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所求唯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得法前患有肠胃炎,只能吃热的、软的,不敢吃生冷食物,每天吃药,人瘦的不成样子,后来父亲突然离世,心情悲伤郁闷,更加重了病情。亲友中有炼法轮功的,劝我说:炼功吧,这样医药无法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听了亲友的劝说,我学法炼功了,自学法起,再没吃过一颗药,身体却奇迹般好起来了。我从小没读书,学法后,不长时间我就能通读大法的书了。母亲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一时环境非常紧张,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但我凭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大法是救人的,邪恶所有的谎言都是欺骗。在邪恶的打压下,我更加精進的学法炼功,不修炼的丈夫也明白真相,对我很是支持,经常陪我一起到同修家取真相资料。有时还同我一起贴、发真相资料。

一次,资料点的同修被绑架,承受不住说出了我,公安恶警到我做生意的店中绑架了我,他们把我劫持到一乡镇派出所,刑讯逼供未果,把我铐在床上,恶警疯狂的又骂又打,还用电棍电。当他们电我时,我就求师父,就听一警察说电棍没电了,就放下了,可当另一警察去拿电棍时却被狠狠的电了一下,我心里知道是师父保护弟子,也是震慑邪恶。他们从我的嘴中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又把我劫持到县看守所。

刚到看守所时,那些被关押的犯人打人骂人时时发生,我们学员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法理,后来就再没有打架骂人的事了。为了反对非法关押,我开始绝食,在绝食七天后,身体状况极差时,才被放回家。就这样邪恶依然不罢休,用工作、职务等逼迫丈夫保证看守我,法院还要非法开庭迫害我和另一同修,我只好流离失所,邪恶抄了我的家,因我不在家,恶警每天让我丈夫到公安去逼问我的下落。

此时,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由流离失所回到家中,在家高密度的发正念,基本上每个整点都发,渐渐的怕心去掉了,也慢慢的开始做真相了,和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张贴真相资料。开始贴的真相资料总有人撕,撕了我们又贴,慢慢的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现在没人再撕了。近处做好了,我们就去远处同修去的少的地方做真相。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因我有一颗救人的心,师父就加持我,使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没有怕心,做的也比较好,娘家婆家的亲戚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娘家村的人也都做了三退,他们都知道了大法好,选择了自己的美好未来。

有一次贴真相资料,天气非常的冷,手伸出来冻的生疼,心里也感觉非常的难受,真的做不下去了,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被干扰。随后,手暖和起来了,舒展开了,一直贴完真相资料回到家中,手还是暖暖的。

有一晚做真相,被人跟踪,前后不远,无法甩掉他,走到一堆房基石边时,我蹲到石头缝中想:人看不见我。那人真的从我的跟前走过去了。我继续做我还没做完的真相。

还有一次贴真相资料时,脚一下崴了,很痛,当时感觉人都要不行了,后挣扎着走回家,脚腿肿的很吓人。第三天晚上,同修要去做真相,我说我也去,同修说你行吗?我说行。刚出门时脚有点疼,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不疼了,还健步如飞。同修说:你是神脚啊,我都赶不上你。我说:我就是神脚。

看到明慧文章中对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我与同修也有建资料点的想法,就我们这纯正的一念,师父就帮我们,同修给我们送打印机和电脑,我们就可以做资料了,做的资料除自己发外,还给其他同修提供。

由于我修大法,以及家人对大法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全家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做什么事情都非常的顺利,比如我家在盖房子时,要往楼上运水泥等材料,借来一个破旧的卷扬机,机器好久没人用了,锈的很厉害,干活的人都说,这样的东西还能不能用啊?听人这样说,我就对机器发正念:机器啊,你到大法弟子家中,你就同化法,超常发挥吧。最后机器真的非常顺畅的干完了活。我家盖的是楼房,在做好水泥顶,需要水保养时,就下起了雨;需要晾晒时就阳光明媚。人们都说:你家盖房真顺。但我们知道是大法师父的呵护,我们才有如此的福份。

是师父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如同一个全新的生命,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我会更加信师信法,全身心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