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优秀教师高淑英屡遭中共警察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高淑英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是塔河县第三中学的英语教师。过去的十年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断遭当地恶人绑架,曾多次被关塔河看守所、北安精神病院、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等,受尽折磨和酷刑,被野蛮灌食、奴工、精神洗脑、殴打、冷冻、虐待等等。老母亲和未成年的孩子为此十年间承受了无尽的苦难。

高淑英学法轮大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夫妻整日吵架,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学大法后,高淑英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工作任劳任怨,无偿代课,耐心为学生讲解,假期义务为学生们辅导,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对高淑英多次非法拘留,劫入精神病院,非法劳教。

一、合法信仰却遭强迫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各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对大法、师父的诬陷和诋毁。一时塔河县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居委会、单位等一齐向高淑英施加压力,逼迫放弃信仰,压的高淑英喘上不气来。塔河第三中学支部书记王维国经常逼迫高淑英和本单位其他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报纸、书刊,听他念诬陷法轮功的文章,逼迫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写“保证”。高淑英不写,王维国在别人下班后,不让高淑英回家,软禁在单位里,晚上很晚才让回家。王维国趁高淑英不在办公室之机,私自翻查高淑英的办公桌里的私人物品,偷走大法书一本。

王维国还积极讨好公安局、派出所等,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及师生。让教师写“揭批”法轮功的文章,全体教师开大会批斗。找来塔河电视台的人录像,坑害善良的民众。塔河政法委李智华逼迫塔河三中及塔河四小的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

塔河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居委会到处搜法轮功书籍、简介、录音机等,看到有炼法轮功的就抓、就撵,塔河一片红色恐怖。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骂师父、骂大法,不骂不写就被逼迫去洗脑班。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中共邪党却把上亿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民众推向对立面。大法教人做好人,中共邪党却强迫百姓做坏人,逼迫骂老师。

高淑英和其他塔河总队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去塔河新建派出所的洗脑班,所长易军及片警林春庆、王国义、李溪阳等在大厅逼法轮功学员看中央电视台的造假新闻,念诬蔑法轮功的文章。

一九九九年八月,塔河县各派出所逼迫全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到塔河县建设派出所办的洗脑班。建设派出所警察金龙整来一摞子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报纸,逼法轮功学员念,不让法轮功学员上班,天天去他那念报纸,迫害了一个星期。

新建派出所的男片警林春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几乎是天天到高淑英家骚扰、监视、逼迫。进屋就东看西看,动手乱翻,有时发现高淑英不在家,他就到处找,多次到单位骚扰,连上厕所,他都问去哪了,严重影响高淑英生活及工作,给高淑英家人身心造成极大伤害。林春庆为了阻止高淑英去北京上访,逼迫高淑英把身份证交给他,高淑英不给,林春庆从高淑英家跟到学校,从学校跟到家。林春庆乘高淑英上课之际,没有任何手续搜查高淑英的办公桌和办公柜,没搜到身份证,林春庆恶狠狠的说把高淑英家踏平了也要拿到身份证。

塔河公安局、新建派出所、居委会、单位等对高淑英及家人的骚扰、逼迫,使高淑英和家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与恐惧中。高淑英的丈夫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提出离婚。高淑英修炼法轮大法后家庭和睦,共产邪党迫害使高淑英家庭破碎。

二、非法关押塔河看守所受尽折磨

二零零零年初,高淑英、吕秀凤、姚文峰及陈姐在看《李洪志老师在大连讲法》,居委会打电话给新建派出所。所长易军带领林春庆、郭连福、李溪阳等开车闯入高淑英家。恶警们不由分说扑上来把姚文峰、吕秀凤、陈姐、高淑英,连高淑英八岁的儿子一起推进警车。吕秀凤只穿着夹衣拖鞋,没穿棉袄,恶警们不许吕秀凤穿棉鞋棉袄。高淑英等人被绑架到新建派出所,双手被手铐扣在大厅的暖气管子上。易军、林春庆、李溪阳等恶警开始轮番审讯,从下午到晚上,警察们不给法轮功学员们饭吃,高淑英的孩子忍着寒冷与饥饿流着眼泪瞅着妈妈。晚上十点多钟高淑英、吕秀凤被劫持到塔河县看守所。孩子已经没有了父爱,如今母亲又被恶警劫走,孩子已无家可归。

