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发正念讲真相 迫害化为乌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十四年来,我们追随师尊走到今天,无时不感到师尊的慈悲点化与呵护;无时不感到无比的欣喜与自豪;特别是回想自己修炼路上出现的神奇故事,更是令人感慨。下面按时间顺序回忆我修炼与助师正法路上的部份小故事:

一、雨淋不着

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的下半夜三点多钟,我提着录音机与大法简介去公园晨炼。下楼时才发现下雨了,心想:“刮风下雨的,今天同修们是否会来呀?”转念又想:“炼功时雨会停的”。于是直奔公园,我将录音机与横幅藏在石凳下,自己将坐垫铺在地上照常打坐。

我很快進入入定状态,意念中感觉自己好象坐在室内,只听到外面雨越下越大,待我一个小时出定时雨也停了,同修们也陆续来了。一位同修来到我身边说:“唉呀,下这么大的雨,你的衣服怎么一点没湿?”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没被雨淋着。我立即明白了,是师尊呵护弟子呢!

二、高压电棒下炼静功

二零零零年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阶段,看守所只能睡十二人的房间猛增到近三十人,环境极其恶劣。一天午休,我和其中两位同修趁机炼静功。被巡监的恶警发现,站在上面吼叫:“真的不要命了,来这里还敢炼?赶快停下,否则我打死你们!”同修为了避免伤害随即睡了。可我想不能睡,不能配合邪恶。

我很快進入入静状态,没有理会他。喊了几分钟后,恶警手持高压电棒冲進监房,举起电棒朝我头、耳朵、背、手等处“啪、啪、啪”的猛击!顿时我头发直冒浓烟、全身麻辣火烧。全监房人吓得哭了,但我在师父慈悲加持下丝毫未动,大约两分钟后,恶警吓得收起电棒转身就出了监房。

我一直坚持炼到打起床铃(大约七十分钟),而且静得很好。第二天,恶警向我道歉。大法的超常有力的震慑了恶人!

三、神笔镇邪

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入狱。当时由于法理不清,被警察、犯人联手迫害的死去活来。有一次,犯人为了立功减刑,将我的经文偷去交到办公室。大会批斗后,恶警将我双手反铐,投進又臭又黑、蚊虫起堆的禁闭室。在禁闭室里,我一边绝食反迫害,一边反复领悟《忍无可忍》的法理。我悟到应该拿起笔来曝光恶警犯人勾结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第二天,我对巡警说:“我想写点东西,你能帮我打开手铐吗?”警察以为我转变了态度,马上叫犯人送来饭菜和纸笔。三天没進水米的我将一碗海带汤泡饭吃完,调整心态后,我借墙上碗大口子射進来的一丝光线,一口气写了十四页,心情舒畅极了。然后我捎信:“请监狱长来取”。迫害我的恶警得知我给监狱长写信,吓得连忙逼着我把信交给她转送。我说:“非监狱长不给!”

监狱长拿走信件后的当晚,我做了个梦。梦境中看到迫害我的恶警、犯人变得只有一尺多高,而且都得了不治之症,痛苦不堪。第二天,禁闭解除了。陷害我的恶警奉命将我接回监房时,心神不安地对我说:“你给监狱长写了些什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没答理她,她就跟在我后面一直问,我还是不理她。最后恶警哀求道:“队长年轻缺乏工作经验,让你受苦了。请原谅我。以后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过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写了些什么?”我说:“你已四十几岁还年轻什么?再说你是迫害大法弟子的老手,又谈何缺乏经验呢?至于说我写了什么,监狱长会找你谈的。”她气得两眼发直,两天后被调出她恋恋不舍的中队;陷害我的杀人犯也被加刑十一个月。

