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魔难中心一定要正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最近一些日子接连听到或看到一些同修以各种“病业”方式去世,还有的同修仍长期陷于“病业”的魔难中。师父在这近二十年中多次从不同角度给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应该怎么样对待“病”的法。特别是迫害发生以后,如何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战胜病魔。师父更是从各个方面讲的非常多非常清楚明白了。明慧网上同修正念正行的事例也非常多,为什么至今还有些修炼多年的大法弟子仍然长期陷于病痛折磨中。我想谈谈自己走过病业魔难的经过。但愿对仍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

去年三月,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思维、行动、反应迟缓,走路不知不觉变的很慢,而且步履蹒跚,身子也斜了,脖子也扭着,头痛、脖子痛,就是脑血栓症状。就这样拖了一个多月。因为我还在上班,单位同事就拉着我到医院去做了核磁共振检查。检查结果是脑出血。从拍摄的片子可以看到,整个头部除了脑顶部约两指宽十厘米长的地方外充满了瘀血,压迫了大脑。颈椎弯曲变形了。医院脑外科主任看着片子,神情凝重的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住院、开颅”。立即就签发了住院通知书。当时是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医院的另一个医生问:五一节以后来手术可以不?医院脑外科主任非常坚决的说:住院,五一节都要手术。这时我们才感到问题真的是很严重。

走出医院,同事要送我回家去准备东西進医院。妻子(也是同修)态度非常坚决:我们不住院,只有师父才能救我们,回家去。此时的我心里真的有点茫然:一方面,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和观念来对待这件事;另一方面,确实是心里有点不稳,知道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还是有点不知所措,表面上强作镇定。

前几个月,当症状还不太明显时,就有同修不止一次的警告我:要多学法,重视发正念,注意向内找自己存在的问题。后来更是直截了当的告诫我:你要不重视这一大关就很难过得去。自己仍然没有引起重视。

怎么办?回家后,我们邀请了一位医生同修来切磋。这位同修立即就赶过来了,他看了看片子,并没有和我们讨论病情。就和我一起切磋起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作为修炼人如何对待自己修炼路上魔难,如何在学法中从法上认识法,如何排除思想业力的干扰和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的教训和体悟。几个小时的交流,我的心境越来越平稳,对清除病魔,走过难关有充份的坚定的信心。

六月,我上班了。七月中旬,公司组织全体员工体检,我再次去作了头部核磁共振检查。从拍摄的片子看出,头部瘀血已经基本消失了。弯曲变形的颈椎也恢复了正常。公司领导和同事们看到我这么严重的“病”,不住院手术,也没有打针吃药,居然这么快就好了,感到“非常神奇”。

经历这场魔难,我有几点体悟:

一、魔难中心一定要正

师父在讲法中就告诉我们:“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转法轮》)我悟到:一个人选择走上修炼之路,面对各种魔难就应当坦然处之,修炼中遇到的任何难都是自己必须要面对而无法回避的。师父传了这么大的法,讲了万古以来绝无仅有的天机真理,揭示修炼真机,要想走出常人返本归真,没有魔难是绝不可能的,心不正是绝对不能走过魔难的。尽管从法理上是明白的,但毕竟是人在修炼,各种各样的感觉、各种各样的考验都会出现。

比如:我决定不進医院后,很多同事都很担心,有的就告诉我儿子:你爸爸只要出现手脚发麻,语言不清或看东西不清楚等,不管什么时间一定打电话告诉我们,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准备送医院抢救)。就在四月三十日早上晨炼炼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第一遍第七次“随机下走”时,我右手一下子就感到发麻,此时我心里非常稳定: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你这点小把戏什么都不是。就这一念,再“随机下走”时一切正常,什么不好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

修炼是严肃的,考验也是严格的,第二天早上起床炼功前上厕所,开灯感觉左眼有几条蚯蚓粗的条纹,这一下心不稳了:是眼底出血了吧?炼功时还想怎么办呢?炼到第二套功法站桩时,一段法映入脑子“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怎么出那么多麻烦哪?告诉你,已经给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个麻烦小的多了。要不给你消,你遇到这麻烦可能就一命呜呼了,也可能躺那儿起不来了。所以你遇到点麻烦,你就难受了,哪有那么舒服的事?”(《转法轮》)。一下子明白了:我生生世世造业多少?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多少?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还能在这站着炼功吗?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都应当把它当作好事。都应该做到心不动,出血又怎么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但也就由于第一念心不正,过了一周才消去。现在我视力仍然很好,五十多岁的人,没有近视也没有老花,看书处理文件不用眼镜,小六号字说明书也能看的很清楚。

