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了,是九八年年底得法的。到今年也有十二个年头了。我没有文化,不会写字,这篇交流稿是由我口述,同修帮我整理的。

得法

十二年前的我,身体有多种疾病:心脏病、高血压、静脉曲张、肾炎等,最要命的是双手拇指的腱鞘炎,疼起来的时候,端不住饭碗、捏不住筷子,上厕所裤带也系不住,双手象残废的一样,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再加上老伴也去世了。虽然孩子们很孝顺,可也解决不了我心中的苦,身体上的痛。我只是觉的活着就是苦啊。有一天,一个认识我女儿的法轮功学员来到我的家中,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听他说法轮功很好,我也就想学。可我不认识字咋办啊?起初是我的孩子念给我听。后来就去炼功点学功,去学法小组跟着大家一起学法。同时我又请来了师尊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炼功音乐带。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好了,病没有了,啥都能干了,心情也舒畅了。孝顺的孩子们一看,这个功这么好,就都特别支持我。儿子把自己家里的VCD抱给我,又买来了小喇叭,接到院子里,给大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时用。从此我的家成了这一片区的学法大点。一到了播放师父讲法录像时,我那二十多平米的房子、十几平米的院子就坐满了来求道得法的有缘人。大伙一来,先把屋里的所有能搬出去的沙发、茶几、写字台等统统搬到院子里。上午一场,下午一场,天天如此。我那时的心情真是高兴啊,别人问我累不累,实话说,走路时我的脚就象没有沾地一样,象是飞来飞去的。

护法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九九年“四二五”就开始了。我和大伙一起去了省政府,我要用亲身经历向政府人员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在那里我们默默的很有秩序的站着,有的同修在学法,有的在轻声交流,有的在静静的炼功,有的在给警察讲真相。到了晚上,政府的工作人员说问题解决了,你们都回去吧,我就和大伙都回家了。走时我们站过的地方没有留下一张小纸片,一丁点垃圾。

到了“七二零”时,那天晚上,我正在家中给孩子们包饺子,一个同修来找我,说我们这的辅导员被公安抓走了,我们想去省政府要人,你去不去。我一听,马上把擀好的饺子皮往盆下一扣,拍了拍手上的面粉,边解围裙边说:我去,啥事也没有护法的事重要。我把门一关就和同修去了省政府。到了省政府后,看到那里已有很多同修了。不大一会儿,政府的人拿着扩音器说,你们回去吧,你们的事情明天解决。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去了省政府。那一天去的学员很多,到下午的时候,他们开来了好几辆大轿车,把我们拉到了当地的一所小学校,让我们看诬蔑师父的假新闻。我和同修一起喊着那是假的,那是胡说,坚决不看,并给那些看管我们的警察讲我们的修炼体会,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最后无奈的关掉了电视。到了晚上,各个派出所的片警来让我们登记,有的同修觉的是证实法的好机会,就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有的觉的应该不理他们,就这样,我没有配合他们,自己走回了家。

后来就是铺天盖地的谎言,我那时的心情别提有多难受了。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要進京、上访。告诉政府我的修炼经历,我们师父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我们师父是全宇宙最正的,法轮大法是全宇宙最正的。可是北京在什么地方,怎么走,我这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的人,又不认识字,咋去啊。周围的同修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能陪我去的。有一天,我做了个非常清楚的梦,梦见我住在一个四方四正的大房子里,可是房子里有着象迷宫一样的路,从中心向外一圈一圈的转圈的样子,我在中间站着,我想出去,就顺着这个圈一点一点的向外走,最后终于走出去了。醒来后,我悟到,我该去北京了。起床后,我让孩子给我买了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就这样,我一人上路了。到了车上,我习惯性的总是盘着腿,而我的斜对面坐着两个妇女,一个比我年轻点,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她们老看我,我也看她们。到下车的时候,我们才知道都是同修。我非常感谢师父,是师父给我安排好了这一切。出了北京站,我们互相换着去上厕所,这时我无意抬了一下头,突然看到天空中有一条金黄色、昂首挺胸、卧在红地毯上的龙,好漂亮啊,我连忙叫同修来看,可惜她俩看不见。我想那个龙头的方向可能指的是天安门的方向吧。我们三人一起到了天安门广场,我是一个急性子,到了那里,我连那里的环境都没看,就一下坐在了地上。她俩还在说着挑个干净的地方再坐,我已经把腿盘上了,刚双手结印,眼睛还没闭上,警车就飞速的开到了我的身边,几个提着电棍的恶警快速跑到我的面前,用电棍照我的臀部上就是几电棍,他们把我们三人推上了警车。不一会,又把一个北京的老太太推上车,只见老太太说:为什么不让我们炼,为什么要抓我们,我的胃因为溃疡被切除了,我炼法轮功后三个月就长满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反对,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只见其中一个警察长的象个黑塔似的,又高又大,手指头就象红萝卜一样粗,挥手就想打老人,老太太把头一扬,说:你打吧。恶警挥了两下没敢打下去。不一会,车上就装满了被抓来的大法弟子。车把我们拉到了一个我也不知名的公安局里,警察让我们拿出身份证来登记,我很坦荡的拿了出来。后来我看见一个东北女大法弟子,因为这位同修不报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头上被恶警打的有好几个大包。她说:我已经来了好几次了,大伙以后再不要给他们报姓名和地址了。这时我才悟到不应该报姓名。