四、狱中除恶

在省女子监狱那时全省有十一位大法弟子被分别关押在各中队,迫害非常严重。同修之间不准有任何接触,更难了解对方情况。离我所在车间最近的一位同修在二中队,在出收工队伍中有时我们能见到,每天我俩目光总是彼此寻找对方。若看不到,就会担心对方是否遭受迫害。有几天,我觉得同修状态不对劲。她面容憔悴,行走艰难。我想方设法打听她的近况,得知她已经吊铐在车间快一周了。我决定曝光,控告恶警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于是,我将生活卡给犯人买吃的,请她帮我调查迫害同修的责任人与犯罪事实。

了解情况后,就在车间一角以检举的形式写起讲清真相。揭露迫害的材料来。真是神奇,近两百人的车间,别人都在警察、电棒、警棍监督下不分昼夜拼命干活,谁也不敢怠慢一刻。而我却在一旁写检举信,无任何人打扰。我花了一下午和一个晚上的时间一气呵成,并一式多份复写。怎么投出去呢?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外封锁森严。大法弟子要想递点文字出去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第二天我将信藏在身上,在中午收工时,我很顺利地遇上监狱长,我从容的将信递上。监狱长很客气的接过信。我没有怕。下午出工时,我继续留意是否能遇上同修所在中队那个恶警或其他警察,因为我知道要制止恶警对同修的迫害,必须尽快将信送到监狱长与当事人手上,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回到车间,我站在窗台往同修那边望去,心想:“要想尽快将信送过去,只能由我自己跑一趟。”

从常人来看,要想从这个中队,将检举那个中队的信送过去?那面临的就是加刑与酷刑处罚。但是我知道我是谁,我必须这么做才能帮助同修。于是,我趁本中队警犯不备之时,将信放好,心里求师尊说:“师父,弟子营救同修去了,请您加持。”我堂堂正正从本中队,经过厕所、车间,再经过走廊、车间来到办公室;到办公室门口,正好有三个警察,两个坐在门口乘凉,一个在台上写东西,我大步流星走進办公室说:“队长,这封信是给你们的,请收下。”顿时三个警察面目相对,目瞪口呆,我坦然往回走。

当经过我所在中队办公室门口时,又遇上当班警察与管事犯,她们看到我一人从外中队回来,惊呆了!一直望着我回到座位上都不敢开口说话。事后犯人告诉我:信送去的第二天,就解除了对同修的吊铐。此事两个中队都怕得要命,谁也担当不起,谁也不敢找我谈话,只好将事情隐瞒下来。

五、体验正念显神威

监狱是人间地狱,多年来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的痛苦难以言表。每天除做奴工十七小时甚至加通宵班外,还要强迫参加所谓的“政治学习”,气氛令同修们感到窒息。为了否定迫害,开创修炼环境,我们一致认识到:“不能消极承受,应该站出来反迫害”,决定在”十一”前通知被关押在监狱的所有大法弟子,以脱囚服罢工的方式反迫害。于是,我写了十一张字条,叫支持大法的犯人设法送到各中队大法弟子手上。

第三天早上起床,各中队同修整体行动,没有穿囚服、也没有出工,都留在监房自由安排。顿时轰动了全监狱,狱方出动全狱所有特警、武警,电棒、手铐等械具,拖的拖、抬的抬,将大法弟子强行弄到车间。

事后,狱方认为在戒备森严的高墙内,十一名大法弟子竟能达到整体抗议而不可思议。为了查出策划这场抗议的责任人使尽了办法。最后又搞起搜监来。由于其中一名同修不慎,字条落到警察手上。恶警随即集中各中队主管查对笔迹,结果发现字迹出自于我。第二天监狱长、教育科科长、特警拿着手铐、电棒,气势汹汹的来到我所在中队办公室。管事犯得知消息跑来告诉我:“这回你可大祸临头了,监狱长、特警都在办公室,马上会喊你進去的。”

那时我们在黑窝还不知道发正念。只收到同修传進来的十六个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当时我也不知道那就是正念口诀,只觉得这十六个字灭邪肯定效果好。我没有多想,集中念力连续默念了好几遍,刚念完警察叫我去办公室,我坦然走了進去。