记得是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回到单位上班,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安排任何工作,没有联系上同修,没有大法书,也没有突破网络封锁的办法。闲着无事就上网,一天无意中上了一个算卦网,自己从来没有算过命,算算吧,一算自己在二零一二年会有一场大难,闯过去就能再活三十年。当时想的是,到时一切都变了,侥幸自己能躲过。没有修炼人的正念。

二零零八年,一位过去算卦很准的人(曾经直接听到师父传功讲法的)见到我,很着急的对我说:你千万要注意,明年过了才没有事了。哪知在二零一零年一开年就来了这场魔难。还是这年,一位同修装修房子,我又上网去看装修风水,还执著的不行,直到有一天打开一个网页,一行醒目的红字赫然映入眼帘“风水对修炼人和大德之士无效”。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见这不争气的弟子执迷不悟,重锤棒喝惊醒弟子。

这难很大成度上真的是自己求来的。作为一个修炼人,“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信师信法是一点都不能动摇的,也不是嘴上说说就完了的,真的来不得一丝一毫半点虚假。

二、学法一定要入心,要从法上认识法

我已经得法修炼十五、六年了,虽然不能背《转法轮》,但与同修交流时,无论讲到师父在不同时期不同地方讲法都还知道,自以为学法还可以,自以为对法理认识还比较清楚。

一个素不相识的大姐来看我,给我讲了她怎么走过魔难的。“当时所有的同修都认为我不行了,说你不要再修了,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可是我就相信师父不会放弃我,我就不信我走不过来,两个多月时间,我走过来了,你看我现在什么都能做。”最后她说“你法没学好”。

我真的感到很震动:我承认自己没有学好法是陷入魔难的重要原因。但是怎么样才能学好法,真正的修炼人应该怎样学法?这真是值得好好思考的。

回想十几年来,我看了师父所有的讲法录像,反复读了师父所有的讲法,自二零零四年以来每天都上明慧网,也看了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自以为对法有一定的理解。跟同修交流也注重法理上的交流,可为什么第一次见面还没说什么话的同修就说自己法没学好呢?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为什么学法?以什么样的心在学法?师父借同修的口指出了自己在学法中的问题:在学法时抱着求知识开眼界之心;片面理解师父“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精進要旨》〈学法〉)讲法的涵义,读书一晃而过,没有用心领悟师父的讲法;对师父讲法中指出的问题总是以为不包括自己;对自己的各种欲望、执著不想也不愿严肃的面对,认为自己比别人强,认为在人中修这些东西不可避免,等到最后师父会给我们一下子去掉。甚至于对自己在劳教所里干的不好的事,都还不能干脆彻底的认错,还用是为对付邪恶,保护同修少受折磨等借口来掩盖。执著于在常人中工作能力,抱着名利心、显示心、怨恨心、妒嫉心、色欲心等各种执著心不放。学法时一边读书,脑子里还不时想其他的事情,还认为自己脑子好使,可以一心二用等等。抱着这样不好的心学法,能学好法吗?能入心吗?能明白佛法洪大无边的法理吗?肯定是不行的。

我悟到:学法必须是“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精進要旨》〈学法〉),师父传的洪大的佛法博大精深,修炼者无论领悟到多少,都不过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因此学法时必须抱着恭敬、谦卑的心对待师父与大法,严肃面对自己的不足,严格用法来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踏踏实实的修心性才能不断的从法中领悟法理,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三、发正念不能带着有求之心

当我们身体在病业魔难中反映比较突出时,很多同修首先想到的就是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旧势力的迫害。这一点没错。为什么有的立竿见影,有的很长时间都不行呢?经历这次魔难,我体悟到,发正念不能带着有求之心。发正念这么神圣伟大的一件事,就不能只是为了解决我们身体的痛苦。当然大家都知道在魔难中的同修(特别是长时间处于魔难中的同修)要做到清醒、理智、念力强大是很困难的,其他同修就想帮忙发正念,行不行呢?有一定作用,但根本上还得靠自己正念过关。如果自身抱着有求之心,是绝对不行的。随着执著心的放弃,心性提高了,对法理认识清晰了,正念也就强大了,真的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那些坏东西就什么也不是了。

