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三)

强权代法,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中共的劳教制度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抨击,同时因严重违反中国宪法而受到全国法律界、律师界和各界有识之士的严斥。这种无需经过正规法庭审讯程序就能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邪恶制度,是中共实施暴政最得心应手的工具之一,因而被中共广泛用来迫害法轮功

(一)中共劳教所到底有多黑?——一个亲历者的自述

中共的劳教所一直被严密封闭着,外人难以得知其中的罪恶。正是在那暗无天日的黑窝内,才得以发生那么多骇人听闻的罪恶。由于中共的血腥恐怖,只有少数幸存者敢于揭露它的恶行。下面这位曾受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和沙洋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材料,就是一个有力的见证。

刚到劳教所,恶警就叫吸毒犯剪掉了我的长辫子,又派两个吸毒犯每天24小时日夜监视我(包夹),接着进行封闭式“洗脑”,软硬兼施,逼我“转化”。他们采取多人轮番谈话,威胁、利诱,强迫我看邪党电视、贴墙站立,军训等。我一个月没开口,她们问我什么我也不说,她们一计不成又来一计,把她们要问的话全部写在纸上要我回答,于是我正面实事求是的回答了她们。包夹高队长看我仍然没有“转化”的希望,就无可奈何的让我下队劳动。

奴工繁重,每天16小时左右,折磨的全身骨头疼,眼睛看不清东西,平地走路摔跤7次,小便失禁一年多。热天,恶警指使吸毒犯长期不让我换衣服;冬天,只让我睡一斤多单薄的垫絮。

半年之后,许多部门六次来劳教所提审我,以获取他们想要的资料,记得最后一次国保大队长恶狠狠的对我说:现正在建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把所有不转化的都关在那里,让你们在那里永远回不来,让你生不如死。

从那以后,我受到更严重的进一步迫害,恶警和包夹日夜不让我睡觉,整天把我关在小屋里逼我写“决裂书”,我坚决不写,恶警就指使几个暂时“转化”了的人来把我围住按倒,抓住我的手往她们预先写好的“决裂书”上签名。

女队长张莉想方设法整人,深夜摄像镜头对准我的床,还把我和另两个吸毒包夹犯及吸毒班长一起叫到“会议室”,首先是一顿恶骂,骂累了就用警棍使劲的打我们四人,边打边骂说几个吸毒犯没有把我包夹好。我的右手当时就被打成骨折,恶警张莉还不死心,跟我一起被打的三个吸毒犯暗地里把我叫到一个小屋子里狠狠打了我一顿。

我右手骨折后疼痛难忍,恶警们都装不知道。强迫我每天晚上12点睡觉,早上4点起床做清洁卫生直到6点多大家起床。有一次我给同修写经文被吸毒犯看见告密后,恶警把我铐在走廊里(男女共用的走廊)三天三夜,那天特别冷,正是2002年冬至,全身从头到脚没有一点热气。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共换过4个包夹警察,10个班长、吸毒包夹犯若干,调换班组若干次。在丈夫正义强烈的要求下,恶警勉强让丈夫见我两次,第一次只让见2分钟,第二次电话接见5分钟。

2003年4月17日早上7点钟,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和沙洋劳教所的男女恶警们联合起来,他们手里拿着枪和警棍,逼我们(共有70人,包括暂时转化的)上车,被恶警押到沙洋,我被分到二大队严管队。

沙洋劳教所比狮子山劳教所还邪恶,奴工强度更大,粗细活兼之,晚上加班时大个大个的飞虫往身上乱撞,早上漱口经常看到浑浊的水中还有水虫。由于生活卫生条件极差,加上心性也有问题,导致我浑身发痒,皮肤抓破血水不停的往外冒,夜间不能合眼。恶警刘琴故意整我,逼我在大太阳下扯草,每次一扯就是几小时,满身的血疮经太阳一晒更是奇痒难忍,每次更换衣服时身上整块的肉往下掉。他们又强行给我注入过量的激素药物,使我全身浮肿,胖的象个大气球。我住院期间,丈夫从老远来看我,恶警们却互相推脱,把丈夫折腾了一天,最后还是不让他见我。我在这里被非法关押15个月,恶警从未让我见过亲人。

释放的前几天,因为我如实回答了恶警逼我回答的三十道题(包括劳教所的同性恋及盗窃行为成风等),恶警气急败坏,2004年6月11日我该离开劳教所的那天,他们迟迟不想放我出去,在丈夫再三的催促下才让我走。

从劳教所出来,我和丈夫没有直接回家,一直住在亲戚家里。而当地派出所以为我已回家,就到我家楼上暗地里监视我,好打听我的消息,后被楼上邻居发现,使恶警讨个没趣。
……
虽然我已出来两年多了,但身上的疤痕至今未消。

中共劳教所的整人招术可谓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其罪行之深重罄竹难书。对于武汉劳教所的黑幕,小册子《楚天血泪:武汉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黑幕》有详尽的揭露,请参阅。

中共劳教所的存在,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罪行的继续存在,简直是全体中国人的一大耻辱,是当今文明世界的一大耻辱!

