说,别叫张姨進公园了,你就在外面等着我们吧。我说:“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進去。”真神奇,当我踩着同修肩膀爬上,去往下跳的时候,我不知不觉的就落地了,身体轻飘飘的,我心里想这是师父在呵护我。

等我们快要贴完的时候,被公园里看大门的人发现了,我们分散隐蔽起来了,一个比我矮的同修和我在一起,躲在一个亭子里。当时我的心态有点不稳,我动了人心了,……那个更夫拿着手电真奔亭子这边来了,可是那更夫走了几步,就不走了,呆了一分钟,转身向后走了。我们俩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心想:这不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吗?我的眼泪流出来了,我的悟性怎么这么差呢?第二天早晨快三点钟,我才回到了家,当我進屋一看,可爱的孙子睡的正香。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身边的三位同修出去做真相被坏人举报,非法关進拘留所,我得知后第一念是得把同修家里的资料保护下来,别叫派出所的恶警给抄走了,那么大的一编织袋子资料白天拿太显眼,天黑时也没把握,因为有人在监控。同修的丈夫虽然是常人,但他很支持大法的事情,他向我说把编织袋子都埋在地里了,我说我一定要想办法把袋子里的真相资料转移到我家。我定好了早晨四点去拿。

这天早晨三点钟,我起床看小孙子睡得很香,这次我没有动人心,我求师父“请师父加持我,把大法资料拿回来。”我骑上自行车,一路上发着正念,真是一路顺风,四点半,我就回到了家,進屋一看小孙子睡得真香。当时我热泪盈眶,谢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三、正念曝光拘留所管教迫害大法弟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以来,由于我学法不深,不重视发正念,干事心又强,对安全问题重视不够,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在这前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我先后八次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的拘留所与看守所,二次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拘留所女监有个姓朴的管教,此人非常邪恶,不管是对老年的大法弟子,还是年轻的大法弟子,张嘴就骂抬手就打。全市的女大法弟子凡是被关押在拘留所的都说她最邪恶。有一天下午,我刚進更衣室,蹲在地上,在找衣服,姓朴的管教進来,一看是我,二话没说,下边踢我二脚,上边打我两拳头 ,把我吓一跳,一下就坐在地上了。

進监室后检查身体,结果我血压升高,她不顾我血压高又進监室,骂我很难听的话,说我捣乱,带头炼功。晚上我心想:不能再承受姓朴的管教的迫害了,我得想办法给她曝光。就这一念,第二天,女儿给我送衣服。接待室人很多,我大声向女儿说:“我昨天让管教打了,血压升高了,我一夜也没有睡。”我儿子听说这件事后,也找到派出所的警察,一同陪我去医院检查身体,结果血压升到180。当天我儿子就写信把拘留所给告了,第四天拘留所急忙通知家人来接我。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的,鼓励我给邪恶曝光。

我回家以后,拘留所的二个所长领着姓朴的管教买了不少东西来我家“赔礼道歉”,送的东西我儿子全部扔出门外。晚上八点多钟,姓朴的管教的爱人不知从哪里弄到我儿子的手机号,请我儿子吃饭,我儿子只说了一句话:“什么也没有用,我就是想扒小朴的皮(警服)。”说着就把电话放下了。

据说从那以后姓朴的管教也老实了,再也不敢那样邪恶的对待大法弟子了。后来拘留所里新调来一位王姓政委,到我家征求关于处理姓朴的管教的意见,我向王姓政委讲了真相,告诉他迫害大法弟子是要有报应的,叫姓朴的管教以后善待大法弟子就行了。

四、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那一次从北京被恶人非法抓回来的大法弟子大部份送進了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由于我当时学法不好,对法理认识不深刻,我也违心的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在劳教所里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最后儿子用保外就医的方式把我接回了家。

回家后我就加倍的学法,多讲真相,多发资料,弥补我给大法带来的损失。由于做事心急,干事心强,对安全问题忽略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钻了空子,再次被送進长春女子劳教所。这一次,我想一定要吸取上次的教训,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正念正行。

我被关到劳教所后,检查身体是心脏病,医生告诉大队长得给她每天吃治疗心脏病的药,不能劳动,邪恶每天晚上十一点让我睡觉,两个人(犹大)一组分三组轮流“转化”我,我一天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除恶,到第六天,有个吸毒犯一早上就来找我茬,问我:”你怎么还不写决裂书?”一边说,一边踢了我两脚,照我后背使劲推我,我一下就趴在地上。因为她们都知道我進来时有心脏病,谁也不敢动我,屋里的人都害怕了。我在地上趴着,心中暗想:请师父给我机会,我一定要揭露邪恶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伎俩。

我在地上躺了有十分钟,最后,她们把我抬進屋里的床上,又给我送水,又给我洗脸。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时外面喊让我准备家属接见。我当时激动的哭了,我悟到了曝光邪恶的机会来了!

我一進接见室,我女儿就哭着说:“妈!你怎么脸色这么黄呢?眼睛也肿了!”当时,我哭着鼓足了勇气大声说:“我今天早上又挨打了!吓得我心脏受不了了!”第三天,我儿子得知情况后,写了三封信来到劳教所找所长。第四天,所里派人找我了解情况,这正是我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机会。所里来人找我了解情况后,邪恶的吸毒犯再也不敢欺负大法弟子了,我十一月二十九号進的劳教所,十二月三十一日顺利的回家了,又溶入到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来了。

回想起这些年来,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自己做的不好,距师父的要求差远了,今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努力修去自己的不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