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大法弟子莫为安逸心所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在常人中随波逐流了这么多年,师父一次次的呵护,同修一次次的呼唤,终于幡然醒悟,回归大法。

从新走回修炼已有一年的时间了。一年啊,说长也长,回想起来似乎也只是一瞬间。本来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应该跟去年此时不一样了。最初走回大法、明白法理的一段时间里,时时溶在法中,充满了喜悦、激动和对过去的悔恨与惋惜,每天学多少法都觉的少。可是,这段时间过去之后,真的应该踏踏实实的实修了,各种执著心都开始往外冒,在学法少的时候,便有些不知所措了。甚至有时明知应该放下了,在人与神的摇摆中,一次次的拉住人不放。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安逸心。

我们这一代,很多父母经过了当年的各种运动、斗争,对我们便宠爱有加,唯恐我们受到什么伤害。所以,我从小到大也几乎没吃过什么苦,长大了就更怕吃苦,一碰到稍微麻烦点的事就不想干了。上了大学,在这种“纸醉金迷”的环境中泡着,更是难以自拔。以前,妈妈每次让我跟她一起学法炼功,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炼功啊?那太累、太苦了。找各种理由推脱,一次次的错过机缘。现在,这种执著被滋养的更严重了,开始反过来操控我了。想到炼功,什么时候炼好呢?最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白天没空,那就晚上吧,晚上炼完功,发完正念睡觉。坚持了几天觉的不行——那么早炼功,同学们十二点之前几乎都不睡觉的,彼此影响,而且跟学法争时间。那就要求再高点,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再炼功,坚持了几天又想,既然同样睡那么长时间,干脆十二点睡觉,早晨参加统一时间晨炼多好。想法不错,结果没起来几次,总是到点了,顺手把闹钟按掉,继续睡,早晨六点的正念也几乎没起来过。白天后悔的了不得,可晚上安逸心一动,一想炼功那么辛苦,睡觉那么少,第二天上课会不会困啊?自己的主意识老不当家,又随着下去了。天冷了怕冷,天热了怕热,天气好了又以困为借口,总是自欺欺人,等清醒过来又后悔,形成了恶性循环。到现在,炼功次数都数的过来,不止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一曝十寒”。

求安逸,怕吃苦,最大的表现就是睡觉。以前经常上课睡觉,困了就睡,还美其名曰不要难为自己。还有就是从小被别人夸聪明,时间长了,有意无意的向人显示这一点:你看,我上课睡觉都能考的那么好,我就是聪明。现在明白了,大法弟子的智慧是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用的,向常人显示那点小聪明那不是贬低自己吗?可这个自以为是、显示自己的心却被滋养大了,成了阻挡自己修炼的绊脚石,结果就是要吃更多的苦去把它一点点的溶掉。在大学里,课程少,空余时间多,有时周末甚至一觉睡到午后,整天昏昏沉沉的。天冷了,买上一堆吃的,缩被窝里抱着电脑上网、看电视,几天不出门,混同的比常人还常人。也知道这样很不对,就是为了那个“舒服”白白浪费珍贵的时间。看看周围的同学也都差不多,就又“心安理得”了,安慰自己说,以后做好就行了。结果明日复明日,一次次给这个执著找借口,从修炼以来一直在这个状态中“挣扎”,就是下不了决心突破它。

安逸心还有一个表现就是老想走捷径,做什么事都抱着一个求目地的心。从一开始干事心就比较强烈,总觉的这么长时间落下太多了,应该尽快赶上。怎么办呢?做事。但在学校里几乎处于独修状态,没有条件啊。有时便坐在那里想入非非了,要是能建个资料点多好,我怎么做怎么做。要是碰到什么人,我怎么怎么跟他讲。要是碰到危险,我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接着反应过来,这不是承认迫害吗?不行,否定它。接着否定这个念头。学法时,知道应该敬师敬法,那就按同修说的做吧,姿势端正。坚持不了多久,腰酸背疼的,就又开始放松了,还给自己找借口说,学法效果重要。其实对敬师敬法根本没有从心底里认识到,真的做到了,就不会学法打折扣、犯困,炼功时断时续,错过了发正念的时间,还会感到一丝庆幸:哎呀,终于过去了,不用发了。还是把发正念当成了任务一样的对待。

过去,一直把安逸心当成一种执著心来对待,总是围着它打转转,很少深挖下去,去挖出它背后的根源,所以反反复复,总做不好,就象掉在了泥坑里,老是在挣扎,自己也很苦恼。想把它写出来曝曝光吧,每次一到动笔的时候,总觉的千头万绪,不是一个执著,而是一堆执著,就象网一样,不知从何开始,心里一烦,就又放弃了。还怕被别人知道了,“你看你,还说我们呢,你还不是一样?!”“这次说的挺好,下次又犯了怎么办?”……有意无意的给它留后路,保护它,把它当成了自己。

究其原因,根本上还是对人的执著,不想脱离人。过去,很羡慕古人那种隐居山林、无忧无虑的生活,觉的世间太复杂、太苦了。这种心理,促使我走進大法,但现在,它却成了我修炼中的障碍。我一再问自己,究竟为何而修炼?真的是为了返本归真、助师正法吗?好象不是,而是觉的人生无常,在大法中寻找人生目标来了,把大法当成一种知识和哲理,不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而是想让大法按自己的意愿满足自己的执著。有时想:哎呀天天炼功多辛苦啊,要是不用天天炼多好;发正念时间能不能改一下;修炼怎么这么苦啊等等等等,潜在中还有埋怨师父的心。因为不按师父的要求做,被各种执著和旧势力钻了空子,一点点往下拖而不自知。师父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自己修炼中更是能深深体会到,精進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可每次自己要提高了,在人与神较量与过关中,却一次次的向人妥协。还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说:反正大法弟子都是神,别人修好了,修个大佛,我只做个小神就好了。甚至觉的能在未来当个人也不错啊,诸如此类的想法。说白了,就是抱着侥幸心理钻大法的空子,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再说严重点,不按师父的要求做,说小了是不精進,往大了说,那不就是想改变大法、破坏法吗?师父慈悲,知道我们在修炼中有人心要去,不跟我们计较,可自己一次次的明知故犯,这还是修炼吗?就象师父说的有些宗教中的人,不是真心同化大法,而是想拿大法当成达到目地的工具。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很不好的声音,直呼师父的名字,甚至是很不好的念头,也知道它不是我,排也排不掉。以前一直当成是思想业或邪恶干扰,却没有真正向内找。现在悟到,正因为有不敬师敬法的思想和行为,才滋养了邪魔。

师父说:“所以过去讲,人们看不见的不承认,修炼界历来认为这种人悟性不好,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迷在常人中了”(《转法轮》)。一直觉的我不是这种人,认为“师父讲的我都信啊”。现在越想越觉的这话就是对我这种人说的。看不到做好三件事的殊胜,消极懈怠;看不到“满天是眼 众神聚焦”(《洪吟二》〈看好〉),主动把自己局限在这个空间的假相中,觉的自己做的什么别人不知道,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师父讲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重大,就想我应该不在这之内,根本上就是不想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不想吃苦。师父的讲法越讲越明,自己真就属于那种悟性差的,作茧自缚,掉在最肮脏的地方还把这一切当成宝贝,不舍得丢掉。

现在我正在归正自己的修炼状态,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多学法,加强正念,让正念主导自己,别的什么也不要,也不承认,强化自己的意志,还有什么能难倒大法弟子呢?!希望象我这样不精進的同修都清醒起来吧,不能让悔恨主宰我们的现在甚至未来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