(二)新洲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冤案统计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零年底,仅武汉新洲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至少有48人,其中年龄最大的59岁,被非法劳教二年的有5人,被非法劳教两次的有5人。其实,中共对新洲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迫害的数量远远不止这些。

1、李仲明一家惨遭迫害,灾难深重

2003年元月9日,新洲区法轮功学员李仲明与其妻去内弟家赴宴,半路被恶人余仲武等非法绑架至新洲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一次被送劳教所时,李仲明身体检查健康状况差,被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拒收,又送回新洲看守所关押;第二次送劳教所时,他身体检查健康状况还差,又被何湾劳教所拒收,这时就应该无条件放人,然而,新洲区邪恶的610办副主任汪敬业和公安局副局长马寿君灭绝人性,第三次强行将李仲明送入劳教所。

此前,2002年5月8日,李仲明上街买东西时,被新洲区汪集街派出所强行绑架。因找不出任何理由,邪恶之徒不甘心,便将从李仲明身上搜出的仅有的20元视为李要进京上访的证据,以如此荒唐的借口将李拉至刘集洗脑班进行迫害。

李仲明的妻子那时正被非法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迫害,李家中上有80多岁父母,下有3个未成年小孩,都无人照料,又没有经济来源。中共的迫害就这样给李仲明一家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2、优秀教师、教导主任陈志慧被非法劳教

陈志慧,新洲区孔埠堤围学校的教导主任,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升华,成为当地公认的优秀教师,工作出色。二零零一年元旦期间,陈志慧依法上访,被绑架、折磨后被遣回、罚款、开除公职、非法劳教1年半。

此前,陈志慧于2000年7月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遣回后,被地方邪恶之徒勒索1万元,荒唐的是邪恶之徒还发了专门的“红头文件”,说陈因上访罚款5000元,其妻(未修炼法轮功)未监督丈夫罚款5000元。因长期遭受骚扰和迫害,陈志慧被迫离家在外,有家难归。

3、杜幺荣二次被非法劳教,其后还屡受迫害

杜幺荣是新洲区仓埠街周铺一名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小时候只读过几天扫盲班,大字不识几个,学炼法轮功后能流利的朗读《转法轮》等书,以前的多种疾病一扫而光,自己在家做生意从不卖假农药,收到假钱宁可自己吃亏也绝对不用假钱坑人,就这样一个通过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后多次受到中共迫害,曾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

2007年11月23日,新洲区中共610带人在仓埠街周铺涂抹大法标语,法轮功学员杜幺蓉上前劝说:“不要涂抹”并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歹徒不但不听反而打电话上报,随后邪恶之徒到杜幺蓉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同时把她绑架到武汉市东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迫害。

2010年9月16日晚八时,杜幺荣在家中再次被仓埠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和非法关押迫害,此次被迫害的原因仅仅是杜幺荣给几名客人赠送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资料而遭到被邪党毒害的民众恶意举报,被恶警非法秘密跟踪四天后遭绑架。

4、更多受非法劳教迫害的冤案

黄保元,新洲区法轮功学员,于中共十六大期间依法上访,到京后被恶警绑架,被送回新洲区洗脑班迫害,期间被铐吊一晚,后被送往新洲看守所刑事拘留,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陈桂桃,女,21岁,新洲区法轮功学员,中共“十六大”前夕,她在武汉打工,被新洲公安分局伙同武昌分局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武汉第一看守所,在那里她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后来,她又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关押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

邓平荣,女,新洲法轮功学员。2009年2月27日,在武汉打工的新洲区三店镇法轮功学员邓平荣在一小区发放受迫害真相资料,被保安恶意劫持到洪山区派出所,邪恶之徒将她非法拘留在武汉女子第一看守所,清明节之前又秘密劫持到何湾劳教所劳教一年。

新洲区法轮功学员朱春霞,2000年11月29日为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依法上京请愿,被非法劳教一年。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李仲明,余朝明,童淑英,童仁贵,邓平荣,陈桂桃,黄保元,杜幺荣,陈志慧,谢姣娥,朱春霞,王友梅,朱木香,何向东,余凤,吕腊梅,丁裕良,陈忠洪,张晨耀,韩映兰,肖秋爱,余红,郑何香,蔡如芬,叶盛云,谢玉坤,汪翠红,张秋莲,雷平,林平,王萍英,徐东群,刘利华,涂建平,陶绍慧,王建英,沈祥允,陈炳祥,施鹏,杨德祥,张国强,童菊兰韩佳文,余金香等。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