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修炼中发正念,一直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口中在说,一直并没有意识到行为上并没有否定,而且细想起来,还一直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并没有觉察。直到前不久的一件事,让我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有了真正的体悟。

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二零一零年初,我在讲真相救人时遭到邪恶非法关押。后又被绑架到当地洗脑班迫害。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着心太重,在洗脑班半推半就的配合了邪恶。从洗脑班回来后就极度消沉,觉的自己摔了跟头,没资格再去救人了,很长一段时间振作不起来。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慢慢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的事做的就少了。也知道状态不对,就是突破不了,一步步的走在旧势力设的圈套之中。以至于六月份邪恶的“六一零”第一次“回访”时,为了避免再次受到迫害,还极力在邪恶的“六一零”面前求表现,小心翼翼的回答“六一零”的问话,邪恶问完话带着满意的笑容而去,我也松了口气,还觉的自己过了一关似的。

随后,随着不断学法,修心向内找,找到了这次受迫害的根子所在:执着心太重,利益心,执着自我的心,显示心。不是理智的去救人,而是做常人式的英雄,从而招来迫害,在迫害中对信师信法又不够坚定,让邪恶钻了空子,使邪恶抓住我不放,一直不能摆脱。通过学法,渐渐认识到:我不能再这样消沉,不能被动承受邪恶的迫害。我已经给证实大法带来了损失,影响了救度众生。开创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我为曾经的摔倒痛心疾首。这是旧势力要毁掉我啊!我要从新站起来,我要从新修炼。我不能对不起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不能违背我的史前誓约,更不能对不起我世界中的无量众生。所以,我不能钻進旧势力的圈套出不来。唯有修炼,才是我的出路。师父讲:“你们得走自己的路,摔了跟头也不要紧,你知道怎么爬起来,你知道怎么样珍惜你做的一切,更好的做好以后的一切。”“ 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十一月初,区“六一零”一把手又到我的单位。单位领导找我到办公室,我去了。单位书记也在场。我没有象第一次那样配合邪恶。他问我:“还炼功吗?”我望着他笑了笑没回答。他又说:“省六一零要来验收,你这样过不了关啊!”我平静的回答说:“我是为了身体健康,修身养性。这对于我的生活、我的工作都是有益无害的。这有什么错呢?”他盯着我说:“你好大变化呀!”我接着坚定的表示我不会放弃修炼。他怔怔的望着我,半晌才自言自语的说:“我花那么大的精力办的学习班,一点作用都不起。你反弹了。”我没有回答。坐了一会儿,见我没有改变态度,就说:“你走吧。”我起身走出办公室。不久,街道政法书记到我单位找到我说:“上次六一零某把手很不满意。以后再来时,你能不能给他点面子,说好一点。”我说:“我说的都是真话、实话,没有说什么驳面子的话啊!”政法书记说:“上次某把手走出你单位时,气的腿都在发抖。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在炼,你就不能说说假话,说你不炼了。”我说:“没办法,我做不到。”

接下来,区“六一零”又来过两次,但没有直接找我。一次找我地政法委,后一次是年底找到单位领导,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扬言要给我调离岗位,工资降级。虽然让单位领导给挡了回去,但出于压力,领导还是找我谈话,让我离岗在家休息,并让我体谅他们的难处。我一时心软,动了人的情,就服从了单位的安排。过年后,我想:我该上班了。可到单位一看,我的岗位仍然是别人在接替着干,单位也没有让我继续上岗的意思。我回到家中,心中不是滋味。单位领导虽然明白了真相,但出于怕心也不敢与“六一零”对抗。想起单位领导说过的话:“六一零说你反弹了,他们说要他们说你什么时候上岗,你什么时候才能上岗。”那就在家等着吧!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我难道要听“六一零”的安排吗?我不是师父的弟子吗?想到这里,我猛然一惊:我这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啊!我怎么能在家等着让“六一零”发话呢?我的一切是由师父说了算!于是,我发出一念:明天上岗去。那是我的岗位,我应该正常工作。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单位,不找任何人,直接走上我的教育岗位上班,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不一会儿,代替我上岗的那位来到我上班的地方,见我在工作,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望着我,没有说话,大约两分钟的时间,转身就走了。又过了一会儿,单位书记来了,见我在工作,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也转身走了。一会儿主任又来了,同样看了我一眼,也走了。

第三天,单位书记找我到办公室谈话,问:“谁叫你上岗的?”我反问他:“那是我的岗位,还用人叫吗?”书记说:“六一零要找我们的。”我说:“谁不让我上岗,就拿文件给我看,看哪号文件规定不让我上岗。”书记说:“没有文件,是口头传达的。”“口头说的话,不能让我心服口服。”停了一会儿,书记微微笑了笑说:“那你以后得注意啊!你有什么事都是我们给你扛着。”我笑着回答他:“书记你放心吧!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最后书记又问了些生活上的事,就结束了谈话。之后,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正常运转。我继续上岗工作,谁也不再找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