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阻归途 重回大法师恩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自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师父传出法轮大法以来,至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得法者无不身心受益、幸运之极,众多修炼者能够秉承“真、善、忍”的理念持之以恒精進不怠;也有一些人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甚至中途放弃了修炼等等。但是,一旦他们重回大法修炼时,便再次获得脱胎换骨之新生,深深体会到伟大师父的洪恩浩荡。

本文的主人公是大陆北方某市一位四十九岁的女士,她于九八年因病走入法轮功的修炼,全身的疾病完全康复。二零零五年丈夫亡故后,难言的孤单寂寞令她难以抵御吃喝玩乐的红尘诱惑,偏离大法的要求越来越远,病都回来了,甚至犯了男女不齿之事,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和同修的帮助下,她终于于四个月前恢复了炼功和学法,再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现在,人见了她都惊叹:你简直整个变了个人!她自己说: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这次肯定要坚修到底!

下面我们听听她的自述:

我九八年得法,因为当时患了肾炎,严重到三个加号,成天发烧感冒,同事建议我炼法轮功,并给了我两本法轮功书籍,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肾炎好了,全身各种叫的上名叫不上名的病都好了。

一 丈夫亡故 红尘堕落

开始那几年修炼还算精進,中共迫害大法开始后,我一直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直到二零零五年八月丈夫亡故,挥之不去的孤单寂寞,心里很苦,尤其逢年过节,看到别人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心里就不好受,瞅瞅谁都对不起我,想起来就掉泪,希望有人能陪我出去转转,散散心,消磨时光。

常人的同事看我这样,就成天找我出去吃喝玩乐,上歌厅,做足疗,单位当官的公款吃喝也带着我,顶多添双筷子,吃完他们包房去,我就回家,大法不让喝酒,我也喝,一喝就是三、四两,借酒浇愁。就这样,偏离大法越来越远,觉的还是吃喝玩乐来的痛快,偶尔想起大法也觉的没时间看书,功也不炼了。

甚至对师父产生了怀疑,对大法半信半疑了,听到别人说大法参与政治,我还想“也是,管他们退党不退党的,管那干啥?”好多的病又回来了,成天感冒别扭,吃药,吃二粒不管事,吃三粒、四粒,吃五粒都不管事,吃到便秘,就是想不起自己是炼功人,完全混同于常人,不修了,整天以泪洗面,脸色铁青的,发黄,没有一点红色,印堂发黑,有人说:“你瞅你不象女鬼呀!”

去年十月,和三个常人朋友出去旅游,去了十多天,白天游玩,晚上没处去就在旅馆里看电视,其中有位男同事,平时接触时间长了我对他就有好感,他到我房间来,发生了不正当两性关系。第二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翻身,感觉一阵晕眩,好象天塌了似的,一片漆黑,从来没有过的好象掉进山涧的感觉,我赶快伸手拽住他,他还不耐烦:“你拽我干啥?”我说“我太迷晕,好象床要翻了,我要掉下去了!”因为这样,所以他就没碰我,奇怪的是白天就好多了,不那么晕,后来我意识到是师父还管着我,不让我再犯错。

二、重回修炼 脱胎换骨

当时我心里特别害怕,怕死在外面,心想快回家吧。回来后同修说“你就不精進吧,等正法结束了,第一个销毁的就是你,你坐那儿哭都来不及。”我一气之下说“不炼了。”(现在我要严正声明这句话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另一位同修则始终善意帮助我,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学法,跟我切磋。就这样我在家觉的没意思,又拿起大法书看,一看书就不迷晕了,自然而然的就想炼功,有时候一天炼两遍五套功法。炼功时浑身热,象冒火似的,全身的骨节都响,胳膊、手腕、手指、颈椎、连头顶都“嘎叭、嘎叭”的响,我以前就有风湿,九八年炼功后都好了,零五年脱离大法后,除了肾炎,什么胳膊腿疼、颈椎增生、胃疼、附件炎什么都出来了,皮肤过敏,输液,输的都是激素,不输液脸都抽巴了似的,这回一炼功,尤其是打坐的时候,脸上总有小法轮在转,鼻子上、脸颊上,不是这儿转就是那转,有一个月的时间,脸象过敏似的,痒、脱皮,整个脱了一层黑皮,现在皮肤细腻,白里透红。

