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我从小就胆小怕羞,不爱说话,最怕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父亲则身体强壮,性情刚烈,在村中颇有威望,人们说我虽是男孩却长了个女孩性格,高考时却怎么也考不上大学,只好回家跟父亲种田。不久父亲便得了脑血栓,打针不管用,便去吃中药,抓一次药,费用很高,但效果却不好,最后经人介绍就去学气功。刚开始他老记不住动作口诀,便叫我去帮他记下来。当时只有几位不识字的老人在炼,家中放着的一本远方亲人寄给她们的一本《转法轮》,可是却念不通。我便把这本书拿回家去看,没想到,我一口气把《转法轮》看完了,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父亲的病好的很快,大约半个来月病症完全消失,身体强壮。我虽然年纪轻,却还赶不上他,五十公斤的化肥他扛在肩上,上山下地都不累。这消息马上在周围传开,一时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猛增,我们村男女老少四、五十人,还有几个是外村来的。一九九八年的老年节上,我们村还邀请父亲亲自上台演示功法,叫大家都来学。

那时大家都很认真,早上天还没亮就来我家炼功,白天干活,晚上八点钟准时来学法炼功,哪做的不对,就用法来对照。有两个年轻人原来爱抽烟、喝酒、赌钱,通过学法后都戒了,身体也白胖了起来。有两个妇女原来浑身是病,学了法也从此丢去了药罐子,精神了起来。

村中有个生意人以三万元钱买下了我家那一年地里种的果子,他说要养一段时间,白天仍由我们在地里打药、灌水,晚上他去守。那红通通的果子真是诱人 ,可父亲说,这果子虽然是我家的,现在已经沽卖给人家了,咱们是炼功人,不能随便吃人家的。一天我在地里抽水,天很热,口渴难耐,伸手抓住一个大果子,刚要摘的时候,想起了自己是炼功人,师父说了“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我缩回了手,咽了一下口水。那一年真没吃那地里的一个果子。事情虽小,但我感受到这是大法的威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家遭受了那地方最严重的迫害,对于从小就胆小怕事、在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下的我,感到无比的恐惧和茫然,不知所措。师父讲的法和严酷的现实,以及强烈的人心、变异的观念在思想中激烈的交锋,整天脑袋象炸开似的。父亲虽然历经许多运动,刚直胆大,但从他進出派出所时那半白的发梢上渗出的汗珠,我感受到了他的压力。

那段时间不断的抄家、盘问,炼功、学法中断了,大年三十的前两天,中共人员把我抓去了,好不容易过了漫长的十五天,接下来的又是一个月的强制洗脑。面对难耐的寂寞、亲人的泪水、对家庭的依恋、邪恶的压力,我屈服了,签字写了保证书。从此我离开了大法,过起了常人的生活,抽烟、喝酒、打麻将,迷上了流行歌曲,爱看武打片、恐怖片,每逢赶集日买两碟拿回家,想不到有许多是假的,许多是黄色的,看多了也习惯了,一切邪恶的东西都向我乘虚而入。那几年我家攒了一些钱,可是家庭并不和睦,自己的脾气也大了,赌气,摔筷子砸碗,经常和妻子吵架。夜深人静时,一阵空虚感袭来,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抓起酒罐子大喝几口,醉倒方休。

那段时间师父讲的法大多不记得了,可有一段法却总是想起来:“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我知道我不能做坏人。一次我和妻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忽然自言自语的说:“哎!我怕是要烂在这里了。”妻子一听骂了起来,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我猛然惊觉,淡淡一笑。那段时间我的父亲脑血栓复发,我九个月的女儿夭折了,我经受了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打击。

一天母亲拿着两个真相光碟走進来,说她那放不出来,叫我放一下,其实母亲断断续续一直在炼功,是师父叫她来唤醒我的。我们一口气看完了真相光碟,我如梦初醒。后来同修来看我,我感叹的说:“我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我抓紧时间连续看了几遍《转法轮》,看了所有的新经文,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才知道正法已经到了这一步,自己落下的实在太远了,唯有勇猛精進赶上去。

那一年我家盖房子,接触了许多人,我就跟他们讲真相,给他们放真相光盘。利用進材料的时候给一些驾驶员、老板讲真相,有一些明白了,有一些怎么讲也不相信。一个卖钢材的外地女老板到工地上来,听说我修大法,很害怕。刚巧我们正在放《风雨天地行》中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片段 ,我叫她来看,告诉她那个“刘春玲” 不是被烧死的,是被人打死的。她看了再没说什么了,走时还叫我一定到她那去。

有一天,一个和尚来了,我一看都上门来了。我说:“来来,见面就是缘,我也是信佛的,先吃一点饭吧。”他很高兴。我边吃边跟他讲,你既然出家修佛,应该知道释迦牟尼佛讲过,末法时期他的法就不灵了,不能再度人了。要是真的那样,你不就白白出家了吗?其实真佛早已降世,就是现在广传世间的“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我给他讲了真相,从《预言与人生》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他听的很认真,最后送了一碟《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他表示要带回去好好看。

一次,我摘完果子,有人提到这几年灾难很大,我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人的道德败坏了,黄、赌、毒泛滥,假货横流,这样下去子孙后代怎么办呢?现在只有世界上广为流传的法轮大法能救世人,只有真、善、忍才能救这个世界。可是在我们国家,这么好的功法却正受着迫害,你们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保平安了。说来也怪,那天十五、六个人就静静的听着,我也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清晰明亮。最后有五、六个人一直跟我来到家里,看了一下午真相光盘,临走时又送了他们一些。

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遇到的大都是这样平常的事,我知道我是锁着修的,我的天目什么也不看见,身体也没有明显的感觉,但我从法理上认识到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经、是佛法真理。我经历了从常人到修炼人、到常人、再到修炼人的反复过程。那就是一个由坏变好、从好变坏、由坏变好的过程,是大法、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我更加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珍贵,是邪恶的旧势力给众生安排了一条不归路,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只听从师父的安排、按师父的要求做。

其实我不太精進,很多时候做的非常不好,同修几次叫我写交流稿,我都觉的不好意思写出来,后来我想,就差我这修的不好的,写出来作为一个负面教训,让有象我一样的同修引以为戒。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