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农村送真相资料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小时候在农村念了六年书,后来搬迁到市里当了一名工人,但总忘不了那些苦哈哈的乡亲们。我知道农村的大法弟子少,又是祖辈居住地,村长知道谁家炼过法轮功。我住过的村子有十二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目前状态不好。我毅然决定去农村送真相资料,救那里的人。

半夜去、天亮回来

一些村落的位置我还依稀记得,虽然有些变化但大体不会变。我计算了一下知名的不知名的村子有四十个左右,我就开始往这些村子送真相资料,半夜去天亮回来。开始家人不让去,特别是儿子认为我六十多岁的人了,又是夜间跟头把式的摔着咋办?我告诉他们:你老爸经历了中共的所有政治运动,我知道它们坏到什么程度了,它污蔑大法,我要告诉人们真相,免受毒害。你爸修大法这么多年一身的病全无,你们省多少心?你老爸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们不用管,也管不了!以后他们再也不管了。

往这么多村子送资料得有计划:这次往南送下次往北送,让邪恶找不着规律,重要的是学好法,发好正念,调整好心态,救人的慈悲心得出来,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去农村送资料苦不苦?累不累?那还用说吗?别的不说,骑四五个小时车子屁股疼,总想站在车蹬子上缓缓。有同修问我:晚上去农村送真相资料你不迷路吗?我得意的告诉他:我还真有这个本事从来不迷路没迷失过方向。没想到这句不经意的话,让邪恶钻了空子。那次我带足了三个村子的资料,前两个村子很顺利,第二个村子到第三个村子三里多路有条近道,我走过是条小道,庄稼长到齐腰高就没人走了,我想反正不远一百来米然后就是河坝,坝上有道再往前走有座水泥桥,过桥不远就是第三个村子。走着走着感觉不对了,走到一个石头垃圾场,前面有两棵树,我把车子支在树下,辨认一下方向,感觉河坝就在左面,心想车子放在树下肯定能找回来先探探路,我放下车子往左走横着苞米垅走,此刻正是苞米出缨、抽穗的时候,走了二十多分钟没见河坝,我知道方向错了赶紧往回走,发现有两片豆子地,来时没有豆子地呀!我才知道方向错的太厉害了。又進了苞米地,此刻是下半夜两点多钟了,露水下来了,苞米叶上的尘土合着露水弄得头脸全身都是泥水,四周什么也看不见,抬头仰望星空,几点寒星一眨一眨的好象在笑我!没有风,蛐蛐拉着自带的小提琴奏着小夜曲,我心急如焚,它倒很悠闲,这时我心有点慌了,这样转到天亮碰到村民说不清楚,更何况还有没送完的资料呢,反念一想:我有师父呢!关键时刻肯定帮我,想到这儿心稳多了。大约凌晨三点多钟,我找到了小道入口处,我大喜过望顺着小道终于找到了车子。

这时我右面有狗叫,听声音离的很近,我想这村子离我这么近,到村子里道就好走了。中间隔着苞米地,我钻过去看看有多远,原来不到十米就是村子,我回树下看看这密植的苞米,株距不到一尺,我推车子过去肯定弄断很多棵苞米,而且收成在望,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这种事,这次我辨正方向走出了这迷宫似的小道。又進村子顺着街道往东走,中间有条往南走的大车道,我顺着大车土路走了二里多路,往西走的叉道,不远就是水泥桥。过了桥不远就是第三个村子了。这时我感觉那小山、坟地好象都不是原来的位置了。但我心里明白,山与坟地是不会移位的,是我头脑中的定位系统出了毛病。

到了第三个村子很快送完了资料,农村人起的早,先把鸭子、鹅发出来再干别的活,让鹅去路边吃草;鸭子是个碎嘴子,几句话总是重复;鹅高昂着头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时的拔几个高音,不知是对我的问候还是置疑,我对这些扁嘴朋友发出一念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十多里路的回程慢骑四十分钟也到了,我边骑车边向内找,今晚的一切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自己有本事吗?什么本事?都是师父给的,你不是方向感强吗?让你摸不着方向,让你转向!邪恶它也不累,见空子就钻。远处看城市灯火辉煌,当我進了市区路灯全灭了,这倒好,我这浑身泥土的狼狈相,晨练人与取货的小贩看不见我这副样子,少了我很多尴尬。

来回百十里

这年雨水太多,每周都下雨。地早就饱和了雨还是下个没完,盼立秋了,天真的打开了烈日炎炎,一周没下雨。我很高兴因我选定了一个大村子,一千多户人家,因地势低洼土地肥沃村民日子过得还不错。这村子离市区四十多里路,但路好走都是柏油路面,又等了几天,我觉的行了准备好资料晚上十点多钟出发了。

别看我六十多岁了,骑车小伙子拉不下。到了村子边上,我发出一念:全村的父老乡亲明早见到资料都得看哪,明白了真相,三退了就都得救了。下公路進入屯子我傻了,街道上全是泥水,我忽略了一点:这地是渗不下水了,饱和了得靠太阳晒,何时才能晒干?转念一想既然来了不是救人吗?救人还怕苦吗?好在这泥水下面是硬地车子能骑,街道空旷无人,明月如白昼,今天是农历十六,这大天灯真好!

