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难中心更正 师尊把难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前段时间,自己的左腿突然疼痛起来,不能打坐,往上一搬就象断筋般剧痛难忍,后来越疼越厉害,感到从腰部到脚跟整根大筋连带肌肉都钻心的痛,一阵一阵的。

我开始向内找,找心性,看看自己还有那方面执著没有放下,还有那方面做的不够?最明显的就是自己在某方面起了人心,但这对我已形成不了多大的障碍,认识到后,马上就把它去掉了。可是腿痛依然没有一点的缓解,痛的更厉害了。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道:“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

于是我开始围绕着“名、利、情”方面全面查找自己的心性。找了一遍又一遍,是找到了一些不足,但是这些东西对我来讲都没有根,不是什么难以放下的执著。我也觉的自己找的非常彻底了,可腿还是没日没夜的疼,而且还在加重。夜里疼的睡不着觉,困极了,睡着一会却又被疼醒。折腾的也休息不好。学法、发正念只有跪着才能坚持。开始时,我也没有太在意,总认为自己可能哪方面做的还不好,达不到师尊的要求。今后只要努力按照法的标准去做,把自己完全归正到法中,用不了多久就能过去。虽然腿痛的这么厉害,只要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算起来自己也是修炼十多年的老弟子了。一个大法造就的生命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魔难都不能有常人的表现,尤其到了最后阶段。我在提醒着自己,坚定着正念,在和同修配合着做事时,努力保持着平和、镇定,不让自己的痛苦表现在同修的面前,更不能表现在常人面前。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这次魔难很快就能过去。

多年来,无论证实法的事情多么繁忙,我始终能坚持静心学法,发正念。虽然这次腿疼的这么厉害,我学法、发正念依然能静下来。眼看一个星期了,腿疼还是没有缓解,似乎还有加重的趋势,一连几天都不能炼功了。特别是到了夜间,那一阵一阵的剧痛,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一天夜里,我在心中对师尊说:师父,弟子实在悟不到问题出在哪里了,请您点悟我吧。

入睡后我就做了个梦,梦到和几个人在一起,好象都是修炼人,各自拎着一些做真相资料的设备或耗材往家赶。别人手里拎的东西都非常轻松,而我的背上却背着一大堆设备和耗材,行动已非常吃力,可有人还把自己应该拿的东西分给我。我弓着腰,一只手扶着背上的东西,一只手抓着一把合着的大伞,面前的世界冰天雪地。我要行动已经很困难,即使来了风雨,手中的伞也无法撑开。

这梦实在太清晰了。醒来后我就想,是不是师尊在启悟我什么?转念又一想,毕竟是梦,自己只能按照法的要求做,不能按着梦去修。我在想着自己学法时,师尊是否能启悟我什么,所以也没在意这梦。

吃过早饭后,一位同修与我切磋时,谈到了梦,使我也想起自己晚上做的梦,随口就说出来了。同修说:早就看到你这样下去,会不利于安全,这梦和你当前的实际状态太符合了。我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师尊在梦中点化我。

近两三年来,我们这个地方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好多同修被非法判刑、劳教或送洗脑班,几个资料点遭破坏,整体上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看到这些,我心里非常着急,为了尽快恢复我们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环境,我本人既做一些协调方面的事,还要和技术同修共同推动资料点在当地遍地开花。只要知道哪个同修有条件和愿意建立家庭资料点,我们就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建成。渐渐的我所承担的事情越来越多,为了鼓励同修,只想着同修们有求必应,就连个别我开始没参与的老资料点也总想让我帮着做事,却忽视了这样大包大揽能不能走好走稳,还有重要的安全问题。

同修帮我分析着这种利害关系,这样继续下去会使我整天疲于奔波,虽然想着安全,但是很难保障安全。我们更清楚的认识到师尊是让每个弟子都走出自己的路来,我这样大包大揽会助长同修的依赖心,会使他们失去提高的机会。我认识到了只有理智的帮助同修们从法中成熟起来,整体上才能走好走稳……。

通过和同修切磋,我完全明白了自己今后怎样才能做的更好。说话间,我的腿突然不痛了,中午发正念一下能双盘了。一个星期的煎熬终于过去了,在师尊慈悲的点悟下,我又走过了这一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