姚文峰在新建派出所大厅被双手铐着冻了一夜,也被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姚文峰被逼迫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挨打受骂。塔河公安局金龙、史伟等人多次非法审讯。恶警非法到高淑英家搜查,抢走电视、VCD影碟机各一台,几十本录像带、录音带、大法书籍。塔河公安局恶警杨凯等人对高淑英等人非法搜身搜铺,把法轮功学员穿的及家人送的衣服领勾、裤勾、拉锁、扣子都拽掉,拽不掉的用剪子铰的一个个洞,好好的衣服被剪的乱七八糟。

塔河看守所监室里没有暖气,单层的玻璃、门窗没有任何保暖措施,有的玻璃碎了也不给换上,逼迫法轮功学员住在里面,一住几个月。塔河最冷的天气达到零下摄氏五十多度,法轮功学员们忍受寒冷辱骂,在冰冷、肮脏的监室里。马青玉被冻坏了脚;袁延明被逼迫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十五天旧病复发,在床上瘫痪了三年多;陈天杰被逼迫不穿棉衣长时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高淑英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吃两顿碗底有泥沙的冻白菜汤,每天还被勒索三十元钱。吕秀凤被非法关押十五天,高淑英、姚文峰被关押近一个月。单位塔河三中不让高淑英上班,高淑英被失业(下岗)了。

二零零零年秋天的一个早晨,片警林春庆领着塔河公安局史伟、金龙等六、七人非法闯入高淑英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进来各屋乱翻乱抢,抢到一些大法书和法轮功资料等,把高淑英铐上手铐塞进警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

高淑英的孩子早晨上学没带房门钥匙,中午放学站在大门口进不去家,接着又上学去了。晚上孩子顶着小雨放学站在大门口,邻居看到了让孩子到她家。孩子说:要等妈妈回来。

关押在塔河看守所要说冬天冻的要死,热天就更难过。监室里没有自来水、下水道。不大的一个监室里,地上放着几盆储存几个人吃喝洗漱、涮碗用的水,再加上一个大便桶。几个人大小便,加上废水都倒在这个便桶里。一般每天让倒一次便桶,有时赶上哪个警察怎么说也不让去倒。监室里的味熏鼻子,苍蝇、蚊子、潮湿肮脏的板铺。法轮功学员都被隔离,一个法轮功学员几个刑事犯。恶警纵容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沙兆金、卜繁伟、杨宗海、陈天杰等都被犯人打过。除肉体上的折磨外,还得忍受人格上侮辱。看守所所有的警察都是男的,包括看监视器的。女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男警察监视之下,不用说洗澡,就说每天大小便、换内衣裤都在男警察的窥视下。每天听着恶警、犯人们的辱骂,一次次的被非法审讯、逼迫。陈天杰、杨宗英在塔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杨云杰、孟昭红、高淑英、卜繁伟、孙侗美等也多次被非法关押。这次高淑英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才被放回。看守所勒索家人几百元钱。

三、进京上访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高淑英和六十三岁的刘淑芹躲过警察、居委会等人的监视,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车上,高淑英、刘淑芹被怀疑是法轮功学员,被乘警非法搜身、审讯、打骂。高淑英、刘淑芹被劫持到加格达奇公安局,两个三十多岁高个男恶警对高淑英和刘淑芹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后来把高淑英、刘淑芹硬挤塞进小轿车后面掀开盖子存货物的地方,刘淑芹压在高淑英身上,里面黑黑的喘不上气来。她俩又被劫持到加格达奇看守所。

刚到监室门口,高淑英被一个瘦男恶警拽着头发打,头发被拽掉了一大缕。加格达奇看守所一天两顿饭,早晨只给半碗稀玉米粥,下午给一个很小的中间空心的窝窝头。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饿的浑身无力。高淑英、刘淑芹被逼问姓名、住址。高淑英不说,恶警们从网上调查出来。两天后片警林春庆和另一恶警把高淑英、刘淑芹非法劫持到塔河看守所。恶警金龙、史伟等轮番对高淑英、刘淑芹、秦小翠、孙侗美、谢运超等多次非法审讯、逼问。