我把所有的药扔的扔,送人的送人,二百六一瓶的药都给人了。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才四个月,我身体全好了,啥毛病没有一身轻松,连我自己都觉的变了个人。同修见了都说:“你现在整个变了个人。”常人看见我都说:“你可不象快五十的,说你三十多都有人信。”

我再也放不下大法书了,现在一天不看书,心里就缺啥似的,即使出门干啥去,哪怕看一小段书也得看。也不觉的孤单寂寞了,差不多每天学三讲法,有一次学完两讲法,琢磨着总也没玩电脑游戏了,开了三次机都没开成,我悟到是师父不让我玩游戏了,我就又看书去。等我儿子回家一开电脑就开开了。

三、师父救了我和我儿子

这次学法炼功后,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看到法轮,看到师父法身给我调整身体,给师父上香时,看到香火上面莲花开了,和《转法轮》书后面的莲花一样,连接三天,每天炼功打开MP3就看到屏幕上有法轮在转,学法时看到字会蹦,还有蓝的、红的、金色的小星星。我觉的是师父在鼓励我精進。

我心里特别感激师父,有时候看着书就掉泪,觉的师父就象看小孩似的看着我,一时一刻不撒手,处处呵护着,就怕磕着碰着,今年大年三十上午十点多,我在马路上骑车,没注意路边有人放鞭炮,那炮竹一下冲我崩过来,那一瞬间我看到象打闪似的一道黄光,把脸这边的炮竹给挡回去了,眼角只留个印,什么事也没有,当时只觉腿象折了似的疼,我一念: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没啥事,我连车都没下,一条腿疼,就用另一条腿蹬车,骑回家去了。

到家先给师父法像跪下,连磕了三个头:“谢谢师父保护!”要不是师父保护,让炮竹崩这一下子,眼睛炸瞎了,半边脸也得炸坏了,死不了活着也费劲啊。神奇的是腿上只有一个一寸左右的口子流着血,可是裤子一点没坏,完好无损。我也没做饭,先学法,一边学一边盘着腿,腿上有法轮在旋转。就这样调了几天就好了,现在连印痕都很难看出来。

再说说我儿子,我儿子是做保安的,知道大法好,保护同修,有的同修发真相资料发到他们那儿,他就告诉同修:“这儿有人蹲坑,你去别的地方发吧。”他也得到师父的保护,两次撞车都没事,其中一次车祸,出租车把他一下铲起来了,他飞起来跌到车前的挡风玻璃上,把玻璃撞碎了,他脑袋没事,连皮都没破,上医院检查浑身哪都没事,回来他说:“妈,我这是铁脑袋,命大!”我告诉他都是师父保护的。

结语:

这回从新走回修炼,师父从上到下给我清理了身体,又给了我一次生命,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我后悔脱离大法的那几年,白白荒废的时光什么时候才能弥补回来。我有时觉的某些同修瞧不起我,总不想去学法点了,可是脱离这个学法的环境,我还怕自己再堕落,所以还坚持去,因为我说话直,怕别的同修讨厌,其实都是我以前没做好,自卑心理造成的。

现在常人说什么我都不信了,就信师父,师父说的全都对,我也开始劝三退救人,师父总给我机会,买菜时好几次人家都多找钱,我就说我是炼大法的,借这个机会劝退救人,过年的时候,我给亲戚朋友讲真相,三天劝退了七个人。

写出本文的目地,一是曝光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同修,千万不要在男女关系上犯错误,那真的是往无底的山涧里掉。另一方面,也想告诉所有走过弯路的昔日同修,快回来吧,师父从来没有放弃我们,同修们也盼着我们回来!切莫错过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