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难的环境下不忘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二零零八年夏天,我从劳教所闯出后,由于家庭生活和孩子上学的需要,我来到了离家几百公里以外的某市工作。在这里收入较多,但相对来讲,修炼环境比较差,一是工作时间长,从早晨五点半开始上岗,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结束,中午基本没有休息时间。二是工作环境嘈杂。我的工作是窗口服务行业,来往办事的人较多,从早到晚断断续续,声音嘈杂,整天不静。三是工作繁忙,身兼多职。四是与当地同修联系不上,经文和周刊都不能及时看到,真相资料无来源。与在家时的修炼环境形成较大反差。

开始时,有点怨天尤人,觉的在这里修炼太难了,连学法发正念的时间都成了问题。因此,在这里工作不安心,总想回家,在跟前找个工作,有个好的修炼环境。就这样应付的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后来通过在法上认识,觉的这种状态不对,其实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作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可以修炼,在哪里都应该做好,也许这里就是我的修炼环境,也许在这里也有我需要提高和修去的地方以及需要救度的众生。这里的修炼环境是比较艰难,但再难也不能忘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肩负的使命,不能忘记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因此我逐渐摆正了自己的心态。

一、挤时间学法,并注重学法质量

由于晚上休息时间短,除了炼完五套功法和保持必要的睡眠,学法时间就非常有限了。因此大部份的学法时间只有在白天,我就利用早晨顾客较少的时间学法,有业务就办业务,没业务就学法。同时我还利用午饭后顾客较少,员工多数休息的时间学法,一般也能学半讲左右。学法时不分时间长短,有时间就学,能学十分钟就学十分钟,能学二十分钟就学二十分钟。

开始时学法静不下来,学的少,效果也不好,一天一讲法都学不完,后来我调整心态,不受周围环境影响,静下心来学法,学法效果较好。这样持之以恒的坚持,后来发现工作不那么太忙了,可利用的学法时间越来越多,一般一天都能学一讲的法,有时还能学一两篇各地讲法。学法时,注重学法质量,一字一字,慢慢的学,如果精神溜号,就从头学。通过这样坚持学法后,感觉自己时常在法中,遇事能用法来对照,心性也在提高。

二、克服环境不利因素,努力整点发正念

由于整个白天都属于工作时间,发正念的时间和环境都受到影响和限制,特别是全球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间除夜间零点外,其余三个正点都赶在工作非常忙的时候,我也试着在这三个整点时间发正念,但往往由于工作太忙,办业务的人多,都不能集中精力完整的发正念,心里很苦恼。后来回家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一位同修,我把我发正念遇到的情况与他交流,同修告诉我:你可以这样想,我现在是在做全宇宙最正的事,不允许任何因素干扰,正常工作的事往后延。我回去发出真念这样想,感觉效果挺好,干扰和工作上事少了,多数情况都能坚持把正念发完。白天在其它整点时,如没有工作上事,也采取睁着眼,不立掌的方式发正念。随着学法发正念的加强,干扰少了,可利用做三件事的时间多了。

三、突破困难和障碍,讲真相救度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三件事都要做好,特别是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当前大法弟子最重要的事情,而我工作的地区由于邪恶迫害严重,很多人都不明白真相,也很少知道“三退”的事。我悟到应该走出去大面积发放真相资料,让更多人了解真相。但由于与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不上,资料来源成了问题,后来我自己利用工作便利条件打印一些真相资料,但数量有限,不能满足救度众生的需要。我就利用放假回家的机会,从家里往回带真相资料,这样大大缓解了真相资料紧张的局面。往回带资料要经过车站的安检,我第一次由于怕心,没有乘火车和客车,而坐了跑长途的小出租车,结果受到了黑宰,多花了冤枉钱,还被黑心的司机吵叫了一阵。我知道自己由于怕心和顾虑心,走了弯路。通过学师父讲法,我们知道,其实人类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来的,为正法而造就的,为正法而成立的。只要心系众生,正念强大,就能展现大法的威力,冲破一切险关。于是下一次,我就乘客车,并提前发正念,铲除操控车站工作人员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到安检处工作人员正低头看报纸,播叫“安检”的喇叭也没声了,我走过安检处,如入无人之境。还有一次乘坐火车,我对着安检机处发正念,发着发着,慈悲心出来了,我觉的工作人员和安检机都是众生的一员,都是应该被救度的对象,都应该知道法轮大法好,同化“真、善、忍”,不能被邪恶操控做出对大法不利的事,从而被淘汰,这样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我提着兜子走过去,安检员象没看见一样,什么也没说,我顺利的通过了安检处。这一切充份体现了正念的威力和大法的伟大。

