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正念让劳教所大门大敞四开

十一名大法弟子同时走出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我是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到八月份,那里非法关押着至少二百名以上男女大法弟子,邪党给劳教所调拨了大量资金,建了一座新楼专门用于迫害大法弟子。十月份有四十多名男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大院南侧的一所旧楼里,分三个屋关押。令恶警万万没想到的是,大法弟子集中起来,更是象金刚一样坚不可摧,大法弟子人人为别人着想,祥和、慈悲之场能溶化一切,恶警派出的一个监视人员,好象一刻都不能在大法弟子中停留,平时只在走廊里躲着。

最初,恶警想拆开我们,不让我们在一起吃饭,我们坚决不配合,恶警不让我们炼功,并在两个寝室中间设恶警室,墙壁用玻璃代替,我们就半夜集体起来炼功,恶警见阻止不了,索性把管教室窗帘一拉,不管了。

十一月份,大法弟子贾永发(现已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劳教期满的日子,邪恶要对他加期迫害。这时又传出劳教所又要出台新的迫害方案,包括用暴力,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片子,又要做什么体操等等。面对这些,有的大法弟子悟到,我们不能承认邪党的安排。当时就我自己来说,个人修炼的心比重比较大,只知道这里不是我堂堂正正修炼的场所,内心深处隐隐约约有点应该出去助师正法的念头。我们几个同修约好,在贾永发到期前一天的晚上离开这黑窝。

这次行动,没有惊动所有的人,都凭自己的印象挑选着人交流,有同意的,有不同意的。约好的日期到了,这天吃过晚饭后,屋内异常的静,外面天黑的出奇,月亮被云彩完全遮住,好象几米之外就见不到人了。突然,全劳教所停电了,这是我被非法关入劳教所以来的第一次停电。过了一会,恶警们喊全员都下楼到外面上厕所,下楼前,我趁机去见一个同我分在一个中队过的老年同修,他见到我显得非常激动,看来他刚刚知道了一会要发生什么事,他向我双手合十说:“保重”,然后眼睛就湿润了。我笑着还礼,转身离开。

当天恶警们非常紧张,不时的催促快点。面对恶警的气势,我的正念弱了下来,没有决心先迈出第一步。这时有两位同修喊我的名字,问我:准备好了吗?我精神一振说“我紧随”。只见他们象射出的箭一样向劳教所的大门方向奔去。

大门在关押女大法弟子的楼后面,我们所处的地点无法看到大门,只知道大门旁边有个小角门,是恶警们平时出入的通道,也是我们当时想到的闯出去的最好通道。恶警们见状惊呆了,手指着大法弟子,张着嘴说不出话。我紧随同修后面,院中有许多建筑留下的拉好的线绳,丝毫没绊着我。当我们到达门口时,劳教所的大门大敞四开,好象刚刚为我们而打开。

出大门后,我们就走散开了。我自己爬上了山,要到山顶时,我已经累的一步都爬不动了。回头看看不远处有手电朝我这方向照,当时我思想中想要放弃,但马上纠正,立即又想:“师父给弟子力量吧,难道弟子不能出去为大法做点什么吗?”(现在已知道大法弟子做什么都是给自己做的)没一会儿,我的身体就有了劲了,恢复了正常,没有累的感觉了。

我走啊走,不知道哪是哪儿,走过田地,趟过小河,前面一条公路挡住了我的去路,有十几米宽,好象还是公路收费的关卡,心想,这里能不能有恶警呢?我怎么过去呢?往旁边一看,正好有一个水泥涵洞通到另一侧,正好一个人蹲着能过去。我又走了好久,一点也不害怕,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地方,稳下来,洗一洗弄脏的裤子和鞋子,这时我发现这个地方这么熟悉,这是我上大学时常来玩的地方,我知道是师父带我来的,就这样我顺利的走出了那邪恶的黑窝。

这次我们总共闯出十一名同修,所有事先决定出来的都如愿了,只落下了贾永发。其中一同修是七台河的,叫张长明(现已被迫害离世),他说他当时还不知道同修要往出闯,停电后他的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一个圆形亮圈,非常亮,不一会看到,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向北飞快跑去,当这一幕真的出现时,他也跟着闯了出来。还有一位同修,身上长了许多脓包疥疮,下身烂得血肉模糊,平时只躺着裸露下身。他说:“我决定往出闯后,我觉得我行,当我跑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束缚的感觉,开始穿着鞋在大地里跑不得劲,我就把鞋脱了光脚在麦田里跑,听到收割后的麦茬“咔咔”直响,可我的脚一点也没坏也不痛。”

在我们正念闯出后,劳教所的集中转化洗脑班解体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虽然我们当时带着许多人心,特别是本人正念不是很足,没有想到用神的一面,但为什么成功了呢?我想是因为我们不配合邪恶,这就是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帮助安排了那么多的巧合,显现了那么多神迹。

我个人认识有限,只想通过记录当年惊心动魄的那一幕,来证实师尊的伟大和大法的殊胜。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