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一个严重脑瘫人修大法中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在人世间我算是一个不幸的人,但是在整个宇宙中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生命了,因为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赐予的,法轮大法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与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

在修炼大法之前,我是个患有严重脑瘫的人,在生活上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顾,语言表达能力很弱,几乎是无法与人沟通,见到我的人都会流露出异样的目光。我当时就象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那样:“人家看那个大傻子,都会骂他:你这个大傻子。”也因此我没有上过学,也没有任何朋友。随着年龄增长,我的思想越来越悲观,把自己封闭起来了,许多年都不接触外界,但内心依然很痛苦,因为看不到自己未来有什么希望可言,只看到由于自己的存在给家人带来的负担,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思想中一直都有轻生的念头。

一九九七年看似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使我有缘阅读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虽然认字不多,但在家人的帮助下已经学会查字典了,用了三天时间一口气把《转法轮》读完了,可当时悟性很低,思想干扰也很大,心里知道法轮功很好,可是自己并没有修炼的想法,一个是因看到师父说危重病人和四肢不灵的人不收,再一个原因就是我当时看到师父《转法轮》里的照片时内心是害怕的,我知道自己的思想和大法所要求的做好人的思想标准都不符合,所以不敢修炼法轮功。

一段时间之后我身体状况变的更差劲儿了,家人很着急,给我吃药也不好使,后来同修和我说,你只有修炼大法这一条路可走,别无出路了!当我犹豫着再次翻开《转法轮》,面对师父的照片时,我看到师父在微笑着看着我,我心里感到很踏实也很温暖,先前那种恐惧感消失了!没想到两天后我身体所有不舒服的症状也都不见了。

一、不老的容颜

修炼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可我还没有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呢,五套功法我只炼了第五套静功,动作还做不完整,但是当我按时去炼功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全身象火炉一样的热量,而且在这些年修炼当中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我的容貌和实际年龄发生了很大的差距,三十五岁的人了看上去就象二十六、七岁。

每当不熟悉我的人在得知我的真实年龄之后都会感到很惊讶,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与同修都不会错过讲真相救人的机会,我们会借此机会把修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同时揭露中共邪恶的谎言,同修讲真相,我在旁边默默配合发正念,有时候在一个问题上同修没有和人家讲明白我也会补充说明,说到讲真相救人的事情了就要提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另一个神迹了。

我得法修炼后几乎没去过几次炼功点,一直都是一个人学法的,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之前我把大量的时间几乎都用来通读《转法轮》,在不知不觉中师父帮助我恢复了语言表达能力了,已经可以自由的与人沟通交流了!我也不再惧怕陌生人了,虽然在生活上我还需要家人的照顾,但亲戚朋友都说我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也通过同修讲真相明白了大法是好的。

二、走上天安门证实法

我一直都有一个心愿,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站在北京天安门上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也能喊出内心最想说的那句话: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可是心里老是顾虑自己行动不便而迟迟没能走出那一步,直到二零零一年我才与同修突破家里重重阻力和怕心一起走上了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出现了几次神迹,使我们在危难中都能够化险为夷的闯过来了!

走到天安门一看那里真是人山人海的场面,有不少警察和便衣特务,我站在金水桥上犹豫着没有动,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就默念师父经文:“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然后自己接过同修手里的大法真相条幅转身走向了人群,看到我拿着大法条幅的人们都自发的给我让出一条路。当时同修一直在后面跟随着我往前走,我们都看到有一个警察是从我对面走过来与我擦肩而过的。

从我打出条幅那一刻,到走下金水桥走出人群一段距离后,同修又把真相条幅收起来,整个过程中我的思想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让更多人看到“法轮大法好”的条幅!

打完条幅后思想才反映过来刚刚警察就是从自己身边过去的!但神奇的是游客都看到我和真相条幅了,只有恶人没有看到!

对于我这样一个弱不禁风、走路被人撞一下都会摔跟头的残疾人,能够走到天安门去,能够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世人及所有宇宙中的生命证实大法,都是师父和大法给我的力量,是常人做梦都不敢想象的神奇!

三、两次正念解体病魔迫害

1、骨折与身体大面积淤血半个月后痊愈

家人知道我去北京后很震惊,也吓坏了,回家后家人很生气,我父亲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控制无理智的用木棒毒打我三个小时。虽然师父说的是那些被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所控制的警察和管教人员,但当时我父亲表现出来的邪恶程度也是一样的,在毒打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正念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形式,而是认为这可能是我应该承受的业力和需要面对的生死关(那时对法理的认识是有误区的,没有完全分清楚九九年之后已经不是个人修炼阶段了,而我却把这种邪恶生命利用常人对大法弟子犯罪行为还一味的忍受,其实内心是没有真正的为那个可怜的被邪恶利用的常人的未来着想。),直到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了才想到求师父!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就只有这么大的忍受力了,求师父帮助!这一念出来后我父亲真的就停止了对我的疯狂迫害。