恶警挑动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高淑英七十来岁的母亲领着孩子在塔河公安局水泥地上坐了好几天,才让接见。高淑英刚进接见室,警察就挑拨:“学法轮功的都没人性,都不要老人,不要孩子……”,“我要是她妈就使劲打她,”母亲含着眼泪,孩子抱着高淑英的双腿哭喊着:“妈妈跟我回家,跟我回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得很远。

在塔河看守所高淑英绝食十五天,遭受恶警、犯人野蛮灌食。一天一次或两次的灌食,使高淑英在死亡线上挣扎。七、八个男犯人在恶警的带领下闯进监室,忽一下扑上来把高淑英围住,按倒在地上,有的坐腿上,有的坐肚子上,有的拽胳膊,有的摁住头,有的捏鼻子,有的拉头发,还有的捏嘴,有的拿着一个盛着馊馒头盐水的玻璃啤酒瓶子,放到高淑英嘴里。有时插到嘴里动都不动了。高淑英只能咽下去一口,再第二口也咽不下去了,喘不出气,憋得要死过去了,他们就骂骂咧咧地把瓶子中的馒头水一齐倒到她脸上、身上,然后扬长而去。

高淑英、刘淑芹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又被勒索了几百元钱才被放回家。由于火车乘警、公安局和看守所恶警的打骂折磨,刘淑芹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

四、劫入精神病院饱受摧残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塔河县“六一零”主任李智华、塔河三中校长石宝申、工会主席李亚军开车把高淑英从家劫持黑龙江省北安市,中途李智华等人不知从哪里找的几个青年男子,他们把高淑英按倒强行打了不知什么针,高淑英立刻就失去了知觉。

当高淑英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被扒,双手、双脚、头发都被紧紧的用绳子捆在一个铁床上,身体呈大字型,一点也不能动,被几个陌生男人围着问还炼不炼。高淑英好不容易说出一个:“炼”就又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淑英再一次醒来,头很痛、很沉、睁不开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发现自己还是呈“大”捆绑着,只是换了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有十来个年龄不等的女人。她们行为怪异,没有理智,有的跳着舞着;有的哭喊着;有的唱着怪歌;有的一下窜到窗台上;有的过来乱摸高淑英的身体,很恐怖。后来才知道这是北安精神病院。

许多大夫和护士很粗暴,高淑英越解释,他们越是强硬地灌进高淑英嘴里一些精神病药物,强行给打针。医院护士大夫不许高淑英随便活动,不让出病房。高淑英开始绝食,他们就几个人把她摁到床上插胃管灌,灌的肠子都翻个,鼻、口出血。后来高淑英被灌食,胃难受就全吐出来了,灌水也吐,身体很弱。护士大夫们给高淑英每天点滴七瓶不知什么药,打上药浑身骨头都钻心的痛。二十四小时都被打着点滴,头一天的药还没等打完第二天的药就又插上了。高淑英的双手、胳膊、双脚、腿被扎的青一块紫一块找不到血管。一个四十多岁高个子护士每次都恶狠狠的对高淑英说:“我就拿你试手了。”她往往扎十多次,二十多次,好不容易扎上也不过血。

最后高淑英被摧残的食水不能进,灌什么药、打什么针也不能吸收,奄奄一息了。
北安精神病院怕高淑英死在那里,一遍遍的给塔河公安局、六一零、及塔河三中打电话催人赶快来接,他们都怕承担责任,互相推托。家人知道后领着孩子赶来,被勒索一万元钱,才把人接出来。

五、野蛮灌食 门牙被撬掉

二零零一年七月塔河县公安局金龙、史伟等在片警林春庆的带领下非法闯入高淑英家,非法抄家并将高淑英劫持到塔河看守所。高淑英屡遭非法搜身、审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高淑英绝食抗争。

