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过家庭关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自从九七年得法以来,就一直在过家庭关,丈夫经常对我非打即骂,不管怎么打怎么骂,我就是要学、 就是要炼。我告诉他,大法已经溶入到我的血脉里了,谁也改变不了我,他一看没办法也就不那么管了,这些年我也不断的给他讲真相,高兴时听一点,过后还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但是不管怎样我都走过来了,用正念给自己开创了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原来看书总是偷着看,一听开门声赶紧把书藏起来,上学法点学法念的特别快,同修说:“你赶火车呢!”那时心里就是怕,想学完赶紧回家,别让他看见,同修说:“你怕什么,这颗心得去。”说是那么说,哪那么好去呢?心性不到位还真不好去。现在好了,我不怕了,学法、 炼功、看周刊再也不用背着他了,上学法点学法也能静下心来了。过程真不容易呀!

我从零五年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直坚持到现在。有一次我去公园讲真相,遇到一位长者,我上前搭话说:大叔在哪上班呀?他说在矿上,接下来我就跟他讲“三退保平安”的事,他上前摸摸我的脑门说:“发烧吧”,他还以为我不正常呢,我说我没发烧,我告诉你的都是真事,是好事,当时我的念很正,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突然转变了态度,同意“三退”了,还是邪党党员呢。

有一次讲真相中遇到一位熟人,开始跟他讲他就是不信,还用手摸我的头发,摸了三遍,我不为之所动,我就纯正的一念:我要救你,也许我的正念改变了他,他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我问他:“你入过啥吗?”他说入过队,我说给你起个名叫天乐——天天乐,退出来吧,他说行。

还遇到过一位司机朋友,我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他说没听说过,我就讲共产邪党历次搞运动,“天安门自焚造假” “藏字石”,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听我讲完这些后,他问我师父现在在哪呢(叫着师父的名字),我说在美国呢,我师父在各地传法,传的是宇宙大法,宇宙明白吗?他说明白,我说不许叫我师父的名字,叫师父!他马上改口说:师父!他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说祝你幸福平安,他说:谢谢。

有一次给一位大姐讲真相,她跟我说在家门口捡到一本小册子,上面画了一个很难看的东西(很难说出口),她说:“我也没对法轮功怎么样啊,怎么这样对我?等我遇到法轮功的非得好好问问,原本我对法轮功印象还挺好的,这件事以后再有法轮功的资料我不看了。”我说:“一定不是法轮功的人干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是往自己脸上抹黑吗?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干的,给你的资料你一定要看,那是救人的法宝。”听我这么一说,她明白了,接着我又给她讲了很多,她说:“我相信你说的话。”最后自己做了“三退”。

我经常梦到自己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一连好几年都是这样,开始没悟到,后来悟到了,这不是师父点化我,让我救那里的人吗!悟到了就做,一零年我和同修大姐带上资料,坐车去了那里,快四十年没来了,到那一看,家乡的变化太大了,既陌生又亲切,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俩边发资料边讲真相,住在那里的同学邻居我们都给做了“三退”。还有一个住的比较远的同学,打听到他家住址后,我俩欣然前往,一進院他妻子问我们找谁?我说文军是我的同学,她说他不在家,我们等了一会,同学回来了,唠了几句家常,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今天是特意为你们送福来了,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听后他俩很是感激,他妻子说:“你们刚進来我还不愿理你们呢,原来是为我们好。” 我又把“风雨天地行”光盘送给了他们,他们非常高兴,一家四口全都做了“三退”,我俩走的时候他们一直把我们送出很远。那一天我们讲了好几家。后来我们又去了几次,每次都带上资料,在那里我们一共退出一百二十多人,以后再也不做那样的梦了。

有一次去医院讲真相,遇到一位农村妇女得了胆囊炎,坐在椅子上疼的直冒汗,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她不信,我跟同修大姐说:“咱俩念让她听着,念不念她心里也得跟着。”念了一会儿我看她不那么痛苦了,问她怎么样,她说好了,她丈夫非常高兴,当时夫妇俩就做了“三退”。

还有一次也是去医院讲真相,遇到两位女士在谈论病人,我放慢脚步,一会儿其中一位走过来,我问她:“看病人来了。”她说:“可不是,亲家母病的很严重。”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救了她,最好你们全家一起念,会得福报,她非常认同,也很感激,一家四口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分手时我祝她幸福平安,她说:“谢谢!”

还遇到过一位卖蜂蜜的大哥,怎么说也不退,我就走了,走了几步心里想一定要救他,就又回来了,又跟他讲,也许我的正念和诚意打动了他,因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最终退出了邪党组织,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今年大年初五出去讲真相,往东走不远看见一位男士,我上前搭话说:大哥好面熟啊,唠了几句進入正题,然后非常顺利的帮他退出了邪党组织。继续往前走,一会儿又一位男士领着小狗走过来,心想这一定又是有缘人,小狗在我跟前围着我转,我说:“真有缘哪。”他说:“是呀!”就这样小狗搭桥,边走边跟他讲真相,给他讲红眼狮子的故事,他很爱听,频频点头,非常认同,顺利的帮他做了“三退”后。我看差不多了,我说我再往前走走,他说:“大姐你走啊?我还想听呢!”我说:“有缘咱们一定会再见面的。祝你好运!”

我跟同修大姐讲真相,讲的最多的就是农民工,他们思想都很单纯,几乎一讲就退,也遇到过不同职务的人,有党委书记、高级教师、市政府的、还有离休老干部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

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的责任,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走出来,走出来就有收获。

师父啊,弟子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