我那时倒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主元神有脱离肉身的感受,那一刻没有疼痛感,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微弱距离自己很遥远。但思想意识还是清楚的,我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管我呢。等同修看到我的时候才震惊的发现我全身皮肤几乎是黑色的,脸色苍白,同修哭了,问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因同修看到我身上被迫害的程度很担心,是对我还有人的情)。我拒绝了去医院的建议,身体开始有疼痛的感觉了,晚上睡觉全身都会疼痛难忍,心里想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第二天看到脚脖子肿起来了,自己的鞋子根本就穿不進去了,全身还是疼痛难忍,但是我发现只要双盘打坐,疼痛感马上就没有了。把腿拿下来后依然会感到全身痛。这样我除了白天和同修配合去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之外其余时间就几乎都在打坐了,我父亲把我打成重伤后看到我还和同修到处跑就告诉我不要再出去走了,不然脚脖子会留下后遗症的,以后走路很可能腿会瘸(父亲看到他打我那么狠都没能叫我放弃大法,所以他也就不管我了)。我当时没想别的,只想到同修需要配合,我不能呆在家里等着,而且我发现我只要走出家门疼痛感就会消失了,虽然脚脖子肿的很大,但走路和上下楼却一点都不觉得痛,只是一回到家里才会感觉全身还是痛的。这让我更加明白了一层法理,我走出去与同修配合的时候身体不觉得疼痛是因为师父帮助我减轻业力了,因为我当时的思想是为他的,而不是为私的!在家里还会感觉到难受那是在消业,也只是叫我承受那么一点点而已!师父把我身体上黑色的淤血在慢慢的往下推,最后推到脚趾的时候,十个脚趾头就好象是玻璃弹球一样透明的,半个月的时间身上的淤伤消失和脚脖子恢复正常了。

2、正念解体干扰

二零零九年的冬天我和母亲去洗澡的时候发现腋下起了一些水疱,腿上也出现了个别的小红点,我那段时间就感觉到腋下被衣服磨的有点疼,但也没当回事,只把它当作是单纯的消业了,虽然同修有提醒我应该发正念否定它,可我觉得它并没有影响我做三件事呀,腿上起的小红点也不痛不痒的,所以一直都没有在意身体上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可是,我做梦也想不到后面还有更大的魔难在等着我呢。

那天晚上我和同修在一起学法的时候我突然间因为同修的一点小问题而出现大笑不止的现象,之后的几天在集体学法时都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同修很严肃的问我为什么不控制自己的情绪,根本就不值得笑的事情我却笑的停不下来,表现出来的情况就是精神失常的症状。而且只在小组学法时才有此状态,当时我真的产生了恐惧心,因为当我被另外空间邪恶生命迫害大笑不止的时候思想并不是混乱不清的,我只是很难抑制住那种狂笑的物质因素。我能够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另一个邪恶生命控制了,所以在狂笑的同时我内心也因为抑制不住它那股邪气而难过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心中想到自己在小组学法的时候起到了干扰大家学法这是何等的大事啊,直接就是魔的表现。想到此我又忍不住大哭起来,可是我发现我在难过痛哭之后那种邪恶狂笑的现象马上又爆发了。同修们看到我又哭又笑的失常状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叫我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不管自己哪里存在不足都不能承认邪恶的任何迫害,同修都在帮助我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几天后不正常的现象渐渐消失了,但是我当时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情绪失常这么严重的问题。

一个多月之后腿上起的小红点已经连成一大片了,大面积的皮肤变成了黑紫色,而且小红点已经蔓延到手背脚背上了,看起来挺吓人的,可是始终都是不痛不痒的,就是因为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所以我始终都没有重视它的发展。同修看到我身体的情况后都很吃惊,问我为什么不重视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很严肃的叫我一定要向内找,是不是有什么人心没修去才会被邪恶生命钻空子迫害的,并且再次帮助我发正念全盘解体一切邪恶生命对我身体的迫害,还告诉我即使我当时还没有找到自己行为上哪里做错了的情况下也不能承认这种迫害,绝对不能再认为这是消业的问题了。

看到同修很严肃的针对我身体上出现的问题时,我才意识到问题可能很严重了,但是真正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就在我们针对它发正念的时候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了,只要我的思想意识一想到针对它发正念时,身体上马上就会感到奇痒难忍,那种难受的滋味使我根本就坐不住(平时一直都有在发正念解体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我身体上都没有任何反应),而这一次直接针对我身体出现的问题发正念时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强烈的反应,能够感觉到那个邪恶生命在疯狂的阻挡我发正念,我当时在震惊之余也产生了怕心,思想里反应出一些曾经认识的被病魔夺走肉身的同修(他们的修炼状态并不好,还不能完全理解师父正法的真正意义,甚至还有抵触的思想在,所以才会被邪恶生命迫害夺走肉身的),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也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所以就尽力排斥邪恶生命强加给我的东西,虽然发正念坐不住我也不管,思想里一直在默念正法口诀,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念,同时也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师父,我的去留由师父做主。一个星期后皮肤上黑紫色已经褪去一半了,那种奇痒难忍的滋味也减轻了一多半了,同修和我再一次见证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与大法的超常神迹。