高淑英绝食三十天,遭到男犯人、男武警、男恶警的野蛮灌食。往往是一天灌食一次。很稀很咸的玉米粥或已经变馊的馒头泡上凉水放了很多盐,装在玻璃的啤酒瓶子里。因为暑天很热,灌食的东西多数是馊的,有几次还漂着苍蝇。有时灌食一瓶,有时两瓶。常常是警察领着七、八个男犯人(或武警)突然闯进监室象疯狗一样扑上来,把高淑英撂倒在地上,有的抓胳膊,有的捏手,有的捏耳朵,坐腿上肚子上,拿板条子使劲撬嘴。他们把玻璃瓶子放到口里就不管了,往往是喝一口、二口就咽不下去了,憋的上不来气,要背过去了,恶警、犯人们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别装的瞪眼珠子。恶警们不管喝没喝,死不死的,把瓶子口朝下,剩下的馒头水不管是脸上、头上、胸上猛劲一倒。当时一个男犯人说:“我再也不来帮灌了,太吓人了。”

后来恶警指挥一个四十来岁姓丁的男犯人灌食,此人凶狠毒辣,满嘴谩骂侮辱之词。七、八个恶人拽胳膊拽脚,坐肚子上,坐腿上,捏鼻子,拽耳朵,撬嘴:“呼呼”灌进的馊馒头水呛得高淑英直噎气。姓丁的恶人还对高淑英连打带骂,总是把手里拿的瓶子里剩的馒头水连同另一瓶没动过的馒头水不管高淑英身上哪个部位恶狠狠地一倒。高淑英脸上、脖子、头发、耳朵里分不清是血水、泪水、馒头水。高淑英嘴唇常被捅破,舌头捅烂,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

一次因为恶人用木板条子撬牙,用劲太大,把高淑英门牙及连着的假牙撬掉。关押高淑英的小监室里还有两个刑事犯,地上放着两三盆洗脸用的储备水,再加上一个大便桶,本来屋里味就难闻,苍蝇嗡嗡的。正是酷暑天气,高淑英被灌完食,头脸上、衣服上一身的脏物,屋里没有下水道,没有自来水。用水也不方便。高淑英被折磨的洗不了衣服,大热的天,衣服上、头发上象发酵了一样。

恶警们指使姓丁的犯人,从外面接进来一个浇菜地用的四寸粗的黑胶皮管子凉水对着躺在地上高淑英脸上、头上一阵猛哧。隔几天高淑英被凉水猛哧一阵,刺的高淑英的耳朵里整天流水,晚上枕头湿一大片。后来高淑英耳朵整天一直痛、流脓水。

塔河看守所对陈天杰、杨宗英、卜繁伟、于美清、吴艳春、孟昭红、沙兆金、高淑英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吴艳春气管被灌破,始终没好,留下了后遗症;沙兆金的牙齿被用螺丝刀子撬出豁口。

塔河公安局把高淑英的孩子劫持到车上,开车绕着塔河、总队等地方东走西走逼着孩子问:是不是这家跟妈妈有来往。走了大半天,中午也不给孩子吃的。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恐惧与伤害。

直到八月二十多号,他们看高淑英身体弱的不行,被勒索一千来块钱才放回。高淑英没有经济来源,他们每次就勒索高淑英父母、姐妹,不给钱不放人。

在高淑英回家刚一个星期,身体还没好,塔河公安局又把高淑英绑架到塔河看守所。第二天没有任何手续,高淑英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三年。

六、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被迫害

强迫“转化”

高淑英被双合劳教所警察非法搜身,随身带的衣物翻的乱七八糟,衣服都撕坏了,强迫剪鬼头,被强迫关进“转化”迫害小组。队长王岩搜走高淑英身带的一百元钱窃为己有。

新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转化”迫害小组。一般二、三个或多个犹大包夹着。她们包吃包睡,包上厕所、包洗漱。吃饭由两个人送进来,不许与其他人接触、说话,整天二十四小时的轮番攻击、转化。有时几个人一齐舌枪唇战;有时一个人。换一伙又来一伙,黑天白天都不让睡觉。门上只有一个约二寸宽、五寸长嵌着玻璃的监视口,挂着一块白布,只能外面往里看。走廊里二十四小时有换班的警察来回巡视。

后来她们又换成播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声音很大,高淑英说是假的。队长王岩和赵丽娟踹门进来对高淑英拳打脚踢,扇嘴巴子。黑天白天,白天黑天的强迫洗脑。二十多天后高淑英被转入大班继续迫害。

