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肃宁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李洪志大师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将法轮大法公布于世以来,许许多多的中国百姓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身心受益,河北省肃宁县的广大民众也不例外。人们身上的顽疾、陈疾,甚至连医院也治不好的病,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不治而愈;人们看了《转法轮》,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从内心深处自觉自愿的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好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全中国各地的司法系统执行江×ד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六一零”和公检法系统组织、策划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河北省肃宁县众多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被当地恶官恶警非法关押、勒索大量钱财。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其中包括许多六十多岁老人遭受的迫害:

韩玉坤,女,五十多岁,尚村镇内村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妇科病等,每天吃药不止,不能下地干活。修炼后身心受益极大,疾病不治自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遭受江氏中共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同年农历十月初五,尚村镇派出所一帮不法人员将韩玉坤骗入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半个月,罚款一千多元。回家后还被尚村镇张俊礼为守的不法人员软禁在家中,剥夺了人身自由的权利。后来张俊礼两次到家抓捕未得逞,现张俊礼已遭恶报。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张瑞强、于红军、崔立督等带领一伙人把韩玉坤家包围起来,把她儿子王成绑架到公安局,被非法判刑。家中的财物被抢劫一空,直接损失两万余元,被抄走的财物有:电视机两台、VCD一台、电脑一台、多功能复印机一台、录音机一个、电脑桌还有其它一些物件、现金六千余元、存折一个,内存六千元、孩子的压岁钱三千元。

徐贵婷,女,六十岁,肃宁县城关镇王街村人,曾患有多种疾病:胃病、头晕、神经性心脏病、作骨神经疼、骨节炎、胆结石、子宫肌瘤等,每天药不离身,苦不堪言。自从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徐贵婷满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精力充沛,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而且思想也有了很大变化,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进行了残酷镇压,栽赃陷害,污蔑大法,诽谤师父。徐贵婷两次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国安大队,以原任大队长李臣祥、许秋立为首及其帮凶们非法抄家、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七次,酷刑折磨,给徐贵婷和家人造成极大伤害。

被迫害最严重的一次是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上午,李臣祥指使帮凶许秋立等一伙人把徐贵婷绑架到公安局,强行给她照像,她不配合,李臣祥就拿扫帚把猛打她的头,把她铐在铁笼子里呆了一天。到了晚上李臣祥和许秋立对徐贵婷行刑逼供,她不说,李臣祥就用针扎她的手指尖、胳膊、边扎边电击,用棍子猛力打她的头,还和许秋立给她上背铐,许秋立还把棍子搭在她的腿上用力蹬,直至她昏迷过去。醒来后,恶警把徐贵婷押进看守所。几天后,他们把徐贵婷押送公安局,绑在铁椅上,由李臣祥、许秋立、范国振、王志远、云朋、小芳、小丽、向阳等人,轮流看管不让睡觉,四天四夜不让合眼。期间,李臣祥还不断折磨她,用扫帚把打她的脸,往脖子上倒凉水,用脏抹布往脸上擦,用钳子拧她的嘴,用小铁夹子夹她的嘴唇,把脚镣子挂在她脖子上等手段进行迫害,使徐贵婷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酷刑演示图:铁椅子

二零零四年八月,原任610办公室主任于亚州伙同李臣祥骗徐贵婷家人拿出三千元钱,后来给退回五百元。然后,李臣祥带人跳墙进院把她绑架,送进石家庄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徐贵婷受尽残酷精神折磨,整天整夜不让睡觉,用谎言欺骗给洗脑,强制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徐贵婷不配合,几个人就围着没完没了纠缠不休,一会儿都不让休息。十月,现任国安大队长张瑞强,带领一伙人到徐贵婷家中进行骚扰、恐吓。

冯秀凡,女,六十岁,肃宁县城关人。九六年喜得大法后,身心健康,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疯狂镇压,造谣污蔑,诽谤大法。冯秀凡于同年十二月份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许秋立、小芳,戴手铐押回本县公安局,非法搜身,把身上仅有的二百四十元钱搜走,还把她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李臣祥又向家人勒索现金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李臣祥指使恶警把冯秀凡骗到公安局送进看守所关押四十天,期间受非人待遇,因不报号,给她戴脚镣、手铐,面对不公她绝食抗议七天,瘦的皮包骨。李臣祥还向家人勒索一千五百元钱。

