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不动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

一、一朝得法一修到底

我一九九七年幸遇大法。当时,我是先看到了《悉尼法会讲法》,后来请到《转法轮》法轮大法让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我感到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他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度人的高德大法,师父度的是我们自己(主元神),又不脱离常人社会环境修炼,这么好的功法让我遇上了,我要一修到底!我带着这样简单而朴素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功。

得法后,我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在家做一个贤妻良母;在单位,不为名、不为利,处处与人为善,心胸豁达、开朗。因为我从内心感到大法的美好,所以,我不仅修自己,闲时间向周围的人、向亲朋好友介绍法轮功,希望更多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大法的益处。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大肆抓捕学员,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播出,欺骗了全国人民,在这种谎言和暴力的镇压下,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卫护大法、证实大法。在与同修交流中,我认识到,这场迫害与反迫害实际上就是宇宙中正邪之战,表现在人这里就是:邪党邪恶至极;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制止迫害,慈悲救人。明白了法理之后,在同修正念正行的感召下,我放下一切人心,和同修一起利用假日到北京证实大法。此行后来被暴露了。当地的公安、派出所屡次骚扰,使家人受到很大的压力。邪党后来直接用丈夫的工作作为要挟,不把我转化,不仅要我下岗,丈夫的干部职位也要撤掉。一石激起千层浪:丈夫找来邪悟者做我的转化、单位要办学习班(实际就是洗脑班),看我不放弃信仰,又计划要送我去洗脑班。我找机会找到了公司主管领导,向她讲明真相,她有所领悟,表示她与我丈夫多年交情,不会送我去(洗脑班)的。丈夫还先后不断的找来亲戚、朋友、同学等做我的工作,要我放弃学大法。面对各种压力,我没有一丝动摇,除了和他们讲明真相以外,我只有一念: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修炼大法!法轮功是宇宙正法,我要跟随师父修炼到底!

二、排除压力正念退出邪党

从此以后,家里已不是避风港,而是随着社会风浪起伏,社会上一有风吹草动,或者听到有人讲法轮功的坏话,丈夫就回家跟我大吵大闹,我抑制自己的情绪和他讲真相,开始他不听,还辱骂我,甚至动手打我,我发正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因素,可是,无论我怎么做,这种家庭战争还是接连不断。(现在认识到:其实我讲真相时经常带有情的,发正念也是有所求的,掺杂这些人心,自然不会效果好。)

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不久师父又在网上发表《再转轮》。我意识到:中共邪党罪恶滔天,神要灭它。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还能与它为伍呢?我不再为什么时候退党、以什么方式退党而犹豫了!就六个月不交党费自动退党。可想我第一个月不交党费(单位是按月齐钱)就象捅了马蜂窝,今天“支部书记”找谈话,明天党办干事找谈话,后天“党委书记”找谈话……轮番向我施加压力。我借机会向他们揭露邪党谎言、腐败、暴政等等邪恶的本质。消息传到丈夫那儿,他又跟我大吵了一架,恶语连连,失去理智。我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進去……他们(包括丈夫)对我软硬兼施、利诱威胁并重,我不害怕、不动摇,抓住一切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并向他们说明:炼法轮功与政治无缘,只是邪党伤天害理、罪大恶极,我不能助纣为虐,老天要灭它,我更不愿做它的替罪羊,所以,我选择退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这也是(邪党)“党章”里规定的,现在我真这样做了,又说我和党对着干,如何如何,这不更证明了中共(邪党)说的都是谎言吗?善恶有报是天理,不管你们怎么说我、看我,我都不会再相信中共(邪党)了!……

最后,他们无奈,让我填表,我就堂堂正正的在表上写下了“我自愿退出中国××党组织”几个字。从此以后,我彻底脱离了邪党。

后来,因为我揭露邪党腐败一事,引发了要彻查公司领导的家属(真是可笑)。此事,让丈夫有了一点清醒,因为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他都知道。他很自信的对我说:“随他们查去,你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学法轮功)不贪、不占,害怕他查呀!”但是,邪党是不讲人性的,也没理可讲,只要你不合它的意,就是它的政敌,就不择手段的整人。所以,丈夫对邪党害怕至极,因为我学法轮功,也确实让他在人生道路上徘徊了很久,因此,要想改变他,也是我突破家庭干扰的一大难关。

