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陷材料被退回 朱宇飚律师仍被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被广州海珠区公安局“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后,遭“六一零”构陷。约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中旬,构陷材料被海珠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分局“六一零”,而“六一零”迟迟不放人,朱宇飚家人十分担心。

在此之前,司法部门利用更换(审核)律师执照之际,无理要求朱律师要作书面保证,写不再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保证书,遭到朱律师的严正拒绝。从那时起,司法部门协同“六一零”,派出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警察周环球等人长期跟踪数月之久,并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伙同十余人以欺骗手段叫开房门、强行闯入住宅,绑架朱律师到海珠区看守所。

现在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公诉退回材料,就应该让被绑架的朱宇飚律师回到家人身边。我们责令海珠区“六一零”立即释放朱宇飚律师回家!

朱宇飙先生,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道他的事迹。

正义辩护令中共法庭尴尬

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堪称经典,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

例如:朱律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法庭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因为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是最正确的辩护,没有反驳的理由,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了这样的话:“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

之后,朱律师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应新、宋虹锋出庭辩护。

在为宋虹锋做无罪辩护时,法庭同样出现上述的尴尬,指控人无赖地说:“这是政策……”朱律师平静地说:我想提醒法官,这是法庭,等政策上升为国家法律再说。

望公检法人员以朱律师为榜样,做出正确选择

我们希望公检法人员在是非面前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赶快停止协同中共迫害善良的好人,立即释放朱律师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要再执法犯法、助纣为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