因中共对大法的迫害不断升级,冯秀凡于十月份再次进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至二零零一年她绝食六天的时候,以李臣祥为首,还有610刘国清等人不顾人的生命安危,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两年。冯秀凡当时体重只有43公斤,因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又把她押回看守所继续迫害一年。冯秀凡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姓魏的干警脚踢、辱骂。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冯秀凡又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城关派出所长郭占领又趁机勒索现金三千元。回家后,李臣祥不断找麻烦,有一次把冯秀凡叫到公安局让她签字,她不配合就给她戴手铐非法用刑。还时常到冯秀凡女儿家骚扰,给家人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力,经济上造成极大的损失。

何秀娟,女,六十三岁,肃宁县寨北村人,九二年喜得法轮大法,身心受益非浅。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凌晨三点多钟,肃宁县公安局不法人员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把何秀娟绑架到公安局拘禁十多个小时。为此她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却遭到恶警打耳光,还把随身带的一百五十元钱抢光,后又被带到肃宁交警队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被公安局保安大队不法人员非法抓进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天,罚款二千元。同年十二月份再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县公安局不法人员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之久,遭受非人待遇。在期间610保安大队以李臣祥,许秋立,赵友等为首的不法人员非法开庭审讯,还给她戴脚镣手铐,又以莫须有的罪名给了一个劳教一年的证书才释放,停发了她的退休金,剥夺了她人身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县公安局还勒索现金三千零五十元。

侯汝贤,女,六十一岁,肃宁县付佐乡葛庄村人,一九九六年有幸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后,身心得以净化,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感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

侯汝贤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以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付佐乡民警劫持到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张进宅、赵友等人对侯汝贤非法审讯,给她戴脚镣手铐,并非法关进看守所,而后还把侯汝贤的丈夫叫到公安局审讯。同时被付佐派出所于红军等人非法抄家,把所有的大法书、坐垫、磁带等洪法用品全部抄走。

没隔几天,付佐乡政法委孙占宗等人由前任村支书葛老胖带领,半夜闯进侯汝贤家中,将她的丈夫绑架到乡政府,非法拘留四天四夜。数九寒冬,连冻带饿,强行逼迫,勒索现金三千元才放回,给侯汝贤家人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力,侯汝贤的丈夫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侯汝贤被关押在看守所,受到非人待遇,还遭到犯人李秀书的歧视和毒打,因她坚修大法,不向邪恶妥协,以保安大队长李臣祥、610头目刘国清为首的不法人员对她加重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公安局老孙、老范、小丽、小芳等人用欺骗手段,把侯汝贤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因体检不合格拒收,当天返回,押回看守所继续迫害,共一年零十天。经绝食抗议,以所外劳教为名获释。付佐乡政府还借此向家人勒索二千三百元的所谓保证金,至今未给,身份证至今还被扣押在乡政府。

几年来经常有公安局和派出所不法人员到侯汝贤家骚扰,最为严重的是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由派出所以张恒祥协同国安大队于红军、崔立督等人到其家中进行威胁、恐吓、骚扰,直接干扰了侯汝贤全家人的正常生活。

高肥田,男,五十多岁,尚村镇西青口村人,于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高肥田进京证实大法,被公安局李臣祥等人非法抓捕,在肃宁看守所受到无理迫害。高肥田经常被犯人打骂,不让睡觉,数九寒冬站在水泥地上,两腿冻的麻木了半年之久,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才放人,并罚款三千元,后经人际关系退回两千元。