时间不长,我省驻京办来车就把我们接走了。到了那里,我省驻京办的工作人员问我,你为什么来北京。我说:我是来说真话的,法轮功是最好的,我修炼后身体都好了,我师父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是政府错了。在那里,我们几个同修合计着写了一份状子,大意是请政府相信我们,我们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请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们在那里的每个同修都签了名,请那些看管我们的工作人员把我们的这肺腑之言一定要转交到江××的手里。我们把自己的修炼心得讲给工作人员听,那些看管我们的工作人员被我们感动了。到了晚上,他们主动叫我们起床,学着和我们一起炼功。在北京待了三天,我单位保卫科和派出所的所长来北京接我。保卫科的人见到我说:你一个字都不认识,还胆子大的很,还敢来北京,中南海去了没。我说:还没去呢就被抓到这里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中南海在哪里、是干啥的。)驻京办的工作人员给来接我的人说:法轮功真好。这个工作人员给所长和政保科的人讲了很多法轮功的事实,使这两人对我的态度都改变了。回到当地,我被拘留了十五天。

后来又因为邪恶的迫害,我再次被抓進了当地的看守所,我很是想不通,一个政府怎能把好人抓進这里呢。我就给警察和犯人讲真相,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他们让我背监规,我说不认字。他们让我报数,我就从来没有报对过。犯人说:阿姨,你一说话就手叉着腰,又不按警察说的做,他们咋不打你啊?我说因为我不是犯人。一天夜里,我炼功时,无意中被一起夜的小犯人看见了。她第二天问我,阿姨,你炼功时,有三个大红球在你的头上快速的旋转着,那是啥呀?我告诉她那是法轮。其他犯人听到后,都要求我夜里起来炼功时喊她们一声,也让她们看看这个景象。我说这都是缘份,看到就看到了,刻意去看是看不到的。通过我给她们讲真相,这个监室里的犯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了。在这期间,我有好几次深夜睡觉时,整个身体离开了床板。由于自己年龄较大,又不识字。我就把犯人抽过的烟盒收集起来,放风时请其他同修帮我把《论语》、《洪吟》和炼功口诀写上,回到监室里,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学,不会的就问别人。就这样,在监狱的六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学会了很多字,回到家里时,能把《转法轮》基本上通读下来了。连我的孩子都觉的不可思议!

在狱中待了六个多月,有一天派出所的警察来看守所接我,说要放我回家。结果上车后才告诉我,是要把我送到劳教所里,已经判我一年劳教了。我一听就火了,就跟他们讲理,他们也不听。我就一边给他们讲真相,一边在心里求师父,我说:师父啊,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啊,那里不是我该去的地方啊,师父啊,我不能去那里啊。到了劳教所,他们先给我体检,体检报告出来后,劳教所的头头说:这个老太太我们不收,一身都是病,送回家吧。我一听,心里高兴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这时送我来的警察极不情愿的又让我上车,一路上象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再也没有来时的那种嚣张气焰了。第二天,他们不甘心,又打电话给我儿子,让我去大医院再检查身体,儿子不搭理他们,他们竟然说要上门来带我去医院检查。儿子不愿看到我再次被绑架迫害,就对我说:妈妈,你走吧,你千万别回来了,法正过来你再回来,法没正过来你就别回来。从此以后,我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这个日子一过就是近六年的时间。在这六年里,我和当地的几个同修租了房子,做起了资料。我们的资料点比较大,每天的需求量也很大。从早上开始,一直要忙到夜里十二点左右,机器很热的时候,我们就用电风扇吹。那时我们大家都相互配合的很好。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了。我和另一个同修连夜把机器转移到了安全地方。就这样,我不知换了多少次出租的地方。有时一天连最基本的水和馒头都没钱买,经常是饿着肚子。虽然这么苦,但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变,靠着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走到了今天。

