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轮在雪面上飘着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我于一九九九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师父为我和女儿清理了身体。我们父女俩在修炼前所患的病是当今医学根本解决不了的病。我小女儿出生时,由于难产加上医治失误,造成她十四岁时还生活不能自理,说话不清,走路不稳。她学大法不到几个月,人就一切恢复正常,出嫁后还生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小孩。我修炼前患食道癌,有时喝水吞急点咽喉痛得半天难受,另外还有风湿痛、偏头痛、肝炎、胃肠病、痔疮,几十年大便拉稀等疑难杂症,即便能治好也得多少万元,而我们当时是缺衣少食,生活艰难,而这些在我修炼不久后都不药而愈。所以虽然修炼没有多久,我才读了几遍《转法轮》,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但我对大法坚定不移。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的一天早上七点钟,我骑自行车去找邻县的同修。路过大桥,桥两边人行道上站满了人,栏杆上挂的是中草药广告。我发现广告内容有侮辱大法的词句,就念正法口诀。谁知刚一念完,一股龙卷风就将这些广告卷入空中。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九日,家家户户都在烤火准备过大年,我准备将一些《九评共产党》的书送到A县,让同修救度众生。我住的B市离A县来去两百多里路,晴天载重四、五十斤来去骑自行车一般也要七、八个小时。这天雪这么大,还在下不停,并且还夹有大小不一的冰雹,不说人、书三百多斤重,就是在院里推着空自行车,都寸步难行,自行车后泥板一旦被雪挤满就推不动了。租常人车又怕不安全,而且小轿车车轮不带铁链条都不敢去,加之我身无分文,除夕夜又没月亮,白雪茫茫分不清东西南北,怎么办呢?

当时我想: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多次死里逃生都是师父把我救活的,现在大法救度世人需要我的时候,我要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恶劣的环境也好,邪恶的迫害也罢,旧势力的阴谋休想得逞!

我什么都不想,一路上不是发正念就是背诵师父的法。大约走了十多公里,冰雹停了,雪也住了,天也晴了,我身体暖融融的,心里非常舒畅,自行车上大陡坡我都没下车。我低头一瞅,车轮没沾地,在雪面上飘着走。这次来去,路上只用了五个小时。

晚上学法时,读到“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我心里明白,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师父什么都做的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