高灵芝,女,五十多岁,肃宁县尚村镇西青口村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高灵芝身患严重疾病,如:脑震荡后遗症、头晕、记忆力减退、甲型肝炎等,每天药不离身,苦不堪言。修炼后,高灵芝身心健康,疾病全无,深感大法神奇和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高灵芝不放弃修炼,尚村镇政府不法人员经常进家骚扰。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张进宅、许秋立、王志远、张增元、赵友几人闯进高灵芝家非法搜查、抄家,然后把她抓进公安局。途中许秋立和王志远给她戴上了手铐,在公安局李臣祥等人行刑逼供,酷刑折磨,如:电激脸、电四肢、用针扎手指、压杠子、打耳光、用脚踢两腿和踝骨、用木棍打、皮带抽、用烟卷火头熏鼻子、烧胳膊、上背铐、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昏迷过去。三天后,高灵芝被关押在看守所六个月,后被骗进洗脑班继续迫害,直到十二月二十九日才放回家,并罚款五百元。高灵芝身心造成重大伤害,给家人带来极大压力和损失。


酷刑草图:电刑

臧金朵,女,五十九岁,肃宁县城关镇王街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时间不长,身心健康,静脉炎、子宫肌瘤、支气管哮喘、痔疮等多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铺天盖地疯狂镇压,有理不能讲,有冤无处诉的情况下,臧金朵于同年十二月份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公安局李臣祥、城关派出所杨立滨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三十天,勒索现金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臧金朵到外地去游玩,回来后住女儿家,杨立滨、郭保申把她骗到城关派出所拘留三天,勒索现金三千元才放人。九月份她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公安局李臣祥、许秋立、城关派出所杨立滨把她劫持到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还扬言说要劳教她,家人听说后担惊受怕,花费了几千元。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县公安局保安大队长张瑞强、崔立督、于红军、于长进等人,两辆警车到臧金朵家非法抄家,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抄走,把臧金朵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三十五天,不让家人探视,非法勒索现金五千元,恶警的迫害给臧金朵家造成极大损失,给她的家人精神上带来很大压力。

朱秀荣,女,六十八岁,肃宁县城关人,县社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疾病全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有个去北京上访的人说把自行车放在了她家,就这样被城关派出所郭占领、杨立滨骗去,要罚款五千元。因不是事实,恶警到朱秀荣家去搜没搜到,朱秀荣坚决反对罚款。郭占领气急败坏的说:有人说你杀了人,我就有权枪毙你。当时一整天都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晚上由郭保申把她送往看守所关押十多天,勒索现金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县社主任齐金生为了立功升官,非法停发了她的退休金。她的老伴张俊明看到这不法行为,实在忍无可忍,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写了一封公开信,逐级上交反映情况,希望上级认真落实,并给予解决,这也是对政府的信任。

没想到不但没给解决,在二零零一年十月,610办公室主任刘国清下令,把他的工资也停发了。至二零零七年二月,六年来先后找派出所三十多次,一直不给解决,老俩口没有了生活来源,上访无门,生活没有着落,被逼无奈只好到处流浪,以打工度日。

在这期间公安局、派出所,以赵友为首的一伙不法之徒强行非法抄家。多次上门骚扰,锁被砸坏,破门而入。等老俩口回到家后,发现衣箱被翻乱,连军装和一提包价值千元的铝制品像章都不见了。

七年来,二老的退休金押金八万余元全部扣押,于二零零七年六月找回退休金三万元。现在二老也年已古稀,靠亲朋资助,艰难度日。

胡艳香,女,五十一岁,肃宁县尚村镇西柿提村人,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元旦前,肃宁公安局许秋立带领尚村镇不法人员把胡艳香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期间遭到残酷迫害,非人待遇,家人送去吃的东西,还被李臣祥以查监为名私自拿走,并向家人勒索现金五百元,还拿走食宿费二百五十元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夜晚,乡派出所的几个不法之徒闯入家中,强行把胡艳香抓捕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九天,用各种手段逼迫她放弃大法,家人为此请李臣祥吃喝花去二百元钱还不放人,最后又勒索五百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尚村镇的几个恶徒再一次把胡艳香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她难以承受,逃了出来,家人送去的衣服至今未给,被迫流离失所两个月。

二零零二年,尚村镇副书记白志明带领几个恶人闯进胡艳香家中,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再一次进行迫害。李臣祥和几个看守把她锁在没有灯光的屋子里,非法关押了九天,剥夺了她人身自由的权利。无休止的迫害,给家人精神上造成极大压力和经济损失。