因为抵制看诬陷大法的录像,高淑英、肖红文、王延兴等人经常被打骂。恶警有王岩、赵丽娟、符成娟、王玉静、朱宏博、王慧、路娟等。

奴役虐待

大班有四十多人,只有肖红文、王延兴、吕新生、高淑英、卢秀荣、马淑芹七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身边都有六、七个包夹,不许跟法轮功学员说话、接触,包夹紧紧跟随,一有风吹草动,就汇报给警察。监室、厕所、走廊、饭厅的监控器二十四小时开放,晚上白天都有值班警察跟着。法轮功学早晨五点就被逼起床,早早逼干活,中午只有半小时吃饭休息时间,接着再干,干到晚上七点钟,又被逼坐小凳子码坐,看邪党中央的造假新闻、诬陷大法的录像,坐到十来点钟,夜间还逼写作业、什么学习笔记、思想汇报。反抗就打骂,蹲小号酷刑。一次夜间高淑英坐床上炼功被恶警赵丽娟看到,被一下从二层铺上拽到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高淑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逼着烈日下在一眼望不到头的土豆地铲草,摘辣椒、茄子,汗从脸上往下淌,口渴的冒烟,蚊子、苍蝇在脸上嗡嗡叫。慢一点,恶警、包夹就辱骂。秋天收土豆、收白菜更累,一丝袋一丝袋的土豆、白菜往菜窖里扛。五十六岁的吕新生累得吐血,躺在床上起不来。逼挑筷子、挑牙签、缝帽子围巾、糊药盒等,超强度、超负荷每天定任务。质量不合格返工,完不成任务,晚上不让睡觉拿监室里继续干。有的常常干到半夜,有的要干到通宵。李春霞已胃癌晚期,身体弱的走路都得扶着楼梯走,恶警们还给她定任务糊药盒,王岩、赵丽娟、郭丽、朱洪博等恶警还整天骂她。

酷刑残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因为挂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直属队队长王岩,副队长赵丽娟等人把高淑英、时淑芳、郑伟丽、肖红文、刘金玉、张立群、李静、孔祥利、张淑菊九名法轮功学员关进四楼小号刑事房。一大队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向警察讲真相要求释放这九名法轮功学员,也被拖进了刑房。四楼小号刑房每个屋只有一个双人床这么大,没有暖气,没有窗户,只有门上约宽一寸、长五寸的监视孔。每个小屋只能放一把铁椅子,为了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特意从富拉尔基借来三十名恶警。恶警们二十四小时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

高淑英最初被劫持到有大铁水箱的刑房,双手被手铐吊铐到大水箱上,手铐勒到肉里。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由一名卖淫犯张翠送饭。送的是剩了好几天的皮都干了的凉馒头和凉汤,汤里只有几片白菜叶或土豆,上面还漂着绿虫子、黑虫子,碗底沉着些泥沙,只有吃饭时打开手铐,可以方便,张翠送来便桶,还没等尿完就被连扯带骂的拽起来,没吃完就被扣上手铐。恶警为了监视方便,有水箱的这个刑房门一直是开着的,高淑英一直处在过堂风中。夜间寒风刺骨,高淑英只穿一件纱料短袖,冻的身体瑟瑟抖个不停,水箱刺耳的轰轰声,手、脚、腿、胳膊钻心的疼痛。白天这个刑房骄阳似火,晒的汗流浃背、头昏脑胀。每天二十四小时吊铐在水箱上,站一分钟就象一年一样长。