农村人很朴实,但中国人在中共的无神论及党文化的毒害下道德普遍下滑,人心败坏,农村人也不例外,也变的不好了,街道的泥水无人管,但自己家的小院弄得干净清爽,家家如此。我在泥水里骑车子并不感到费劲,泥水下的砖头石块我都不知道如何躲过的,一只手扶把一只手往院子里派发资料,投的准极了,车子神奇的、如意的行進着。狗也不叫,偶尔夜鸟凌空飞过,单调的鸣叫几声,似乎给这寂静的夜增添几分生气!走街串巷车子从未被砖头石块阻停过,停下双脚着地泥水肯定会灌满鞋子,就这样无阻的不可思议的送完了真相资料。

上了公路我潸然泪下,从表面上看我这个老头子来回百十里的路程,送资料救人真了不起!但我心里明白我能干啥?这里寸步难行,没有师父呵护、加持什么也干不了。

切不可出做事心

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这是一年最冷的时候,偏偏下了一场大雪,数九隆冬,半个月也没化多少,资料存在家里送不出去,这个着急呀!又过了几天,一咬牙:远处不能去,郊区总可以吧。我就选定郊区一个村子,装好资料骑上车子出发了。

市内的路还可以,有的路面能骑,出了市区道就不好走了。我就骑一会儿推一会儿,路不远十来里路,上了一个小山,下面就是我要去的村子。此时是午夜,山下村子里狗叫成一片,不知是欢迎我还是村子有其它情况,下了小山我就送资料,每次送资料狗都不叫,今天怎么啦?特别是我所到之处,狗更是大卖力气,叫的我脊梁骨冒冷气儿。其实我并不怕狗,有一次送资料,有一只大狗就离半米远,因天太黑我没看见它,当走到它身边它才低吼着站了起来,我并没有害怕,低声:别叫趴下!它就真的乖乖趴下了。这次好象都不相同,狗似乎接到了什么信息,步调一致大有吠破天的架式。我硬着头皮送完资料,回到小山上众狗还是叫个不停。我回身示意:辛苦了,谢谢对我的提醒,我知错了。此念一出,狗叫声渐渐稀疏下来,我知道了:救人没有慈悲心,用做事心救人怎么能行呢!我带的场不对,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小山南坡雪化的差不多了能骑车,车速一快小风刀似的刮皮刮肉!眼睫毛总是粘在一起,天冷穿的多这时才知道身上出了很多汗,水气蒸发到衣面就冻住了,象铠甲一样咔咔作响。進了市区灯光明亮,内心却有些惭愧,修了这么多年了,不该出这种心哪。

得法、证实法

九七年当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就知道我得到了什么。炼功的当天我就把抽了一辈子的烟戒了。我发誓: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定要一修到底。经历了十四年来的修炼,今天回头看看,我没有违背当初的誓言。当时听说多学法就提高的快,我就多学法,一天五讲、六讲,最多一天看一本书!我就觉的浑身轻飘飘的全身舒服极了,一身的病痛不知不觉中没了。由于法学的多,提高真快!遇到矛盾知道找自己,大小病业不在话下,知道是师父在给自己消业呢。一个病怏怏的老头子,不到半年,红光满面、步履如飞!我那个高兴啊,无以言表。

九九年恶党迫害大法,在电视上污蔑大法,我对着电视大喊:造谣!诬蔑!无耻!我要到北京上访诉说冤情。听说去北京堵截的厉害我就上省城,硬是被截回来了。后来我两次去北京,打横幅、喊“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我在看守所给犯人讲大法如何好,狱警進监号想打我,我站起来眼睛一瞪:你敢打我?狱警扭头走了,监室的犯人挑大拇指:厉害!我不认为我在犯法,是他们犯法。我当然理直气壮!所以没有警察对我动粗。

我总有一念支撑着我:大法是正法,邪不压正,总有一天真相大白。慢慢的就知道了用手写真相,白天写几十份,晚上送出去。后来有真相资料了大家送的更来劲了,条幅、粘贴大街小巷都是。

从师父讲法中我体悟到:我们讲真相、发资料救人,我们救的是一个人吗?很可能救的是迷在尘世间很高的未来的神,同时也救了和他对应的巨大天体与无量的众生。我们救的是巨大的天体体系和无数的神。所以师父说大法弟子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

以上是修炼路上的几件小事,是经历,也有教训,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