裴秀分,女,六十四岁,肃宁县付佐乡葛庄村人,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裴秀分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进京上访,被本县派出所劫持到本县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赵友、张进宅等人非法审讯,并关押在看守所残酷迫害。与此同时付佐乡不法人员到她家非法抄家,把所有的大法书、录音带、录音机等全部抄走,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现金五千元(后退回四千元),付佐乡罚款三千五百元,看守所一百多元饭费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农历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付佐乡不法人员把裴秀分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剥夺了她人身自由的权利。迫害使裴秀分和家人受到极大精神压力和家庭损失。

刘俊英,女,六十多岁,肃宁县尚村镇柳棵村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俊英到北京上访,被尚村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家,送公安局迫害,勒索现金三千元。过了几天,尚村镇派出所通知说还得罚款,不然还抓,就这样又被勒索现金一千元。

田艳,女,五十来岁,肃宁尚村镇赵河村人,二零零零年去京上访,被恶徒劫持到尚村镇派出所又送公安局非法审讯,并非法关押四十天,勒索现金一百元。二零零一年七月,尚村镇派出所不法人员又把她绑架到县洗脑班进行迫害。因不想承受迫害机警逃出,流离失所半年多。二零零二年九月,以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为首的不法之徒又把她绑架到沧州洗脑班十七天,进行精神折磨和身体的迫害。

王瑞英,女,六十多岁,肃宁县城关寨北村人。二零零零年去京上访,被公安局李臣祥为首的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勒索现金三千元。

付秀文,女,六十岁,肃宁尚村镇赵河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零零年七月,没有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被李臣祥为首的不法人员绑架到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八天,勒索现金三千元。二零零一年七月,尚村镇派出所不法人员又把她绑架到县洗脑班进行迫害九天,勒索现金六百元。

王占领,女,四十六岁,肃宁县尚村镇赵河村人,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公安局以李臣祥为首的不法人员非法审讯,遭到李臣祥的打骂,把她关押在看守所三个月。二零零一年二月,以公安局李臣祥为首和610刘国青为首的不法人员对她加重迫害,公安局老孙、老范、小丽、小芳用欺骗的手段,把她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当时家中有年迈的公婆,幼小的儿女,丈夫担负着家庭重担,直接影响了全家人的正常生活。

扈红娟,女,三十多岁,肃宁县付佐乡北石宝村人,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村干部伙同乡政府不法人员接二连三的到扈红娟家中骚扰。二零零零年由村支书魏桂臣带领乡政法委书记孙占宗一伙把她绑架到乡政府大院,对她威逼恐吓,逼她写保证书,交押金怕她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七月,乡政府孙占宗、闫广达、张恒祥等六七个人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六天。扈红娟走脱后,流离失所半年;这期间乡政府不法人员经常到家中骚扰。

吴双霞,女,三十多岁,肃宁县付佐乡白牛堤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无辜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夜间十二点,以付佐乡副乡长张铁轮为首三个人把她绑架到乡政府拘留两天两夜,逼她放弃修炼,并罚款二千元,当时说一年退还,结果至今未给。

何松峰,男,五十多岁,肃宁尚村镇大使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于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被尚村派出所协同保安大队不法人员把他骗捕到公安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半个月,勒索现今五百元。

杨广乐,男,三十二岁,回族,肃宁县城关镇王街村人,小学教师。自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深感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疯狂的残酷镇压法轮功。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写保证书之类的东西,于二零零一年十月,杨广乐被城关镇教委沈福忠举报给城关派出所由郭占领带走,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在此期间,杨广乐的家人为了营救他出来,共计花去现金六万元左右。杨广乐家中价值二千六百元的笔记本电脑被非法抄走,扣押的保证金五千元只归还了三千元。主要责任人:张增元、李增强等。

二零零四年二月,杨广乐为了能再次学到法,继续修炼,又买了一台六千元的联想电脑。因多次在家上网,被网监部门锁定。突然有一天,市公安局的两个人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臣祥、许秋立为首的几个不法人员闯进他家,在未经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打开电脑查看,并非法抄走。两天后杨广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所内,受犯人的毒打,号长李建伯多次出拳猛打其胸部,犯人宋贺朝用膝盖猛击其胸口,差点上不来气。犯人顿东踹伤了杨广乐一根软肋,这几处地方一咳嗽就疼,一呼吸就疼,但每天还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就这样被迫害了一个月,然后被非法转送到沧州洗脑班强制转化。

