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共迫害说“不”的人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中国大陆包括大量各级体制内官员在内的民众,有人从来就不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诬陷,有人从一开始就了解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真相,有人通过观察身边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和法轮功学员们讲的真相,摆脱了中共的谎言蒙蔽。因此,在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里,在中国各地,各界、各社会阶层的人勇敢地站出来抵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感人故事一直都在发生。

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保护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末,一位乘火车去北京机场接女儿的法轮功学员在车厢里讲法轮功真相,当时她不知道,中共已经向全国铁路部门下达命令:在进京列车上发现传播法轮功言论的人要立即抓人,乘务员有举报法轮功学员的可得到五千元奖金。一位年轻的男乘务员发现她是法轮功学员后,便一直悄悄地在车厢门口替她看着乘警的动静,暗中掩护她。火车进站后,这位乘务员还主动告诉她这趟车回程的时间,建议她还坐这趟车,并告诉她如何买到这趟车的票。接到女儿后,法轮功学员按照乘务员的指点顺利买到了回程车票,又见到了那位乘务员。此时乘务员才找机会告诉法轮功学员的女儿,他这样做是想保护法轮功学员不出危险。

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保护法轮功学员的人就更多了。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某地“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街道和派出所警察近十来人闯到法轮功学员郑成(化名)上班的单位,想绑架他。郑成坚决不上警车,坐在地上向围观的人揭露迫害。僵持中来了两位这家企业的领导,其中一位是一把手,对来人说:“你们不能带走他,我用人格担保他。你们要带他走,那也把我带走吧!”最后郑成在有正义感的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下安全脱险。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某镇的大队书记,对一个法轮功学员神秘地说:“我接到一封法轮功弟子给我的信,太感人了,我看了十多遍,没有丝毫的政治色彩,完全是为了别人好,而且信上还说‘亲爱的朋友’,说了好几次‘亲爱的朋友’,很友好。我也要加入你们的行列,和你们一起修炼。”最后还补充了一句:“以后上边有令,我就通知法轮功学员把书藏好,以免受到损失。”

在湖北,有一位六十岁的老人,是个敢作敢为的人。原来她也被谎言蒙骗,明白过来后,虽未修炼法轮功,却走到哪里都维护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十月的一天,她偶然得知一个炼法轮功的远房亲戚被派出所抓了。平时她跟那位远房亲戚没什么来往,但因为听说亲戚是炼功的,就到派出所去要人。她跟派出所的人说:自己亲戚学了这个法轮功病就好了,你们把她抓起来不让她炼,她死了你们是不是有罪呢?你们应该把她放了。她跟派出所的人据理力争了很长时间,最后派出所同意让她和那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回家。

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与政府官员

二零零二年,中共造谣污蔑法轮功甚嚣尘上。某日,在一列行驶的火车上两个女青年受谎言欺骗口气激烈地指责着法轮功学员。在她们对面坐着的一位女士告诉他们:“我告诉你们,因为我的职业使我真正认识了法轮功学员的人品。她们真的像她们的信仰真善忍法理一样,实在令人感动。”这位女士告诉年轻人法轮功根本不象舆论抹黑的那样。最后她拿出自己的证件,原来她是一位穿便衣的警官。

有人报料看到的一幕:在朋友聚会的饭桌上,一个职务不算低的监狱警察附耳对一位同样级别不低的公安警察说:“听我一句话,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对上级指示,应付一下就行了。”

有多少中共体制之内的人,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法轮功学员?恐怕无法计数。二零零四年七月上旬江西省九江市一位镇派出所所长奉命抓捕一名法轮功学员,所长接到任务时,推托说:“人家不在家,抓什么呢?”随后紧急告知法轮功学员:“最近不要轻易出门。”很好地保护了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某地一派出所的警察得到绑架行动的消息,立即到法轮功学员家说:“你赶快把家里的东西搬走。”之后,市公安局、派出所一大帮人来了,非法抄家一无所获,迫害阴谋没有得逞。