互相配合,做好三件事

现在我和身边的同修一起配合,抓紧时间讲真相,多救人。每周我们都安排好时间,三件事都要做好。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们一般两人或三人一组,跟常人面对面讲,一人发正念,一人讲,同时也根据不同情况,把真相光盘、护身符、小册子等分别送给适合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常人。我们出去讲真相时,都是先发正念清理那里的邪恶,再开始讲真相。效果很好。面对面讲真相也修去了我们的怕心。当我们讲出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时,常人三退就特别容易,如果不讲出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时,一个也退不掉。在讲真相时,有时也是有惊无险。有一次,我们三个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路过铁路边时刚好有一列货车停在那里,另外两个同修就往车厢上写真相标语,我就发正念。一个同修刚写完,另一个同修还没写完呢,突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喊了一声:你写啥呢,再写我打一一零报警了。我们发着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那个同修不慌不忙的说:我写的是好事,你看了对你有好处,你打电话报警对你有啥好处呢。那个男人掉头就走了。这个同修挺遗憾的说,我还想给他讲真相,送他个护身符呢,他怎么跑的这么快呢。这里有趣的事非常多,就不一一赘述了。

自从我回家后,家中也成了我讲真相的好地方。孩子们的朋友来家里玩,我就一一劝他们三退,讲大法的美好。刚开始时,孙子的同学来家玩,我刚说了一句:你们知道吗。孙子就连忙说:奶奶,别讲。其他孩子问:奶奶你要说啥。孙子连忙说,我奶奶叫你们多吃水果。这些孩子走后,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等孙子玩完回来,我说;孙子,这样不行啊,我要救人,你为啥挡着。孙子也诚心的说:奶奶,我怕他们出去乱说。我说:咱们说的是好事啊!他们明白的那一面会多么感谢你啊!咱们还在乎他们说什么吗?咱们心正念正,他们一定不会乱说的。孙子同意了。从那以后,孙子的同学朋友只要来到家里,时机一到,孙子就宣布:别说话了,现在听我奶奶讲,你们要认真听,对你们有好处。儿子的同学朋友来家玩时,儿子也同样对来客说:坐好了,听我妈讲法轮功真相。我说:我告诉你们法轮大法真的好,你一天默念“法轮大法好”比啥都好。就这样,凡是来我家的亲戚朋友邻居我一个没落的都劝他们退出邪党组织,明白大法真相了。

去年过年时,我去妹妹家拜年,很巧,她的小姑子和她三十来岁的儿子也来了。一看到我,她小姑子亲热的不得了,说大姐的身体这么好,我就告诉她我这身体是炼法轮功炼的。给她娘俩讲法轮功真相,讲退出邪党组织的重要性。她娘俩很认真的听着,妹妹几次催我们去吃饭,她娘俩都说等会儿、等会儿,直到把她娘俩的团、队退了,我们才上桌吃饭。还有去邻居家串门,我也都抓住机会给他们讲,其中有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去他们家串门,看他在家,就劝他三退,他很爽快的就退了。他妈妈说,你真行,他是谁也劝不动的,被你几句话就劝退了。另一个我过去麻将桌上的牌友,一天来我家玩,我问她,我给你的小册子你都看了吧,现在把团、队退了吧。她说:我还是党员呢,咋退呀,关系都在外地呢。我说不用管那些东西,只要发自内心想要退出它,就行了,神只看人心啊。她说我愿意退。这期间,有一次,女儿和她的朋友来到家中,打过招呼后,女儿去里屋换衣服。我停下厨房的活,就坐到来人对面,张口就说:你看我的身体好吧,都是炼法轮功炼的,你知道吗,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现在这个恶党该有多坏,天都要灭它了。只见来人一直面带微笑的点头听着。这时女儿从里屋出来,笑着说:妈,这是咱们同修。我们都大笑起来了。