到第五天,恶警们看高淑英膝盖以下都变成紫茄子色,肿的鞋袜都穿不上,站也站不住了,又把高淑英拖到另一个放铁椅子的刑房。她们把高淑英象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一样,把手、脚都用手铐背铐在铁椅子上,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捆在一起。间隔11-12小时才让方便一次,谁要憋不住喊警察,警察不但不让方便,还大骂一顿或打一顿,再用胶布把嘴粘上。恶警陆娟用胶布把高淑英嘴粘上,王岩、朱干事等对坐铁椅子的高淑英拳打脚踢,每天二十四小时在酷刑中。不让洗手、洗脸、梳头,被撕打的头发蓬乱,手上脸上能搓出泥球。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不象人样,孔祥利、张立群、高淑英手脚、腿都肿得象馒头一样,成了紫黑色。腿、脚起了脓包,开始出水,之后就开始冒黄脓水,根本不能动;李静被打成重残,至今双腿瘫痪。时淑芳尿血;郑伟丽大小便失禁;刘金玉鼻子流血不止,一卷卫生纸都堵不住,身上衣服已成了血衣;张淑菊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四十五天连续上刑从小号出来和她在一起的人都认不出她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王岩、赵丽娟、朱干事等一群恶警闯进狱房搜抢经文。高淑英、孔祥利、王延兴、郑伟丽等法轮功学员抵制,被劫持到四楼小号。一群恶警连踢带打强行把高淑英等人的双手胳膊从铁椅子外侧拧一圈再铐到铁椅子上,人性全无的恶警骂咧咧的费很大劲才能把手铐铐上,个子矮或胳膊短的学员根本坐不下也站不起来。再用绳子把手和脚紧紧捆在一起,手铐上锯齿勒进肉里,紧勒在骨头上,手、脚钻心的痛,全身动不得,心跳衰弱,大脑思维混乱,几次昏迷。北方的十二月已是零下二十几度了,不让穿鞋,不让穿棉衣。高淑英只穿了一套线衣裤,刑房没有暖气,恶警们穿着棉大衣抄着手还冻得团团转,法轮功学员们没穿鞋,连秋衣都没穿。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都刚来过例假被冰冷的铁椅子冰得又来了例假,经血顺着铁椅子往下淌,凝固了又淌湿了。恶警们不给卫生纸,不给水喝,还打骂。队长王岩对高淑英凶狠狠的连骂带打:“屋里就你我两个人,我就打了、骂了,没有证人……”高淑英被酷刑十三个日夜,已不能站立,手、胳膊、腿脚肿很高,手腕子直冒黄脓水,至今双手腕上还留有许多伤疤。郑伟丽两个膀子、胳膊残了;孔祥利手不能弯,筷子都拿不了;王延兴脱了相。

二零零三年十月,富裕劳教所所有的男法轮功学员和男犯全般迁到双合劳教所,改名齐齐哈尔劳教所。

因为不“转化”,直属队队长王岩、副队长赵丽娟、符成娟、王玉静等逼高淑英、盛奕、王国芳、王延兴、时淑芳、姜玉竹、张立群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连续坐小凳子二十多天,从早晨七点多就逼着一动不动的坐,中午吃饭休息半小时接着坐,晚上吃点饭还逼着坐,腿、脚都肿了,坐的浑身都痛。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以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长肖晋东、政委王玉峰、书记李某某,队长王岩、王梅、赵丽娟、张志杰等为首的恶警对全所三十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虐杀,就是他们命名的所谓“破冰行动”。整个四楼的走廊和十二个房间全都挂满谩骂法轮功的标语。肖晋东、王玉峰、王岩、郭丽、赵丽娟、张志杰、王梅、孙波等恶警突然闯进监室,象恶狼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们。许多法轮功学员是被二、三个恶警拽着从二楼一直拖到四楼,仰面拖上来的,后背和衣服都被磨伤,他们怕恶行被曝光,立刻用黑布紧紧的蒙上学员的眼睛。开始恶警将二、三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个铁椅子上,手脚都用铁铐铐住,再用绳子捆上手脚站不起来,坐不下,又跪不住。每屋由几个恶警行暴,连打带骂。一个穿皮鞋的男恶警照着高淑英的腿猛踢,又去踢其他学员。

有坚持不住写了“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恶警们就逼着这个学员到四楼每个刑房大声念自己的“四书”,再逼着到楼下每个监室去念,用以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再坚持不写“四书“的学员,被胳膊吊到铁椅子上,把胳膊拧一圈紧紧用铁铐子扣上,把脚死死铐住,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拴在一起吊上,既站不起来,坐不下,跪不住。旁边的几个打手还拽着捆着学员的手脚的绳子往上拎然后猛一松手,再拎再松手……有的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恶警们就扒开嘴灌药,或泼凉水,醒后再打。一轮一轮恶警施暴,昏死过去被泼冷水醒来再接着打。骂声,踢打声,凄惨的喊叫声,铁椅子和铁椅子的撞击声响成一片,杀气腾腾。恶警们明目张胆的叫嚣:“已经跟火葬场联系好了,车就在外面等着,死了火化,打死算自杀……”