三、正念突破家庭关

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到公开退党,家庭矛盾一直没断过。丈夫受恶党欺骗很深,深信恶党是强大的、是正确的,很怕我被抓毁坏了他的名声和地位,他认为:他能当上官(也就能多挣钱)、家庭生活能这么好都是党给的,党不让学(法轮功),就别学了,跟党对着干,小胳膊能拧过大腿吗?你这不是在坑我、在害我吗?所以,每次除非不说话,只要一说话,就离不开法轮功的话题,他就气的不得了,把我当成仇人似的攻击、谩骂,甚至打人,根本不容我说话,我经常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偶尔有说话的机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到他这副武断、强压的情形,我实在无法忍受,有好几次想跟他离婚,但又怕有损大法的名声,后来一想,既然不能和他分开,又要经常受到他的侮辱和谩骂,那就当自己被关進了监狱里了(只是生活环境比监狱要强),把丈夫就当成警察(他总不能象恶警一样迫害我)吧!

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在一起交流、切磋,使我明白了:这场迫害实际是旧势力借口考验大法和大法弟子强加的,它操控着邪恶势力——邪党,一方面在直接干扰和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另一方面,利用欺世的谎言来毒害世人,致使一些世人(包括丈夫)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师父说:“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進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又说:“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

丈夫不就是被邪恶利用了的人吗?他对我(大法弟子)的态度,其实都是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着他所表现出来的,被邪恶控制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完全失去了理智。有两次,在他让我放弃大法时,我跟他说:“邪党迫害法轮功,就是要我(们)放弃修炼。因为法轮功太正太正!把它们一切不正的、一切邪恶都衬托出来了。现在它们没达到目地,你让我放弃大法,你不觉的你在起他们起不到的作用吗?”他不再吱声了。过程中,我也不断的发正念,他的态度有所转变。日后对我的态度也有些缓和,他不再反对我学法、炼功,但是不让我和同修联系。

每次我外出晚归时,他都要刨根问底,坐卧不宁的。特别是我公开退党以后,他在公司的党委常委职务被免了,现在处级干部也被撤了,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他感到脸上无光,为此对我学大法耿耿于怀,把一切都归咎于是我学法轮功给他造成的。前一段时间又借故跟我大发魔性,说:“看你学法轮功我就恨你,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恨不得用刀杀了你,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说不定哪一天正睡着觉呢,就会杀了你!”还公开撵我和我母亲(因为母亲后来也开始修炼了)走,扬言要和我离婚。我一看他实在不可理喻,就不再搭理他了,每天除了发正念,没话说,一晃十多天过去了,有一天,他按捺不住了,又跟我发了一大堆牢骚,我冷静的对他说:“你也不容我说话,我也不说了。自己的路自己走,你现在已经没有人性了,又恨我恨的要杀了我,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就离婚吧!”他说:我让你说,咱们今天就好好谈谈。接着他就开始讲他的委屈、他的压力、他的无奈、他的矛盾心理(想和我分手又舍不得,认定了再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妻子)。

我说:“每一次你跟我吵架,不论什么原因,最后焦点都落在我学法轮功上,而且,你认为是我学了法轮功才给你带来了不幸。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谈话要有一个前提——你能否认同法轮功?因为我明确的告诉你,修炼大法这条路我走定了。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我的!你如果认同大法,我们的谈话才有意义。我不强加于你,你好好想一想,到底如何选择!”这一次谈话,我努力控制自己,以平和的心态、救人的基点来应对他的心理,同时发正念,清除阻碍他明白真相、生命被救度的一切邪恶的因素,铲除他背后的邪恶。最后他郑重的表态:我认同大法,今后你可以学你的大法,我不会干涉你的。

法轮功经受了十多年的迫害,丈夫也为我坚修大法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管以前如何对我,今天他也是经过了反复思考、斟酌,做出的抉择,最后选择了认同法轮大法,在人生这条路上为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这个生命有救了!就这样丈夫转变了以往的态度,家庭恢复了正常的平静生活。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此次谈话让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有所领悟。

结语

修炼十多年了,是大法把我引向返本归真之路,是大法教会我修炼,特别是九九年以后,经历了风风雨雨,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过程中,在面对各种魔难时,虽然人心很多,但是信念不动摇,在修炼的路上有同修做伴,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同修对法理的明晰认识和心得,对我的启发很大,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使我对法理不断的有新的领悟。通过突破家庭关的经历,我认识到:在遇到魔难时,往往都是自己没做好、或有不正的因素,让邪恶钻了空子,加上正念不足,不能及时清理邪恶,导致魔难加大、加重,最后被常人心带动还不自知。现在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修炼人,面对一切困难都能在法上认识,放下人心,正念正行,才能解体一切邪恶因素,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在此,感谢师父对弟子的苦度,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惰性很大、人的观念较强,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我要勇猛精進,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苦度,兑现自己的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