有些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也注重发正念,有的同修还告诉他(她)们发正念应当想什么,也有把明慧网上闯过难关的同修发的正念摘录下来给魔难同修,效果都不好。为什么?因为那是人家从法中悟到的东西,不是你悟到的,大法要求你在修炼道路上证悟你自己的东西,所以就不起作用。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就是对发正念要有充份信心。不要没感觉到什么效果就怀疑发正念是不是能行,不是去找自己的执著和不足,不愿坦然正视和承受的魔难。心神不定就越来越糊涂,魔难也就越来越大,这关就越难过。

其实怎样发正念,师父讲法与明慧编辑部文章已经从大到小讲的很明白了,自己多学法,正念足就什么都清楚了。

四、主意识要强,向内找修自己才能突破困境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指出:“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样。”确实如此,我十几年来炼功就很少有入静的时候,发正念也很多时候走神。在处于严重魔难中,与同修学了“主意识要强”这段法。修炼主意识,是法轮大法不同于历史上所有修炼方法的最大特点。大法弟子要明明白白的修炼,要强化自己的主意识,去除思想业,才能清醒理智起来,向内找修自己才能突破困境。

开始几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时时产生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和念头,有时候你还感觉不到这些念头是错的。我知道这不是我,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的最好办法就是学法,加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己,慢慢的自己主意识越来越强,对脑子中冒出的不好的东西越来越灵敏,坏东西一冒出来很快就能抓住清除。向内找自己不足之处,也比过去清醒多了。这样过关的主动权就控制在自己手中,那些迫害、干扰你的不好的生命就只有哀号的份了。

这里特别要提醒有的同修,发正念千万要注意清理自己,很多同修不注重清理自己的那五分钟,师父让我们做的是绝对重要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那是极其重要,非常关键的,要随时清理,才能使自己主意识强,才能真正找回自己。学法、发正念才能清醒理智。

五、对同修的帮助不能有依赖之心

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都希望得到同修的帮助,但是不能对同修帮助有依赖之心。因为这个关、这个难中你修炼路上必须要过的,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在保护着我们,看护着我们,等着我们突破难关修上来;同修的帮助也只能是启发我们从法理上悟上来,修炼就是修自己,正念闯过去才是自己的威德。因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依赖同修之心。只有当去掉这颗心时,同修再帮助才会发生效力。当时我处在很难过的时候,就想起一个具有功能的同修,心中动了一念:请他看看怎么回事。但随即就意识到这个想法是错的,“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精進要旨》〈坚定〉)。只能靠自己正念正行走过去,当去掉这不好的思想念头后,师父自然就安排去掉了身上的坏东西。

对同修的依赖心有时是很不容易觉察的,有时也是很危险的,稍不注意就可能带来麻烦甚至是危险。当我各方面都在迅速好转时,一位曾经共患难的中医同修来看我,他看到我的颈椎变形了,就要帮我矫正过来,虽然觉的不太合适,但又觉的是同修,动就动吧。结果麻烦来了,第二天反而严重了,第三天甚至于起不来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但表现出来的情形确实险恶,一摸脉,没有了,吓的这位同修悄悄跟我妻子说:某某可能是到寿了。我妻子说:不可能。我心里非常清楚明白,我虽然错了,但我能够走过来,这一切都是假相。果然到下午,就恢复了。

六、上明慧网和同修交流对突破病业魔难帮助极大

明慧网上有许多同修正念突破病业魔难的文章,这些文章对于我突破障碍自己修炼提高因素,修心断欲,明白法理,战胜病魔有很大的作用。五月十二日晚,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从一间封闭的黑屋子里冲出来,看到旁边立着一个一人高的瓷质大转轮,上面刻着不认识的字,旁边放着一把大铁锤。是什么?不知道。当看到《明慧周刊》435期《破除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体会》一文。明白了,应当销毁它。周日下午,我端坐立掌,请师父加持,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神通法力,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旧势力的迫害。真的是清醒理智、念力强大。不到三分钟,全身一震,金光迸发,身体一下就轻松了。那东西解体了,对师父感激之心真是无以言表。

上明慧网看同修交流文章和同修间的交流,真的能够对我们修炼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在此也感激明慧网和身边的同修,在如此困难的情况帮助同修,助师正法,真是了不起。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承担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旧势力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非常细致周密的安排。“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迫害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病业魔难,经济迫害,政治迫害,监狱、劳教所迫害,家庭迫害等等,其目地都是要毁掉我们。只要我们坚定的真正的做到信师信法,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突破他们安排的各种迫害,这就是在证实大法,就是在助师正法。

一点心得,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