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我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零六到零九年初,我都能做到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做真相资料,出去贴或写。自己觉的悟性也比较好,法理也比较清晰,周围的同修也比较认可。初期,向内找也比较到位,所以修炼比较顺。但零九年后,我被一种执着束缚着,经过一段时间的背法、向内找,才渐渐走出修炼的低迷状态。

一、修炼之初

修炼之初,师父给我很多鼓励。在发正念去色欲心时,让我看到了,那花岗岩一样的执着是怎样从一点、一点的被砸掉,到念力强时是半座山、半座山的被砸掉的。

那时,我曾经有一次学法学到早上三、四点钟,一回头看,到白墙上有一个红色的大法轮在旋转着,发着红色的光芒。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精進,一下子我泪流满面。

有一次发正念,师父让我看到正念的威力,在正念发出的一瞬间,有亮亮的光一下就冲到很远很远,就象那原子弹爆炸时的闪光,一下就天清体透的干净。那真是一下就干净了。

一次,夜里出去写真相标语,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那法轮圆的、扁的、红的、紫的、黄的遍布前后左右和夜空,那是怎样的殊胜、轻松、和愉悦啊!经历过才知道那是真实不虚的。

种种的经历、体验,使我能在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时,也能同样感受到同修的体会。同修感动,也在感动着我。因为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二、懈怠的滋生

但是有一种懈怠却在慢慢的滋生着。回忆起来,这个心是这样产生的:一天夜里,独自去写标语。回来时,因小路不好走,就顺着公路回。是下半夜了,一个女人在公路上走,会引起司机的注意。于是,远远看到车灯就下路基,等车过去了再走。

从后边有一辆小车来了,我就下了路基。这车开过去一百多米突然停下了,也没有人下车。“他们可能看到我了……我怎么办……。”种种人心在往上翻。就在那儿等着,看他们有什么动静。待了将近半小时,那车才开走了,带着忐忑的心,我就赶快回家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怕”就是这样安插進来的。从那以后,就没有在夜间再单独做证实法的事情了。有了一颗“自保”的心,而且没有认识到它,也就没能去掉。还越养越大。

后来证实法讲真相多用第三者的口气,有时真的很难打动人心。讲的虽然很全面,别人就是不动心,很无奈。知道自己有问题,但找到的原因多是,今天学法少了,或是功没炼等等。

和同修切磋时,能指出别人的执着在那儿,却找不到自己的。于是问同修,你看到我有什么执着吗?同修说,我觉着你修的挺好,没看到什么问题。可是我如果修好了,我就不在人间了。我明明在这儿,那一定是有人心在的。同修被说急了,说我没你修的好,所以我看不到你的问题。我也只有无奈了。

从零九年开始,偶尔有一天、两天没起得来,睡过点了,没炼功、没发正念。开始还能补一补,后来补也补不上了。自己知道状态不对。开始时认为是求安逸心、睡魔、困魔作怪,就清除它们。还是时好时坏,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后来认为是意志力差,懒惰,清除它。可还是那样。再后来找到是信师信法不坚定、还有自私心。于是坚定自己的信心,好一段时间,又不行了。

近来越来越严重,没有理由却能连着几天不炼功,早六点的正念不发。脑中常被打進在被迫害的状态下如何反迫害等不好的意念、场景。清除之后,过一段时间换个场景、想法又来了。就再清除、否定它、不是真我所想的。可是总不能彻底否定。

三、向内找 放下人心

最近,读到四五三期《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中有一段说到“侥幸心理、自保”。对照自己,我是“自保”才招来这些的。只是开始没认识到。到现在它已经影响到我做三件事了。人心真的可怕,它已经成了旧势力要淘汰我的借口了。我要坚决否定它。

找到这些人心,还是觉的没有查到根。于是停下一切,开始背法。以前背法背第二遍了,背到第三讲没有坚持下去,就拾起来接着背。今天背完第四讲第一节。在背法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以前过关,这些关能过去,是因为自己在学法过程中,心性标准提高了,而不是自己理性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大法的修炼者,一切就应该是那样做”,这才是根子所在。发现自己在很多时候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被执着心带动着还意识不到。想要放下执着心,可是却不能看淡矛盾、得失,所以放不下。

大法对修炼人是有要求的,修炼人是有标准的,而且進大法的门时,你要做个修炼人,你才能進的来。天天学着《转法轮》,修到现在,我却把这个给淡忘了,太不应该了。

再想一想周围认识的同修,有误在情里的、有被病魔困扰的、有困于名、利的,是否也要想一想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是什么?自己做到没有?还有多长时间让我们在这里打转转呢?正视修炼的要求吧。

背法使我找到了自己的漏在哪里。谢谢师父的点悟,谢谢师父让我有这样的机会剖析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