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不让治 沈阳第一监狱长王斌草菅人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沈阳报道)辽宁省凌源市年仅50岁的法轮功学员侯延双,目前在辽宁省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被迫害,身患多种重病:高血压病三级、心脏病、多发性脑梗死、腔隙性脑梗死等。他感觉头疼、抽搐、眼睛也往里抽、心脏特别难受、心力衰竭、呼吸极度困难、吞咽困难、痰多却咳不出来、不能说话、全身冰冷、哪都疼、四肢不好使,不能自理。沈阳监狱长王斌以“不写保证”为由,不允许保外就医。人命在王斌眼里一钱不值。

十年前,侯延双因信仰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做资料向人们澄清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家中被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派出所及凌钢保卫处警察绑架;后被凌源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送进沈阳监狱的当天,侯延双遭到第一监区狱政处长贾轲指使犯人刘铁峰毒打,腰椎、颈椎被打成重伤,监狱也不给治,至今留下增生后遗症。侯延双多次上告,狱方无人理睬。

酷刑演示:用棍棒毒打
酷刑演示:用棍棒毒打

侯延双在监狱遭受非人折磨,二零零九年一月,身体被监狱医院诊断为多发性脑血栓、高血压性心脏病(血压高达230mmHg)。但没人给治,他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以“不认罪”为由拒绝。病就被耽误着,一再恶化。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侯延双疾病再一次发作:讲不了话、咽不了饭、喝水呛、从鼻子喷出来、呼吸困难、有痰吐不出来,都快憋死了,后来送进了监狱医院。监狱医院是只给犯人看病的地方,各种条件极差,根本得不到应有的治疗,还折磨、虐待病人。

九月十九日,家属接见时,侯延双走路费劲,喘气相当困难,哈喇子不停,有痰不会吐,好赖一抹,嘴里、脸上哪都是。由于不能说话,给了家属两个纸条,当时马上围上来十多个警察抢纸条,并把出、入门都锁上。为什么?怕家属知道什么?十二月三十日,家属要求立即去医院检查,检查完心电图时施清军副大队长匆忙拿单子走到前面去找大夫商量。检查完脑CT,大夫居然说片子要等明天或过完节再出来。据明白人说片子应该当时就出。不知道监狱和医院在搞什么鬼。

侯延双在外面时年轻力壮,身轻体健,如今被监狱折磨得不如七、八十岁老人,多种疾病缠身,生命垂危。侯延双的病情在社会医院早就属于危重病人了,大脑与各脏器已处于衰竭状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且呼吸、吞咽如此困难的病人,不接氧,不吸痰,随时有窒息而死的可能。

监狱长说“不写保证”就得医院下病危通知书,医院在你指挥下,你所谓的病危通知书只有在人死亡前刻才能开吧,这样的死,就是你所谓的正常死亡吗?你就可以逃脱责任了?你一再耽误治疗,致使病情恶化,草菅人命,你能逃脱了干系?有信仰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吗?宪法是这样规定的吗?你所执行的命令是这样写的吗?

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人,对社会有益无害,他们被关入监狱的一切罪名都是栽赃陷害、指鹿为马。宪法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示威。自由”。而且刑法只惩处行为,思想不构成犯罪。中共为迫害法轮功量身定做的什么“解释”、“通知”,通篇也没提“法轮功”三个字,而且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违反宪法的。这笔帐将来必定是要清算的。

香港《前哨》杂志2011年2月刊大陆报道栏目中,头条文章《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件大事件》中揭示,2010年起江泽民至少两次对身边的人谈到,这一辈子做过两件愚蠢之事:蠢事之一是美国轰炸南斯拉夫时,下令中国大使馆不能撤退;蠢事之二则是镇压法轮功。不管江泽民或中共出于什么目的放出这种信息,这种自认“镇压法轮功是蠢事”的说法对于还在参与迫害的人和那些上当误解仇恨法轮功的人,值得你们深思和反省。执行命令,文革中那些犯罪的警察也这样说,最后也枪毙的枪毙,坐牢的坐牢。纽伦堡审判,纳粹分子也这样说,也一样遭到了严惩。迫害越卖力,越愚蠢,下场越不好。监狱长王斌及史英等所有参与迫害的警察们,这样不讲良心、不计后果的为末日就要到了的中共邪党卖了命,值得吗?良药苦口,但愿你们清醒。天要灭中共,在这个社会转型期,请你们走好自己的路。

请社会各界正义之士帮助营救侯延双。

邮编:110145,地址:辽宁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第十七监区。
电话:监狱长王斌之妻付妍:15698801880
狱政处长史英:15698801366
办公室:02489296160
监区大队长孔庆华:15698801866
监区长杨子牛:15698802201
宋东(直接负责关押侯延双):15698802510
施清军:15698802358
王队长:15698801408
占向权:1339011773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