过关

在身体这方面遇到病业假相干扰的情况我也有。可是我自从修炼以来,每次病业假相干扰时,无论时间长短,我的思想里都压根没有要用常人的办法解决的念头。记得刚得法两个月的时候,师父给我清理身体,那感觉就象重感冒一样,严重的挺吓人的,但是我的饭量不减,虽然拖了一段时间,但是关也过的挺好的。

去年年底,我突然之间感到胸闷,憋气,胸腔里疼痛难忍。那一段时间我几乎不能下床。我看到我的内脏就象鱼缸里的假山一样,硬硬的,在不同部位从里向外流着脓。同时我还看到家里的墙上爬满了大大小小一团一团的蜘蛛,令我恶心。在睡梦中有声音不停的说:要你死、要你死,死、死、死。我在梦中坚定的说:我不死、不死、不死、就不死。直到喊醒我自己,此时我已是满头大汗。我知道这些都是坏东西,就加强了发正念的次数,每个整点都发。可是效果不大。其他同修也来到家中帮我一起发正念,一起学法,效果也不太理想。到底是咋回事,我静下心来好好的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那颗执著不放的心——情,对孩子放不下的那颗母爱的心。找到执着后,身体见好了,我就出去讲真相,劝退了三个人。回来后我心里很高兴,欢喜心起来了,我又难受的下不了床了。再向内找,终于发现了一颗隐藏很深的最坏的人心,等价交换的心,认为自己三件事也做了,怎么又下不了床了。后来悟到,这不是在和大法讨价还价吗?悟到后,我立刻就能做家务了。这一关一过就是三个月啊,它耽误了我要做的助师正法的事情,也让我好好的向内挖了挖还执着不放的其它心。我现在什么都放下了,啥心都不操了,只有一念,那就是好好修自己,跟师父回家。

还有一次,儿子、媳妇、孙子开车来家接我去公园玩。本身好好的。到了公园后,我突然浑身发烧,上吐下泻,泻的提不起裤子,吐的一塌糊涂。儿子一看,要送我上医院,我说,你送我回家吧,我明天一定会好的。儿子见拗不过我,只好开车送我回家了。到了家里,我让他们全家人回自己的家,不用管我,也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不会有事的。他们走后,我躺在床上已经起不来了,当时家里还有一个来我这玩的小儿子的孩子,七岁的小孙子,他看到我这么难过,就问我:奶奶,你死不死。我说:奶奶不死。他说:那你就求师父啊。我说是的,只有师父能救我。夜里我想喝水,可是双手没有力气,我就把热水瓶夹在胳肢窝下往杯子里倒。这一夜,我又过了一大关。又一次放下了生死。第二天一大早,儿子就跑来看我,只见我正端着一大碗疙瘩汤喝呢。

神迹

修炼十二年来,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太多了。我刚学功的两三个月里,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一眨一眨的。有一次炼功时,我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个晶白体的我,也在我的眼前跟我的动作一样的在炼功。有一次晚上去别人家,那个楼梯没有灯,上楼梯时我的眼前却出现了光,一楼是红光,二楼、三楼、四楼、五楼是绿光,亮亮的。前两个月,夜里发完正念睡觉时,突然看到我的床上方的顶棚上,有一圈象日光灯管一样发着柔柔的白光,直径有四尺的一个圆光环,一直亮着,直到凌晨五点多才散去。在发正念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我有两次正念很强时,在打莲花掌手势发正念的时候,看到掌心里有各种色彩的金花在向外放。但是有一次,我发正念时,思想稍微一放松,头脑一迷糊,单手立掌就歪了,这时我看到眼前有一堆没有胳膊的小孩的手,在使劲的鼓掌,把我吓了一跳,我立刻发正念清理这些败物,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没按师父的要求做,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在鼓掌呢。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轻视发正念了,每次发正念时我都严格按照师父教的动作做好,按照师父法理的要求去做好。

这些只是我修炼中的一点经历,我想和同修们互相勉励,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多学法,以法为师,更加勇猛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