办公室大约坐了五、六个黑衣警察,监狱长拉长脸问道:“你最近干了些什么?”我说:“在你们这里除了做奴工还是做奴工”。她将字条”啪”的摔在办公桌上瞪着眼说:”这是你写的吗?”这下我明白了,赶紧在心里又反复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监狱长说:“看来你是想翻天了,你为什么……”我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每天是要学法炼功的,不能这样没完没了的做奴工,我们不是罪犯,没有这个义务,请监狱长合理安排,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

话刚说完奇迹就出现了,监狱长、教育科、特警等人态度变了。监狱长答应说:“监狱会考虑你提出的请求,现在你回车间吧。”就这样,一场酷刑迫害在强大正念下化为乌有。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赐给弟子除恶灭邪的法宝!

六、正念正行赶走恶警

二零零三年,我刚从黑窝回到家,当地“六一零”、政法委、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人员,不断的到我家中骚扰,还专门派人所谓“帮教”,妄图继续迫害。一天,邪党政法委书记来到我家,進门看到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学师父的新经文,他惊呆了,说:“唉呀,你真行,回来才几天就收到资料了,还有人到你家来,你看什么?能借我看看吗?”我说:“只要你真心想看可以”。他从我手中将经文拿过去一翻,马上变了脸色,说:“这是从哪里来的新经文?她(另外一个同修)也是炼法轮功的吗?”我马上意识到来者不善,我必须制止他犯罪。

于是我给他讲真相,希望他能尊重我的信仰,否则我家的门不为他敞开。看到他临走时手里还拿着我的经文不放,我就说:“经文你真心看可以带回,不看请还我”。他说:“经文不能给你,我要拿回去交差。”我正念很强的说:“请将经文留下,马上出去。”他吓得连忙将经文放下,转身往外走。

第二天上午,“六一零”、派出所来了五、六个人,進门他们就从这间房转到那间房。其中一警察钻進佛堂,将师父法像、经书拿了出来,扬言要抄家。我手指着拿师父法像的恶警,正告道“赶紧将我的东西放回原处,谁也不准胡来,你们都出去!”话音一落,他们吓得连忙将法像与经书往柜上一放,灰溜溜地下了楼。

过后,家人说:“你的胆子真大,竟敢把政法委书记与一群警察都赶出了家门。”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严与慈悲在人间的展现。

七、向内找的威力

在零八年奥运前两天,我和十岁小同修(女儿)将师尊大法像、法轮图形、《论语》去玻璃店划镜框。小同修恭恭敬敬抱着法像,我背着真相币与资料一同来到玻璃店。为了争取时间,我对老板说:“我这是装大法的,划好镜框后请用干净毛巾把玻璃擦去灰尘后再装上”。说完我一边把师尊法像往老板柜顶上放好,一边对老板说:“我先去办事半小时来取。”带着小同修去同修家送真相币了。

半小时后,我们回到店铺,还没進门,一眼就看到装好的法像,在店里朝大街摆着。我赶快進去将镜框翻过去。这时老板正在划下一个,我心想,看来最快还要半小时。于是我就跟老板讲真相,讲到“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时,進来一位近三十岁的男子,拿起凳子坐在店门口,接着我的话说:”一定要退吗?”我边回答边朝年轻人走去,挨着他坐下,想救他。

年轻人很和善,说话间没有反感,他是党员,劝他“三退”他也点头了。我就问他你想看资料还是看碟子?他说:“神韵晚会我已看过,其他都看看也好。”我连忙从包里拿了《九评共产党》的书与其它真相碟子送给他。就在他接过资料那瞬间,一名近五十岁的男子从外面走来。年轻人说:“我们是派出所的,他是我的同事,你跟他也讲讲吧。”话音刚落,那男子一个健步冲上,年轻人将资料夺过边看边冲我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们是警察,更是应该明白真相的对象。俗话说,衙门好修行,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

我意识到眼前这两人是巡警,是冲师父法像来的。向内找的同时讲真相决不能放松,于是我保持祥和的心态向他讲真相,告诉他善待大法得福报。老警察拿着资料说:“今天凭你这些东西就可以判你两年劳教!”