我还采用手写真相短语。有时真相资料不够用时我就用手写,买一只记号笔,在楼道里、电线杆上、墙壁上到处写。用记号笔书写效果也很好,字较大,又不易擦掉,有的都半年多了还保持完好。手写真相由于时间长,必须保持强大正念,防止邪恶利用坏人干扰破坏,因此要多发正念,心态要稳,念要正。一次由于工作忙,学法少,白天没发正念,晚上在住宅楼道里书写真相时,被一象是便衣的人跟踪撞见,这人很邪恶,问我写的是什么,家住哪里,并让我把兜的东西掏出来,但不敢靠近我。我一看来者不善,我说我没时间,我还有事,我得走了。他伸手来抓我,我用力一甩,就把他甩开了。我推门往外走,他也跟出来,我开始跑,他就在后面追,并大声喊。我一看他还跟着,心想:这不行,得甩掉他。突然想起明慧网上用神通制止邪恶的例子,就在心里默念:定!定!就听后面“哽”的一声,他一下就停在那里,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我知道把他定住了,到安全处我想把他解开吧。当时感觉没有太强的怕心,只想摆脱纠缠,甩开他。但还没做到象其他同修那样对他讲真相,救度他,说明我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有很大差距,需要努力。出现这样的干扰,我知道也不是偶然的,就开始向内找,发现最近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少,出现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还有就是做事时心态不稳,左顾右看,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外出发放真相资料也有一定的难度,我所工作的单位是较封闭的单位,進出都有门岗保安把守,而且老板对住宿员工要求晚上不准外出,特殊情况需请假。我由于工作岗位特殊,又有亲属介绍,他们对我没有太苛刻要求,但晚上外出被老板知道后也要追问。有一阶段,我由于出于常人心,觉的老板和老板娘对我很器重,而且又有亲属介绍,我应该帮助他们多管点事,因此对常人中的不好的事情总爱管一管,说一说,比如年轻人乱搞对象,互相打闹,总要管管,看谁不好好干工作也要管管,结果越管事越乱。

有一天男女服务员竟然外出一宿不归。当时也曾意识到炼功人不能管这些闲事,但已陷入其中,很难自拔,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常人中表现就是老板和老板娘向我亲属反映,说我天天晚上出去,一走一个多小时,怕我出事,让他们管管我,并反映到我妻子同修那里。由于涉及到干扰讲真相,我一下警醒了,开始向内找,意识到一定是最近闲事管的太多了。做了作为一个炼功人不该做的事,我原意是想帮老板和老板娘管好企业,使企业向好的方面发展,结果老板、老板娘不但不感谢我,反而还说我的不好,告我的状。这就有反常理,其实就是因为我们炼功人有炼功人的要求,很多不正当的事有老板和经理去管,我只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作为炼功人,我若去管,就属于有为了,也容易把事情做错。更重要的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以救度众生为己任,我一味的去管常人中不好的事情,触及了人的负面因素,就容易与人结下恶缘,救不了众生,自己的麻烦也会不断(种恶因就会结下的恶果)。我继续深挖,发现自己还藏有不平的心,觉的我工作这样付出,他们为什么不这样付出。这不是妒嫉心吗?认识到后,我一边发正念清除这种不好的物质,一边改掉这种不好的习惯。有时遇到事刚要说,就想师父的话,马上就不说了,有时刚说了一句,意识到后马上就停止了。就这样反反复复逐渐放下了这颗心。放下后,感觉自己麻烦事少了,工作的环境也平静了,老板也不再干涉我出去做真相了。

我还利用真相币的形式讲真相。由于我从事收付款工作,随我手流出流入的现金较多,我利用这一条件用货币讲真相,我每天都准备十余张的真相币,放在一边,在付款或找零时,每次放入一张真相币,我不贪多,票少时使用一张,票多时用二张,一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就有利于在固定岗位长期使用真相币。我还准备一些零钱,里面夹着真相币,为周围业户换零钱,既方便了业户,又使他们了解了真相。由于经常收到真相币,对这些人劝退就比较容易了。花真相币与自己的心态也有很大的关系,有时心态好时,顾客都抢着看真相币,心态不好时,顾客就拒绝真相币,说不好花。