两件事相差数年,竟惊人相似。像这样暗中抵制迫害帮助法轮功学员的“610”人员、警察、官员等等各地都有。稍具道德勇气者对于迫害命令或明或暗的不执行,或尽可能抵制,有的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出谋划策,帮助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被中共监狱迫害死的辽宁法轮功学员徐大为的妻子在《致有关部门领导的公开信》中记述在她上访过程中见到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态度,写道:“不是所有的人都站在邪恶一边的。有很多的政府工作人员,知道了我的遭遇都很同情我,帮我想办法、出主意,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某地一位社区居委会主任对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人人都像你们法轮功的人一样,那咱这个社会就好了!你好好炼你的功,管它呢!注意别让他们(恶警)抓住把柄。”二零零四年这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拘留所。几天后,这位居委会主任去参加区人大会,会议期间她见到了也是人大代表的公安分局局长,她就向这个局长要人。她问他:“我们社区的这个居民她犯法了吗?如果没犯法,请你们赶紧放人。如果放了她您感到为难,那我们居委会就联名保她!您看这样行吗?”就这样,两个星期后这位法轮功学员被释放了。

正义民众直接站出来抵制迫害

因为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很多平凡的中国人做出了非凡的举动——明知中共的暴虐,但是正义感和道德勇气让他们站了出来,公开向中共说“不”。

在湖北省监利县,中共“610”人员带人来到一村干部家,要他带路去绑架本村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村干部不客气地对他们说:“我们村的几个炼功的个个都很好,没干啥事。如果她们都干坏事的话,你可以把我关进监狱。”然后又说:“你们吃饭了没事干,我可忙着呢!没工夫陪你们闲聊了,我还要到地里去干活呢。”说完扔下那些人他自己走了。

二零零三年,武汉市洪山区“610”在九峰乡办洗脑班,每抓一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政府拨给六千元洗脑费。为凑人数,四月十日晚,洪山区花山镇派出所和镇“610”人员开三部车非法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李九兰。李九兰据理力争,不配合。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与警察大吵,不让带人;孩子抱着妈妈的腿撕心裂肺哭喊,惊动了村民。气愤的村民纷纷指责坏人,有几个村民冲上前硬是从警车中把法轮功学员李九兰夺了回来,前后有半个小时。

类似的事也发生在其他地区。二零零四年八月八日下午,湖北浠水县的六个警察闯入浠水朱店镇九坪村法轮功学员姚望来家,企图绑架姚望来。姚的家人与之据理力争,抵制他们的非法绑架行为,气急败坏的警察竟然使用暴力,惊动了九坪村的村民们。人们从田间、地头、家中,赶来姚家,连村长都过来劝告警察不要抓好人,但警察们非常强硬,非抓人不可,激怒了在场的一百多位村民。众人纷纷站出来和不法警察形成对峙,最后不法警察不得不放弃抓人计划仓惶离去。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晚,青岛市城阳区红岛街道派出所指挥联防人员试图绑架红岛西大洋村法轮功学员赵宇群。得到消息的村民们跑出来将不法人员团团围住,令赵宇群机智走脱,村民们还坚决制止了恶人们抓赵宇群的妻子作人质的行为,迫使他们放弃了绑架阴谋。

联名上书,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讨公道

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吉林省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恶警绑架,直接送往劳教所,因体检时发现血压高被劳教所拒收,后来恶警不知用什么手段第二次将该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非法关押。该法轮功学员的儿子(二十岁左右)也是法轮功学员,就到乡邻中去讲迫害真相,征集营救父亲的签名,他走了一千多家,共征集到六百六十八个签名。一位乡亲说:就是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我才签,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才不签呢!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大连庄河市光明山法轮功学员郑德才被当地公安绑架,次年三月份,村里八十余户乡亲为营救郑德才签写了联名信,用这种方式向中共当局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要求当局立即将郑德才释放。