对于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迫害问题,我当时还没有找到根源,同修提醒我回想一下那段时间里自己做过什么不符合大法的事情,结果找来找去还是感觉不对。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点化同修,叫同修看到我桌子上放着的一份残疾人鉴定等级的表单,那单子是我和家人两个月前补办的(我残疾证上早年别人在没见到我本人的情况下给随便填写了三级),零九年社区通知我家人带我去更新残疾证件时就一再要求我家人借着这次更新证件的机会帮我从新申请一份鉴定残疾等级的表单,他们说我的残疾等级应该是一级,平时还没有这样更改证件的机会呢,而且等级高低直接牵扯到我个人以后所得到的利益,所以家人希望我能配合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只是走个形式而已,一说去医院我就拒绝了,因为我是修炼人,没有病,从修炼大法后就与药物没有任何关系了,更不要说是去医院了。可是回家后心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我当时觉得不去从新办理等级鉴定也还是要更新残疾证件的,只是不用去医院检查身体了,可我又觉得去从新办理等级鉴定也不算我弄虚作假呀,而且现在这个社会的人有几个会主动给老百姓好处的呢(是指邪党机构,那时的思想已经是常人了)。我和同修说了自己的想法,同修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是很清醒,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看到我思想不在法上就更加邪恶的给我思想造成一种错觉,让我觉得这个好处可能是师父安排的,却忘记了师父讲的“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转法轮》)。我就是因为思想偏离大法了才和家人去了医院,而且安排鉴定残疾等级的地方竟然是精神病院,至此我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情绪失常的假相,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思想行为已经偏离大法了,已经很危险了(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把等级表单撕毁了)。

四、兑现誓约

下面这一段证实法救度众生所走的路程都是作的一些具体的事情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师父和大法给予我的超常能力表达出来,因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只要我有那样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那样的机会去做成了。

1、学电脑

从北京回来后一段时间里我和同修都很难看到《明慧周刊》,师父新经文也不能及时看到,有时师父一份新讲法要传递很长时间才能看到,那时候为了能够保留一份师父的讲法同修就连续几夜抄写下来,救人的资料就更是没有了,我们心里很着急,所以同修和我商量能不能我们自己买个电脑,这样就可以上明慧网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和周刊了,对救人会更有力。我觉得同修说的对,于是就和同修突破重重干扰在师父的帮助下买了电脑,看着桌子上的电脑我觉得那个画面很熟悉,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个梦中的场景(在梦中我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桌子上放着电脑和其它设备,可是我却不会使用,正在着急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梦就醒了)。

真不敢想象梦里的场景竟然会出现在眼前了,我知道这可能是师父在鼓励我,因为我站在电脑前的那一刻心里还在犹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这份神圣的工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电脑,也没有任何文化基础(当时的认识是人的认识了),而且对于双手残疾的我来说真的有点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那几天我都没敢碰电脑,同修一直在鼓励我认为我一定能行的,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听了同修的话后我放下了一切心理障碍与人的观念,第一次用脚试着挪动鼠标点击桌面图标,又试着在键盘上打字(我当时是不会打字的,电脑在我头脑里是一片空白的)。

那时身边没有懂技术的同修,所以我当时还不会上明慧网,可是就在我刚接触电脑网络半个月的时间先后认识了两个常人朋友(他们都是电脑技术员级别的,我在那一段短暂时间里和他们学习了许多电脑基础,几乎是手把手的教我,通过接触我也和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他们也都知道了我是大法弟子)。

就在我学习电脑的同时,师父安排了同修去外地专门和技术同修学习了如何上明慧网的方法,同修回来后按照技术同修教的更换了杀毒软件和防火墙软件,然后就使用同修送给我们的U盘里的“小鸽子”上明慧网了(当时我们和同修学习上明慧网条件还很有限,同修只是把如何使用破网软件,如何安装杀毒软件及防火墙的方法简单的记录成文字拿回来后我们自己再实际操作)。

记得和同修第一次上明慧网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法轮大法明慧网字样和右边师父在山里静坐的照片时我们都激动的哭了,内心真的有一种在外漂泊了很久的孩子终于回归了家园的感觉!

