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锦州的善与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辽宁省锦州市可谓东北三省的门户,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民风纯朴强悍、豪爽刚烈。发生在锦州的传奇有很多,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也有诸多的罪恶发生。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有两篇关于锦州的文章,对比相当鲜明。

《参加师父锦州传功讲法班的美好回忆》是一位大法弟子回忆自己当年修炼法轮功的见闻及自身遇到的事,其中有一段写的是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莅临锦州市传功讲法时,亲手为一位驼背老人治病的情况:

“有一天在师父讲法之前,有一位驼背九十度的瘦小老人,师父让他上讲台,我看着他驼着背慢慢走上讲台,来到师父面前。师父用一只手往上摆,让老人抬起腰,师父不断的往上摆,老人的腰渐渐的往起抬。奇迹出现了,这位驼背九十度的老人竟然直起腰来了,高高兴兴的走下讲台。大家都敬佩师父的神奇法力。”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驼背九十度的老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直起腰?那可是在众目睽睽的现场,在讲台上老人整体变了一个样。难怪法轮功的弘传会这么厉害,亲眼见证了这样奇迹的人谁不相信呢?作者还讲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

“我修炼大法之前就患有‘牛皮癣’,十多年了,久治不愈。从头顶到脚跟满身都是,每天从卧室走到卫生间,一路上尽是掉下来的白皮。由于奇痒,衬衫、衬裤每天都是血迹斑斑,两只手就象刚和完面一样,都是白的。来了客人也不敢和人家握手,常年戴着白手套。吃的药能装一车了,根本不管事。修炼大法以后,刚开始求治病之心很重,不见好转。后来我放弃了有求之心,不再想它了,竟然在一夜之间痊愈了。头一天还全身都是,第二天老伴给我擦身,擦一块好一块,把全身擦完后,‘牛皮癣’全没了,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亲朋好友都说:‘太神了,不可思议’”。

大家知道,“牛皮癣”是一种非常顽固的慢性皮肤病,极难治愈。患了这种病后,不但身上奇痒难受,心里的负担也很重,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质量。可是他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好了,谁听说过一夜之间就能将“牛皮癣”治愈的呢?

当然,他亲身经历了这样的奇迹,自然对法轮功深信不疑。那么知道他这件事的亲朋好友呢?他们在“不可思议”感到“太神了”的同时,可能也会相继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来。这也就是当年法轮功在短短七年内能有上亿人修炼的一个主要原因。

修炼人数的迅速增多及修炼人对法轮功的真诚信仰,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这却招致了中共党魁的妒嫉和不信神佛的中共邪党的恐慌。于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

法轮功是一种佛家上乘功法。谁要想从修炼人的心中挖走真、善、忍显然不可能,中共为了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明慧网同一天发表的另一篇文章《十指插针 黄成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揭露的就是中共在这方面的罪恶。

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黄成,从迫害开始的一九九九年到他去世,黄成被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劳动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期间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酷刑折磨多次。二零零零年七月份,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和锦州太和公安分局二十多名警察早晨八点多钟就把黄成从家中绑架到了女儿河派出所逼供。六、七个恶警对他大打出手,用木凳子把他打倒在地后,用脚使劲在他的后背上踩,用胶棒打,边打边骂,把凳子都砸烂了。整整折磨了一天,致使他全身肿胀,青一块,紫一块,严重的地方又黑又紫,尤其是后背,几乎找不到好地方。

黄成
黄成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六点多钟,锦州太和区公安分局、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等多名警察乘多辆警车,再次闯入他家实施绑架。在太和区公安分局长达十八个小时非法拘禁中,黄成经历了戴勇、高宝、吴南、刘晋、王立勇等多名警察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造成他双手骨折,左脚脖子大筋裸露出来,并被非法关进锦州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八月,黄成被非法判处六年冤狱。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管教科科长胡小东伙同狱警杨冠军、李峰、于×,以及犯人孟祥林、王硕等几个恶人用八根电棍同时电击黄成。然后又把黄成戴上头套,再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

最后把黄成放下来时,大队长管凤春又把他的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儿电一电。管凤春还逼迫黄成骂人,他亲自“示范”,一骂三个小时,全是非常低级下流的脏话。管凤春还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间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针扎手指

还有一次,四个警察同时电黄成二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颗。当时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说,“我不干了,没(你们)这么整人的,我不争这份(奖赏)了。”参与迫害的犯人换了好几个,打人之狠毒,连犯人都看不过去。

在盘锦监狱一监区一年多的时间里,黄成被迫害成出现脑梗塞和脑出血、脑白质变性、生活不能自理、心律不齐等症状。最后经省级医院检查,判定黄成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可能。

盘锦监狱为了推卸责任,给生命垂危的黄成办理了“保外就医”。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黄成回到家中,家属带他到各大医院医治,均答复说:此症无药可治。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黄成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五十五岁。

黄成受到的酷刑之血腥残忍令人不忍卒读。我们只是根据文章简略描述了一下他受到酷刑的过程,那么在酷刑中他的切身痛苦那能是这简单的笔墨所能涵盖得了的吗?连参与迫害的犯人都说:“我不干了,没(你们)这么整人的,我不争这份(奖赏)了。”

打人能把板凳打碎,一场刑讯逼供能致人双手骨折,电人时的电棍能达到八根,骂人能连续骂三个小时,将人的每个手指插上医用大针头,任凭鲜血从针头的另一端流出……这样的残忍不是发生在一时一地,监狱的狱警与锦州公安的恶警有什么区别?这些警察还有一丁点的人性吗?他们与恶魔又有何异?

无需过多的评析,上述两篇文章表达的善恶已经鲜明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法轮功带给人健康美好,中共残害百姓冷酷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