王玉峰阴狠狠地下令:用大棒子使劲打,看谁不写……几乎劳教所所有的警察都参与迫害,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轮着上阵摧残法轮功学员。

王延兴被打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高淑英胳膊手、腿脚都肿成紫黑色,满身伤痕;张立群胳膊已经紫黑色、腰直不起来;姜玉竹被折磨的无人样。法轮功学员每一秒钟都在煎熬中。不知是第几天,高淑英被弄回到二楼监室。

监室里除了包夹外,还有这次被上刑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群、盛奕、王国芳等。张立群直不起腰也不能走;盛奕步履艰难;王国芳嘴和手都受了伤。中午王国芳说:“咱们要证实大法的坚不可摧,我要找所领导、警察谈。”没想到这成了高淑英跟王国芳的最后一面,王国芳被双合劳教所酷刑活活打死。王国芳的尸体两手腕处有很深、很深的手铐印,紫青色而且破皮了;整个前胸呈紫青色。

一天早晨王玉峰、王岩等恶警逼直属队所有犯人及法轮功学员开揭批会。除了正被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外,动不了的也被背出来。现场许多直属队警察还有一些男恶警,虎视眈眈的逼着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到众人面前念揭批材料。高淑英抵制说:“法轮大法好。”立时冲上来一群男恶警,把高淑英拖上了四楼刑房。孙波等恶警又把高淑英手脚铐在铁椅子上,用绳子紧紧捆上吊着打,几个恶警围着猛用拳头打、脚踢边逼问写不写。昏死过去被泼冷水醒来再接着打。四楼还有几个刑房也传来凄惨的喊声。一拨一拨的恶警轮番打。徐宏梅、高淑英被打的躺在地上。高淑英脸上头上浑身伤痕累累没有一点好地方,双腿被打残。

超期关押 逼签不告发

王岩、赵丽娟、郭丽、王梅等恶警逼着被上刑手脚不好使的法轮功学员超时超量大负荷体力劳动。从早晨六点去工地干活,中午在地里吃半小时饭,有时不到半小时就逼着劳动,晚上吃饭半小时继续加班,干不完不让睡觉,通常干到十一、二点钟,直到干完他们定的任务为止。他们逼迫被酷刑生活不能自理的徐宏梅、张立群、高淑英等学员挑筷子,还给定任务。

恶警们找普犯做假证说:“王国芳是自杀。”李书记等人几次找高淑英、张立群、徐宏梅等法轮功学员谈话,一次又一次追问回家后说不说、告不告,逼着说身体致残与劳教所无关,让签字。高淑英不说,他们就到期也不放,超期关押了一个月才放人。饱受双合劳教所精神和肉体摧残的高淑英终于回到家。

三年来,高淑英的父母整日担心思念女儿,又要照顾高淑英的孩子。高淑英父母家住塔南铁道西,孩子去塔河四小上学,来回八里多路。孩子小,每天的四次上学接送,年迈的老人在一次送孩子上学的途中被汽车撞折二根肋骨,自行车也被撞坏。高淑英走后,往日活泼欢快的孩子整日沉默寡语,上课也愣神,鼻子经常流血。恶警一次次骚扰,高淑英屡遭拘留,劳教,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难以抚平的创伤,给老人身心造成巨大伤害。

七、屡遭骚扰 被劫持到齐齐哈尔看守所

三年来,高淑英家两次被盗,钱、衣物被褥、暖气饭锅等都被偷走。孩子住在姥姥家里,高淑英生活不能自理,也就在父母家住下。塔南派出所常占山,从二零零四年九月高淑英从劳教所回家几乎天天到高淑英父母家骚扰监视,逼着签字、要照片,高淑英不签就逼家人签。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晚,塔南片警常占山领着齐齐哈尔铁峰区恶警张启超等六、七个人突然非法闯入高淑英父母家中,抢走大法书、私人信件等。高淑英被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塔河看守所在二零零四年搬迁到了塔南。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五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张启超等人非法劫持高淑英到齐齐哈尔铁锋公安局。在铁锋公安局张启超等人把被迫害身体虚弱的高淑英双手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高淑英不断被审讯,逼迫说出接触同修的名字。高淑英不说,他们就把高淑英劫持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