这一次其家人又大概花去现金六万元左右,不包括后来被非法扣去的取保候审保证金一万二千元,扣押的六千元电脑也一直未予归还。

宋继珍,女,六十多岁,肃宁县梁村乡后白寺村人。修炼前曾患多种疾病,如: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胃病、头疼等,药不离身,不能下地干活。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健康,疾病全无,深感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宋继珍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初三,向世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县公安局以李臣祥为首的几个不法之徒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抓捕到公安局,辱骂她,还给她戴上手铐。随后非法抄家,把大法书、录音机全部抄走。家人受到恐吓,被迫拿出二千元钱,恶警才放回宋继珍。

二零零七年七月,梁村派出所的两个不法人员闯进宋继珍家,强行给她照相,乱翻她的东西,拿走了像片和两盘磁带。

刑明凤,女,四十九岁,肃宁县信用联社职工。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之前,身体患多种疾病,每日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修炼大法后百病全无身心受益,深感无病一身轻。

刑明凤二零零零年七月被肃宁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许秋立为首的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八天,罚款一千零五十元,交押金五千元才放人。面对如此不公,有冤无处诉,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宣武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受尽折磨,后又转压到冀州看守所被迫害数日,罚款二千元。恶警用酷刑折磨她,电击全身,把她电的死去活来。几天后被肃宁县看守所郭保申抓回关押十多天,交押金二千元才放人。期间原610办公室主任刘国清为首的不法之徒,以各种借口,吃喝玩乐的二千多元钱也从她的帐上支出。

二零零三年一月,城关派出所长郭占领、副所长杨立滨、指导员郭保申,协同县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许秋立等人又非法绑架了她,并非法抄家。当晚恶警们残酷折磨她,给她上刑,用电击,反复电她数次,直至昏死过去。刚一醒来就把她铐在暖气片上,以李臣祥为首的恶徒们不让她大小便,强迫她签名按手印,因不配合,郭保申就拿棍子威胁她,几个恶人拧着她的胳膊给她上了背铐,这样还不罢休,又把她关进看守所。面对这无辜的残酷迫害,她绝食、绝水表示抗议。以李臣祥为首的恶警们用灌食的手段迫害她,把她灌的上吐下泻,胃出血。因新年来临,家人承受不了这沉痛的打击,没有办法只好请恶人们吃喝,花了几百元,还不放人,直到她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才放人。接人办手续时又被公安局勒索现金二千元,押金三千元,李臣祥还说便宜了她。这期间610办公室主任于亚州还向她单位勒索现金一千元。回家后不久,李臣祥为首的还编造假手续,非法劳教一年。因此家人又暗地里塞给李臣祥二千元钱,才没送走。但时常到家中骚扰,给家人的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力,经济上造成极大损失。


酷刑演示图:背铐

尹俊卿,男,六十五岁,肃宁县梁村乡后白寺村人,沧州机务段退休职工,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八年前,他曾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因为全家人基本上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在大法中受益非浅。家庭和睦,宁静、祥和、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当地610的不法人员对尹俊卿家人进行威胁,施加压力。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尹俊卿被迫和老伴从沧州回到老家。二零零二年九月,司法局郭强和派出所不法人员五、六个人到尹俊卿家抄家,抄走大法书和资料,逼迫他写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尹俊卿和他们讲道理不配合,他们就强行要把他带走,被本村书记、村长劝阻下。但他们仍不死心,不一会儿又回来抓捕尹俊卿,他已经离开了家。恶警当天从下午到晚上共五、六次到家抓捕尹俊卿,未得逞。这样的迫害,尹俊卿老伴精神上受到很大压力,导致病情急剧加重,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的一天,梁村乡书记刘国青带领派出所两个不法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用欺骗的手段把尹俊卿绑架到派出所,强迫写保证书;同年的四月、五月,司法局郭强和两个姓李的经常到他家骚扰,使她老伴精神上受到极其严重的刺激,曾多次离家出走。二零零七年七月,梁村派出所的不法人员又到他家来,强迫写简历、取指纹等手段来骚扰。这一次次不断的骚扰、威胁和恐吓,使其和家人无论从生活上或精神上都遭受到了不可估量的重大损失和极大伤害。特别是他老伴在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一旦精神受刺激就出现昏迷,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完全由他来照料,给其造成了沉重的生活负担,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给破坏了。