我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有一个初三学生,见我就象见到亲人一样,主动说话,非常亲切,我想莫非这是有缘人,等待救度,于是我决定要救他,我在厕所里见到他,我向他提三退保命的事,他非常高兴,说:“叔叔你救了我一命啊!太谢谢了,我回去把我们班同学都退了,把名单交给你。”但我在这里劝退的人数非常有限,我知道在这方面做的不好,今后需要努力。

四、学法修心,排除病业干扰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段时间,我由于工作忙,学法少,各种执著心全出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常人中的表现就是劳教所的警察到我家乡找我亲属,要我亲属把我的所谓保外就医的诊断书给他们送去,否则不给办理解除迫害手续,并在网上通缉在逃。我放假回家正赶上这事,我同意亲属把诊断书给劳教所寄去,并没有向内找深挖自己和发正念清除,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肉身上迫害。

在我回单位不几天后的一天早晨,突然腰疼痛难忍,不敢动弹,路也不敢走了,功也不能炼了。我一时不知所措,因为自得法修炼以来,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病业干扰。我给妻子同修打电话,妻子同修不远百里来看我,首先帮我分析了问题出现的原因,并鼓励我应该象个修炼人的样子,站起来,正常走路,该干什么干什么,并坚持炼功。我自己也向内找,首先我承认了邪恶的病业安排。我闯出劳教所时,邪恶给我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邪恶这次管我亲属要我的诊断书,我也给予默认,邪恶就以此为理由以病业这种形式迫害。其次是执着心一大堆,越积越多,邪恶就以去执着心为名進行迫害。后来又在某市与两位家乡同修切磋,他们鼓励我要注重心性修炼,尤其到最后了,在心性上绝不能含糊,必须扎扎实实的修。我开始否定邪恶的迫害,在心里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别人的安排不承认,也不要,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并加强学法修心。

通过学法我逐渐意识到,修炼十来年,自己并没有做到真正实修,一些执著心长期未去,一次一次遭到邪恶的绑架关押迫害。这一次邪恶又变换招式以病业的形式加以迫害。今后必须严肃认真的对待修炼了。认识到后,我开始注重实修自己,一言一行都用法来衡量,发现不好的念头和行为后及时纠正。并花大力气清除这些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执著。同时,在行为上否定邪恶的迫害,正常走路,无论腰怎么疼,也要挺起腰来,一步步的走。并坚持炼功,无论腰怎么疼,都要坚持把五套功法炼完。炼动功时腰疼痛难忍,特别是动功,疼的象要晕过去的一样,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疼,一个小时炼下来,全身是汗,脚底下都是汗水。这样坚持炼了几天后,疼痛逐渐减轻。我坚持正念正行,三件事照做不误。大约两个月后,腰部基本恢复正常,半年后,腰部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状态都好,多年来的走路或干活时间一长腰就疼的状态没有了。我想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无私帮助的结果,否则凭我自己的力量很难走过来,同时又使我感到,虽然身边没有同修,但自己并不孤独,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不眨眼的看着我。家乡的同修也在无时无刻的关注着我,不远百里给我送周刊和经文,并发正念加持我,使我感到自己时时都在大法的整体中。

经过这两年的锤炼,感觉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成熟了很多,首先没有了依赖心,以前在家时修炼的事依赖同修,家庭的事依赖妻子,现在这些事都要自己去想去处理了。其次也逐渐摸索出自己应该如何走自己修炼的路了,遇到问题知道怎么去做了,也学会自己向内找了。同时也发现有许多执著心逐渐去掉或淡化了。

通过自己的学法内修,时刻不忘做好三件事,自己周围的环境也在逐渐发生变化,首先是工作量减轻,做事顺利,许多觉的很难的事情,一做就成。工作时间虽然拉的较长,但可利用的时间较多,有很多时间可学法发正念,甚至四个整点发正念基本都能保证。其次晚上出去发资料也没有了阻碍,老板也不再过问,其他人也习以为常了。再有与周围的人际关系也比较融洽,老板也很尊重我,对我的工作给予充份肯定,我的工资也多次调整提高,缓解了家庭经济紧张的局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