在第一看守所,狱医看到高淑英被折磨的脸、嘴唇苍白,目光呆滞,头发蓬乱,双腿一瘸一拐的,看守所拒收。铁锋区公安分局张启超等人还是硬把高淑英塞进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

高淑英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迫每天从早晨7:30—11:30下午1:30—5:30 晚7—9点长时间码坐,逼迫背监规、唱邪党歌、写保证书。杨淑军被提外审,劫持到一个无人的破平房里恶警们逼迫提供资料来源和同修,她不说,被男恶警们酷刑毒打。高淑英被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勒索近二千元才放回。

八、在瓦拉干发真相资料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高淑英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恶警赵衍宝非法劫持到瓦拉干派出所。赵衍宝对腿已受伤的高淑英非法搜身、罚站、拍照。赵衍宝打电话给塔河县公安局。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对高淑英非法审讯,罚站九小时,不让上厕所。李军、史伟、王国义、韩德刚把高淑英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并非法到高淑英家抢劫,抢走大法书、法轮功资料等。高淑英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勒索二百元钱。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来,高淑英所经历的迫害在上亿法轮功学员中是极普通的。迫害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追随江氏集团的行恶者一句:“我是执行任务,是我的工作。”掩盖不了罪责,逃脱不了上天的严惩和人间法律的审判。

相关单位与个人:
(一)塔河县邮编:165200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     手机号码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史 伟   0457-3667471(宅)
塔河县公安局     许 峰   0457-3662300(办) 13604873435
塔河县公安局     李 军   0457-3663932(办) 13804843102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  邓 华   0457-3666848    13304573588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室电话号码: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号码: 0457-3667471(办)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室电话号码: 0457-3666261 0457-3662676(办)
塔河县原任公安局局长 钟静文
塔河县现任公安局局长 勾 兵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看守所电话         0457-3635759 0457-3636664(办)
塔河县南派出所电话        0457-3635027(办)
塔河县建设派出所         0457-3662241(办)
塔河县公安局政保科 金 龙(已退休)0457-3668509
塔河县新建派出所     0457-3662478、0457-3698769、0457-3698768
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所长 赵衍宝   0457-3652265(办) 13846733456
瓦拉干派出所赵衍宝的妻子 张忆荣           13845703117(手机)
瓦拉干派出所副所长  井德华            13504563456(手机)  加格达奇公安局长、综合治理办公室 刘建军 电话:0457-2182895
塔河县第三中学            13555095999(手机)

(二)齐齐哈尔市区号:0452 邮政编码:151600。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又称“齐齐哈尔市育新学校”,原名“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
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女队于2008年5月17日被撤销,女队所有人员被集中到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包括所有女法轮功学员。
齐齐哈尔劳教所电话: 0452-2451085
齐齐哈尔劳教所劳教处:0452-2797727
齐齐哈尔劳教所管理科:0452-2451139
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长 肖晋东  0452-2736666(宅)
齐齐哈尔劳教所政委 王玉峰  0452-2406466(宅)  手机:13904526208
纪检书记:李××,原来是齐市610的,紧密追随江氏迫害集团专门绑架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队长 张志杰 手机:13946289956
直属队队长郭丽,电话:0452-2451166    手机 :13019030086
一大队大队长 张志杰 王梅
直属队大队长 郭丽 符成娟 王玉静
管理科科长:王岩(后调到管理科)
恶警名单:肖晋东 王玉峰 李书记 张志杰 符成娟 王梅 王岩
郭丽 赵丽娟 王玉静 陆娟 杨丽华 朱宏博 孙波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2188661 2188663: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局长室电话:2126304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电话:2124609,2125039,2126767
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0452—2487733

(三)黑龙江北安精神病院 邮政编码:164092 区号:0456
北安精神病院又叫北安市第三人民医院
地址 黑龙江北安市交通路61号
电话 0456-6662991  0456-6664716  0456-6662241
电子邮箱 bassf@163.com
北安精神病院院长 钟德泰 6429001
北安精神病院书记     6429000
北安精神病院3个副院长  6429002  6429003  6429004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