二零零九年二月,发生在辽宁抚顺的另一起正义民众为法轮功学员讨公道的联名信事件震动了周永康、罗干等中共头目。当时,家在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在监狱里被中共折磨八年后出狱,但他在中共的牢狱里遭到了长期残酷虐待:被长时间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吊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注射摧残中枢神经的药物等等,出狱时家人见到的徐大为已经头发花白、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伤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家人将其送医院,徐大为十三天后即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当地纯朴的村民们出于义愤,先是自发组织了两卡车人赶去东陵监狱讨公道,在监狱不给任何答复的情况下,五个村的三百七十六人在揭露监狱迫害的申诉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申诉人共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这起联名信事件发生后,周永康、罗干等中共高层受到极大震动,责令当地公安和司法机关兴师动众到村里恐吓、盘查,查联名申诉的发起人,给徐大为的弟弟戴手铐,四处追查徐大为妻子的下落,并为此骚扰威胁徐大为岳母一家,搞得鸡犬不宁,但正义村民们并不后悔。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黑龙江省富锦市上街基乡忠胜村,法轮功学员袁玉龙与儿子袁守江、儿媳龚金芬三人被中共警察非法劫持,包括村干部在内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们,联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当局立即放人,同样轰动一时。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几乎是整个村庄的全部村民们都敢于仗义执言,不但在联名信上签名画押,还都在上面郑重按上了指纹,表现出的不仅仅是仗义,更是对法轮功学员人品的认同。

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

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给广大法轮功学员家属造成了深重的苦难,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但同时,法轮功学员家属也是最能了解法轮功真相、看穿中共谎言,从而坚决抵制这场迫害的庞大群体。他们在与自己的亲人一起承受中共的残酷迫害的同时,也在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反迫害,如现场站出来制止绑架行为、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机关场所评理要人、上访讨公道、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营救亲人、协助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呼吁海内外善良人士声援法轮功,等等,在很大程度上震慑了邪恶,维护了世间正义。

例如,二零零五年九月和二零零六年三月,湖南株洲市一千零六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联名上书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关注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二零零九年八月,五十六人联名在海外发表了《黑龙江学员家属集体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同时把控告书呈交给了联合国相关人权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中国人大、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黑龙江省委等相关机构,呼唤正义力量声援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对女法轮功学员王三英的案件非法开庭审理,两位律师依法为王三英做了无罪辩护;公诉人和法官最后也无异议,但当局仍将王三英非法关押,不予释放。王三英的亲友近四十人联合签名,要求石家庄新华区法院立即放人。

同时鉴于石家庄中级法院公然践踏法律,以文件形式公然迫使桥西区法院对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宋爱昌作出三年有期徒刑的非法判决。王三英的亲属和宋爱昌的亲友联合起来,与十一位辩护律师共一百二十七人,联名上书河北省高级法院,揭露石家庄中级法院的违法行为,要求严惩法院中的中共违法犯罪份子。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四川郫县新民场镇法轮功学员谷怀兵的六十多名亲友也联合起来,写了公开信营救被迫害的谷怀兵。信中写道:“谷怀兵完完全全就是冤枉的。拘留通知书上给谷怀兵定的罪名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可律师说,把这条罪名加在谷怀兵── 一名法轮功学员身上是完全错误、极其荒唐的;律师说,因为中国的现行法律,没有一条将法轮功定为×教;因为,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更没有破坏任何一条法律的实施……”

越来越多站出来仗义执言的法律界人士

二零零四年底,高智晟律师写了“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及吴邦国委员长的公开信”,随后高智晟律师又给中共高层写了两封公开信,强烈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左右,中共在司法系统(从司法部到基层司法局)层层下发文件,通报“全国有四百名律师公开要求为法轮功平反”一事。尽管文件是恐吓那些敢为法轮功说话的律师的,却也反映出中国法律界人士凝聚的抵制中共暴行的力量。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二审开庭,来自北京的六位律师:李和平、滕彪、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邬宏威,冲破中共的阻挠,首次当庭为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从多个层面指出镇压法轮功毫无法律依据,而且违法违宪;从法律角度指出:一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审判和量刑都是非法的,一切参与抓捕、拘押、审判法轮功学员的组织和个人都是在犯罪。

现在,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勇敢地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发声,中共妄想利用法律的幌子来迫害法轮功只能是自曝其丑。

结语

早在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时候,河北唐山山区有一个村庄,村民们对中共疯狂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很不以为然。村庄铺水泥路面时,这个村的村长专门让人把过去人们集体炼法轮功的地方铺上水泥,说:“只要法轮功一让炼,这里就是村子的中央地带。”

期盼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祥和的场面从新出现,是正直世人的心愿。无论中共怎么疯狂地使用暴力、谎言和信息封锁,都无法挡住法轮功真相的广泛传播。天意从来不可违,民意从来不可侮,随着广大世人越来越了解真相,道德勇气越来越被真相唤醒,反对中共迫害、维护法轮功的正义世人必然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