任素征,女,五十三岁,肃宁县付佐乡任庄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无辜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当晚被付佐乡派出所张恒祥,司机任书田劫持到乡派出所,被不法之徒吊铐在双人床的栏杆上。天明又被铐在暖气片上,之后被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李臣祥为首等人非法审讯。她丈夫还被付佐乡派出所不法人员抓到乡政府非法关押四天四夜,并勒索现金五千元。公安局以李臣祥为首的把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向家人强行勒索现金一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三月,乡派出所伙同公安局保安大队六人把她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七天。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

李臣祥,男,五十多岁,肃宁东泊庄人,现居安宁小区,原任公安局保安大队长,现任肃宁看守所所长,非常邪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电话:13315787618、5023851。

许秋立,男,四十多岁,肃宁县城关阁北街人,原公安局保安大队负责人,现任肃宁付佐乡派出所所长,是主要参与迫害者。手机:13315787628 家电:5026715

于红军,男,四十来岁,肃宁县城关西北街人,公安局保安大队长,主要参与迫害者。电话:5032589

张瑞强,男,四十多岁,肃宁县薛村人,现任公安局保安大队长。手机: 13931729977 电话:5160986

杨立滨,男,四十来岁,肃宁县付佐乡白牛堤村人,城关派出所副所长。 手机: 13933988888 家电:5027999

郭占领 男 五十多岁,肃宁县务胜口村人,任110防暴大队长 手机:13803235666家电:5022195

肃宁县610办公室主任 赵宗耀 手机13091153039
副主任 骆艳强 原办公室主任 于亚洲 刘国清
肃宁县公安局长 孙晓康 电话:8286699 手机:13903178202 13315787518
政委 白学文 手机:15832700001 13931775666
副局长 刘铁权 手机:13932755188
郭迎伏 电话:5032899 手机:13930758666 13315787599
边万辉 电话:5167316 手机:13513170018 13785758128
李长振 电话:5017638 手机:13803230997 13315787699
齐广军 单位电话:5575031 手机:13803253008
肃宁县国保大队大队长 金国宏 电话:5017999 手机:15132759999
国保大队大队长 张瑞强 电话:5160986 手机:13931729977
肃宁城关镇派出所所长 张志宏 手机:13315787558
朱军 电话:6129110
肃宁尚村乡派出所所长 李广然 电话:5099119 手机:15831720688
刑警队 孙新华 电话:5090508
肃宁梁村乡派出所所长 杨国章 电话:5061273 手机:13932789695
刑警队 王涛 电话:5068110
肃宁万里乡派出所所长 吴宗杰 电话5097000 手机:13315792206
肃宁河北乡派出所所长 王锦功 手机:13784763093
肃宁付佐乡派出所所长 于龙芳 电话:5092148 手机:15833370588
肃宁邵庄乡派出所所长 张卫华 电话:5066110手机:13603335222
肃宁窝北乡派出所所长 孙继格 电话:5080288 手机:13315792229
肃宁城农派出所所长 苗胜利 手机15132788555
李乐 电话;5031071
崔立都 家电:5021369 手机:15233795171
范俊芳 5025958 手机 15028718836
郭宝申 5020109 手机:13315792225
张进宅 5023986 手机:13803173693
张恒祥 5010336 手机:13315787595
杨立彬 5027999 手机:13933988888
于立鹏 家电:5026815 手机:15933275444
王晓光 5023989 手机:13730585899
杨艳彬 5037883 手机:13930788333
王铁圈 手机:13932795009
闫广达 手机:15076692907
王东辉 手机:13831711619 家电:5033099
王宏武 手机:13931767709 家电:5018088
肃宁看守所所长 尹建星 电话:5079002 手机:15033687248
原看守所所长 易云飞 电话:5079215 手机:13930788318
范国振 电话:5028228 手机:1331579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