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法轮功学员史红波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史红波,男,原籍黑龙江省,四十二岁,在大连金州区开饺子馆,他待人真诚厚道,秉承“真善忍”为人做事赢得了邻居和顾客们信任和称赞,饺子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史红波在家门口被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几名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遭受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秘密转移到本溪威宁营所谓的法制转化中心,遭受电击、殴打等酷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回大连金州家中,一直高烧不断,咳嗽,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家中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史红波
史红波

下载广播稿:儿子壮年被迫害致死 七旬老母悲痛不已(2.6MB)

被绑架迫害经过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史红波准备去工作,刚走到小区大门口就被三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了。之后三个人非法闯进他的家里,绑架了史红波年过七旬的母亲与合租房屋的丛丕晶。史红波和丛丕晶当时就被野蛮的戴上手铐。当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是干什么的,他们只是说:“跟踪这么长时间一点警觉没有吗?”并不说明他们的身份。他们又叫来五个警察进行非法抄家。

大约十点多,中共警察们把屋里洗劫一空,其中台式电脑两台、打印机四台、刻录机一部、扫描仪一台、塑封机一台、移动硬盘四个、照相机一部、切纸刀两把、录音机两台、复读机一台、mp3工作用品,还有大法师父像片、大法书籍、讲法光盘、讲法磁带等。抽屉里所有平时用的东西也都被倒空,就连针线、包、铅笔头、还有日常用的螺丝刀、剪刀、指甲刀等等生活物品都被洗劫一空。

邪党人员们在往车上非法绑架时,把史红波和丛丕晶的头都用塑料袋套上,说是怕被拍照。丛丕晶当时只是穿件短袖和夏天的裤子,连外衣也没让穿,脚上是拖鞋。因丛丕晶喊:法轮大法好,再次被恶党警察们打倒在地并拖上车。鞋也被拖掉了。史红波的母亲也被一起带走。大约十一点多钟她们被带到大连西岗区日新派出所。

史红波的母亲当晚被放回,警察只是把从丛丕晶包中搜走的七百多块钱中拿出一百元给了老人就不管了。而史红波和丛丕晶于十月十五日晚被非法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

丛丕晶的身体以前曾被迫害的严重腰椎骨折、左腿肌肉萎缩、没有知觉瘫痪在床,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才站立起来。但在后来的连续迫害中,因遭受酷刑折磨使身体多次被严重摧残,没能等到康复就又被非法绑架。十月十四日被中共警察们绑架殴打和拖拽后,丛丕晶就无法行走,左腿不好使,腰也抬不起来。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又被折磨二十多天,已无法自立,医院检查发现椎骨断裂错位。中共不法人员们不但不马上放人,还毫无人性的对丛丕晶进行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怕担责任拒收,他们才不得不把丛丕晶送回家扔路边。后来,好心的居民把丛丕晶背回屋里。有看到这一幕的居民说:“这哪是人干的事,简直是一帮土匪”。

史红波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零八年十一月六日非法送往大连教养院关押。史红波的母亲现已年迈,多年来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这次非法绑架对老人的打击很大,身体一天天的消瘦,非常需要人照顾。经济上一直依靠儿子经营的小饺子馆来维持。儿子被绑架后,就已无法正常营业。

大连劳教所的非人迫害

在大连教养院二大队,恶警大队长董阁奇、副大队长何旭东(管教大队长),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号开始隔离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屋,每屋里派两普教监控,强制穿号衣、戴号牌。史红波拒绝穿号衣。

六月二十二号下午一点多,恶警董阁奇带领七个中小队长: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和孙涛,把史红波叫出去,逼史红波穿号衣、戴号牌,史红波严词拒绝。恶警们一起将史红波摁倒在床上,强行给他穿号衣、戴号牌,并非法加刑期十五天。恶警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头上戴拳击帽,不能动弹。恶警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脖子。晚上,监控史红波的普教,看着丝毫不得动弹的史红波被迫害的太惨,于心不忍的给他适当松绑,把头盔卸下,拿枕头给史红波枕上。恶警董阁奇知道后,说他照顾法轮功,要给这个普教加刑。

酷刑示意图:法轮功学员被绑成“大”
酷刑示意图:法轮功学员被绑成“大” 字型固定在床上,也叫“死人床”

六月二十六号,恶警董阁奇叫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开,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大间隔的床边,呈飞机式,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让解开,其余时间都被铐着,由两个普教监控,不让史红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热天,头在拳击帽中汗渍渍的。普教告诉董阁奇:人都要臭了。董阁奇才让人打盆水给史红波擦身。

酷刑演示:双臂分别铐在两个床上,双臂呈飞机式
酷刑演示:双臂分别铐在两个床上,双臂呈飞机式

史红波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高血压,最后二大队怕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知道迫害真相,将史红波转到普教大队四大队。

本溪威宁营劳教所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教养院将法轮功学员史红波、刘伟、龚旭东送至威宁营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继续迫害。史红波不和他们所谓谈话,并揭露他们传假经文,还告诉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要相信这些假经文。由于屋里有声控的监视器,法制中心的恶警一周后将史红波送到普通劳教大队,但是当时史红波心脏病已经犯了。

十月九号后,在恶警大队长杨冬冬(警号:2152158,电话:15841445674)的授意下,强迫史红波穿囚服,十月十一号早上,管教大队长王爱国和中队长张书在明知史红波有心脏病的情况下,仍用两个电棍电击史红波的脖子,张书直接用警棍打史红波。电了三四下后,史红波被电击昏过去了。王爱国看到人倒后马上把电棍藏到抽屉里,还踢史红波,看到人毫无反应,才给狱医打电话。狱医几分钟后到现场,给史红波进行检查,发现心脏病很严重,让劳教人员将史红波抬到卫生所,做心电图等检查。等史红波恢复知觉后,又马上把史红波送回十大队。

酷刑演示:警察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警察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史红波被迫害的身体一直不好,高压一百八十,低压一百五十,心律过速,而恶警杨冬冬根本不管不顾史红波的身体情况,在下雪天的恶劣天气下,他用脚踢史红波,逼迫史红波也去扫雪,并扬言史红波根本就没有病,还授意王爱国迫害史红波。

史红波在未劳教前,体重一百九十八斤,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有。而从大连教养院到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这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的体重只有一百四十七斤,而且大连医院(中心医院和三院)检查出有心脏病、高血压,肾脏也有问题,肺上也有问题(本溪检查出来的)。从医院出来也不敢告诉史红波,就马上让大连教养院去接人。随后,直接送他回家。

史红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回大连金州家中。回到家后,他一直高烧不断,咳嗽,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

参与迫害史红波的单位与恶警
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
武乐明(所长,13304112228)、孙忠忱(副所长,13130414212)、郭亮(副所长,13500712025)
邹长江(教导员)、陶义臣(13889699009)、杨家名(13930039577)、于永刚(13198466608)、孙邦栋(15998503777)、孙晓东、刘山(13998612037,13998312037)
大连教养院:
董阁奇、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孙涛、王军(大)
威宁营劳教所:
刘绍实、郭铁鹰、郑涛、王爱国、张书、杨冬冬(警号:2152158,电话:15841445674)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