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不死 缘于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

  • 大难不死 缘于三退

  • 弟弟家的两件奇事

  • 大难不死 缘于三退

    我叫李红,现年四十三岁,家住甘肃省庆阳市某乡。去年是我最危险的一年,连遇两次大难,但幸运的是我活了下来。

    三月七日,我母亲去世,刚安葬完毕,还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十日,岳父家盖房叫我去帮工。下午四时许,我骑摩托车走到街上,被从小巷中冲来的一辆汽车撞了。当我醒来才发现躺在病床上,只感到头疼得要裂开,眼前不断发黑,从头顶向下蔓延。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三退”保命的事来,前两年就有法轮功学员给我讲过,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能得福报,能保命。我当时就退了团、队。果然这次地狱不收,住院九天,头不痛了,就出院回家了。

    十月中旬,秋收秋种结束,我去街上一家铝合金厂打工,主要是加工铝合金门窗,整天在切割机上工作。十六日中午,人困马乏,一不小心,被飞旋的砂轮纵向切开了左手小臂。切口长二十多厘米,皮肉翻开下坠,肌腱、神经线、动脉血管全被切断,血象喷泉一样喷射。几个工友急忙找来一根绳子,绑住大臂,血不喷了,但止不住。赶紧送乡卫生院。大夫忙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彻底止住。要求赶紧转院。估计我等不到市医院,先就近到和盛镇医院。

    和盛医院设备较好,血终于止住了,但大夫却说,失血过多,连化验的一点血都抽不出来,需大量输血,性命兴许能保住,手臂肯定不行了。

    听说要截肢,家人坚决不同意。你想想,一个农民,全靠双手养家糊口,没有了手比没命还要悲惨。最后协商,先扎上针输血,再送市医院。

    到了市医院,大夫诊断后,要立即做切肢手术,否则连生命都有危险。这时我被吵醒了,听说要切肢,就胡乱吼着“不切”。家人和大夫争执,幸亏大法师父保佑,固执的医生改变了主意。晚九时就安排缝合手术,手术很成功。在法轮大法李大师的保护下,我的手臂居然神奇的痊愈了。现在我只感觉伤口微痒外,手臂各项功能都恢复了正常。

    今年过年时,帮我“三退”那位法轮功学员亲戚来看我,我要感谢他。他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要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把你所经历的天大幸事,告诉更多的人,你就会有更大的福报哩!”


    弟弟家的两件奇事

    我弟弟是司机。我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他相信,《九评》问世后劝他三退他也退了团、队,给他法轮功真相护身符他很珍惜。以下两件事就是他佩戴护身符后,遇难呈祥的奇事。

    前年,一位货车司机请我弟弟帮他跑长途,两人换班日夜不停的开车。换我弟弟开的时候是一段山路,车子刚下坡不久,正在高速行驶中,突然前胎爆胎,而且是靠山崖边的轮胎爆了。弟弟说到这时问我: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结果,这是非常危险的,这是要翻车的,而且是要翻到山崖下的。

    车子爆胎后,他俩心想完了完了完了!面对这突来的灾难不知所措,弟弟只好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还没等他俩大脑反应过来,车子却稳稳的停在路边了。车刚停住,车主司机非常惊恐的说:咿呀好危险,你家祖宗坐的真高,居然没翻车!车主司机这一说,我弟弟突然想起:这不是我家祖宗坐的高,而是我身上佩戴了法轮功护身符!

    第二件事是二零一零年暑假期间,我弟弟开车回来后跟我说:我妹(农村人对女儿的称呼)她今天从一层楼高的地方掉下来,连皮都没破一点,没事!下面还有石头和水。掉下来后很多司机和装货的工人都前去观看,她妈把她抱起来后,把她的衣服脱下来检查看摔坏没有,没一块青的,也没有一点破皮。问她说身上痛不痛,也说不痛。她妈说:真蹊跷,也没青块也没破皮。我弟弟说:这是她身上佩戴了法轮功护身符的缘故。

    希望大陆同胞见过真相后赶快三退保平安,不要听信邪党的毒害宣传,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救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