上网后我们就自然而然的为周围其他同修及时提供了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明慧周刊》,还有其他各种真相资料等,《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和同修又增加了制作《九评》书籍,在过新年的前后我们也会做一些精美的护身符提供给同修走亲访友时讲真相使用。我们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同修们都能够走出来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形成整体共同在法上提高,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零八年新年期间同修专门去外地同修那里询问有没有神韵晚会的光盘,如果有母盘的话我们就可以复制了,虽然技术同修已经教过我如何使用莲花代理软件了,但我自己还没有尝试过下载大文件呢,所以心里还是有一点怕自己掌握不好,可是,没想到同修拿回来的母盘竟然会是空白的。而且外地同修听说我们手里还没有得到神韵新年晚会都觉得很惊讶,认为我们当地不可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呀。我们觉得这一定是师父在用同修的口点化我们了,希望我们能够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不要等靠其他同修,都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师父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承担起了下载制作神韵新年晚会的任务了,我们严格按照明慧编辑部的通知要求将制作出精美的神韵晚会光盘样品和编辑部通知同时传递给其他的同修,尽可能的做到师父要求我们做到的在社会上广传神韵,让更多的世人能够有机会观赏到神韵精美的演出从而了解大法真相使生命得以被救度。

2、提高心性,提升技能配合正法需要

我以为能够和同修这样配合努力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就可以了呢,我自己都觉得能够有机会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已经是超越自我的神迹了。可是没想到给我安排增加了新的任务,可我当时的思想还不能完全接受与理解给我的新任务与超常神迹对以后证实法,救人有什么实质意义,那是我第一次对师父要我做的事情有了一种难以逾越的畏难感觉(当时的认识就是不想再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用在我认为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上了,只想一心一意的做好那时已经能够完成的事情,其实,我不敢接受新任务的真正原因应该是不敢相信师父给了我更大的智慧,不敢相信师父会叫我能够承担起那么大的责任)。

那一段时间电脑系统出了些问题,我们正在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好呢,技术同修突然过来了,他听说我们遇到困难了就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他在做电脑系统时叫我坐在身边看着,并和我交流了一些在法理上的认识,看到他很熟练的操作电脑我都觉得很神奇,可是我却一点也看不懂。那天系统没做完同修就走了,第二天过来安装应用软件的时候他建议我学安装电脑系统,当时我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的建议,因为我看到他作系统使用的软件几乎都是英文的,电脑系统在安装过程中出现错误提示也都是英文的,让我学习作系统对我来说真的好象是天方夜谭一样。技术同修听了我的回答后并没有放弃,和我在法理上交流了为什么要我学习作系统,最主要的是方便自己使用(他看到我一直在使用常人做的系统就告诉我这样使用电脑上网不安全),只有自己学会了做系统之后在技术维护这一点上才能保证资料点长期安全运作。另外如果会做系统了也可以帮助其他同修,虽然在法理上我知道同修说的没有错,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一点文化基础都没有,连英文字母都不认识,怎么可能学会做电脑系统呢。没想到技术同修却说他觉得我可以做到,叫我先不要急着否定自己,再用法来衡量一下看看到底行不行。

技术同修走后我也考虑了他说的话,我知道技术同修都很辛苦,要帮助很多同修维护电脑系统确保资料点能够正常运作,使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情稳步的往前走,我也想帮助同修分担一些责任,可是客观条件就在眼前摆着的呀!和我一起合作的同修看到我畏难的心情就在法上鼓励我,提醒我不要用人心看问题,人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不存在的,只要你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会帮助你的,同修的话把我给点醒了,我想到了师父的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第二天我开始和技术同修学作系统了,因为我能够很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师父要我走的路,所以再遇到任何干扰阻力的时候我都能够用正念坚持到突破难关。其实每一次遇到难题都有对我心性的考验在里面,师父看我在那个问题上心性提高上来了就帮助我把难题化解开了,而我只是在面对干扰困难的时候做到了没有轻易放弃。现在的我依然不认识英文,但是不论是在台式电脑还是笔记本上,我都可以熟练的安装系统了,硬盘和光盘还有U盘随便哪一种方法都可以安装成功,网络设置方面也已经能够熟练运用有线宽带和3G无线网卡了。

这几年中在帮助其他同修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的同时,我自己的心性与技能都在同化大法中不断的升华着,已经记不清装过多少次电脑系统了,过程中同修一直在默默的支持配合我做着辅助的工作,我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师父一直在给我智慧,同修一直都在用正念加持我,尤其是明慧网的技术同修更是给了我很多技术上的指导帮助,网上技术同修制作的图文指导教材叫我这种没有一点文化基础的人都能够看得懂,能够一步步的跟着做下来,这些真的不是一个常人能做到的,忽然想起师父讲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还有许多小的神迹没有一一记录下来,先写到这里了,我一定会更加精進实修,配合其他同修更好的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走好最后这一段证实法的路,跟随师父回家。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