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从正义律师被迫害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前段时间,从明慧网得知数位北京律师被迫害的消息,心中非常痛惜,同时有一种负罪感。从法中,个人理解,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么邪恶对正义律师的迫害一定是针对我们的人心而来的。如果不是我们整体有漏的话,邪恶钻不了这个空子,阻碍我们通过法律途径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也许从前些年高律师被迫害开始,我们除了揭露邪党迫害正义律师的罪恶,并积极营救之外,忘了最根本最重要的就是向内找,比如对律师的依赖心、崇拜心、欢喜心和显示心,存留到现在好几年了,我们还悟不到,或即使意识到了,也没有真正在实修中去除,所以在涌现了更多正义律师的今天,还出现了邪党迫害多位律师的事件。

我们曾经依赖常人,中国的总理被旧势力弄坏,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教训。可是对正义律师,我们又一次表现出不成熟的状态。本地去年有一位同修被非法开庭,律师在堂上作了无罪辩护,参与旁听的同修中有一位突然鼓起掌来,接着旁听的同修中很多也随着鼓掌。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清楚感到头顶上方的旧势力见修炼者的人心,恨得不行,就要钻这个空子搞破坏。在人这边的表现就是法官马上变得凶恶,说要找出带头鼓掌的同修,而且,一下子進来了很多警察和法警,气势汹汹的围住了旁听席。我们发出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和保护,一位同修无私的站出来,对法官讲了几句圆容的话,窒息了邪恶,才平息了这场危机。

我们长久隐蔽的人心,在修炼中难以找到的那些心,随时都可以给自己和同修、以及身边的亲人、世人带来损失。有的同修在同修被枉判、被绑架的时候,从来不查找自己的漏,找的是同修的不足,对“六一零”、国安等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人员的仇恨心、报复心、争斗心还迟迟不去,眼神和话语流露出的还是常人的情,思想中对邪恶的考验总是用人的观念和认识对待,对法的认识肤浅而常人化。本地今年又有一位同修被非法开庭,家人同样请了一位律师作无罪辩护,讲的有理有据,非常有力。此后,有同修就觉的律师的辩护词很好,建议将其当作救人的真相传单散发。

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救度世人是应该的。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我们是助师的法徒,人这面证实大法的事只有大法弟子能做,而真正能救了人的是师父和大法,是法的威力。律师也好,哪个特殊身份地位的常人也好,不管他为大法讲了什么好话,我们都不能出现特别的情绪,一切都是正常的,其实也是必然的。哪怕是将来哪天出现直接清算邪党的人,我们也不能人心浮动。共产邪灵早被销毁了,它的结果不是天象必然吗?浮动的人心只会成为旧势力考验修炼人干扰师父正法的借口。

有的同修说,我们地区这么多大法弟子发正念,可被非法开庭的同修为什么还是被枉判了?发正念怎么没太大的作用呢?个人觉的,是不是我们的基点不正。个人在为此发正念时,是以反迫害、营救同修为目地的,用心局限在我们的同修免遭迫害,这在一定层次上同样是为私为我的。我们是否真正把救度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国安、公、检、法等这部份众生放在心上了呢?其实这部份众生才是最危险的,我们用正念让他们放弃迫害大法弟子,无论结果如何,我们是不是都应该这样慈悲对待呢?

记的前年得知神韵来香港演出的消息,由于我们人心沸腾,欢喜、显示、急躁等等人心和情绪,最终使神韵来港未能成行,邪恶又一次钻了空子,造成了损失。时至今日,我们整体升华迫在眉睫。日本的九级大地震,对我们何尝不是警钟?世人都在眼睁睁的指望着我们的挽救,我们怎么样做得更好,勇猛精進,抓紧救人呢?时间不等人哪!

以上个人所悟,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