问题的出现,我很明显看到自己敬师敬法存在的大问题。也看到了自己怕麻烦与依赖心。做事毛糙的陋习。心中十分懊悔!我嘴里不停的给对方讲真相,心里连忙对师说:“师父呀,弟子错了,弟子有罪!请师尊恕罪!”

这时老板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急忙忙将三个划好的镜框一起搬到我手上说:“你赶紧走吧。”年轻警察也小声说:“赶快走,等下就走不了了。”我塞给老板钱,抱起镜框就往外走。老警察起身一手抓住镜框对年轻警察吼叫:“快叫车来!不准走!”年轻警察没有动。我边往外拖边连声说:“今天是你立功得福报的机会,善待大法全家得福报……。”小同修在一旁发正念。老警察放手了。就这样,在师父慈悲加持下,我抱着师尊法像带着小同修平安回到家中。

八、发正念讲真相 迫害化为乌有

一天凌晨,我用油画棒在大街上写真相标语,不幸被巡警跟过几条街。我写完正走在回家路上,一辆警车在我身边停下,只听到后面突然有几个男人的脚步声,这时我警觉了。我没有回头看而是很镇静的边走边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不准他们犯罪。突然一名警察抓住我的肩膀恶狠狠的说:“深更半夜你写什么?”我回头一看,只见警车不远处还有两个高大的警察拿着雪亮的手铐朝我走来。警察将我往后拖叫我去看现场。我立刻查找自己的漏洞,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

到了我写标语的现场时,警察指着墙上“天灭中共邪教。快退党团队自救”标语说:“这是你写的吗?”我以平静的心态指着标语,对三位警察解释说:“是我写的,这不是反动,而是事实真相。共产党贪污腐败、否定‘真善忍’、迫害信仰、践踏人权,触犯天条还不应该遭报吗?”他们不好回答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我。我继续说:“天灭中共不是指人,而是指共产党这个邪教组织。你们要保平安,快退出来吧……”

大约持续了五分钟,其中一名头头说:“我们已跟踪你好久了,你从那边写到这边,何苦呢,今晚你回去,以后不要再出来了。”我站在原地目送他们上车,他们上警车时,我又追上几步喊道:“记住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得福报!”我望着远去的警车心想:“师父慈悲,也许这三名警察得救了”。

夜幕中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双手合十,难过的说:“师父啊,对不起!是弟子做的不好被另外空间邪恶钻空子了,让您操心了!”

一天,我在街上发资料被恶人构陷绑架到派出所。我没有丝毫怕意,一个劲的向内找被绑架的原因,找到自己漏洞时我立即求师尊善解弟子的过失,决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我平静的走進警察办公室,心想既然来了就跟他们讲讲,让他们都看看最新资料也是好事。真是“相由心生”,一名警察将我包里的资料全部倒在桌上边点数边看,面带笑容的说:“近百份构成判刑的啦。”我说:“你先看看再发表见解吧,这样对你有帮助。”大伙也都围着看,只有两名警察坐着没动,心想难得他们看到这些最新消息,不能失去机会!于是我起身从桌上拿了两份塞给他们小声说:“赶快看吧,机缘难得,明真相保平安得福报。”警察接过资料就看。我赶紧盘腿发正念,大约发了四十分钟正念。过程中虽然有人出出進進,但环境很安详,没有人干扰我。午饭时他们为我打饭倒水,我谢绝了,一直发着正念。在师尊加持下,大约五小时左右我就平安回到家中。

九、向内找闯过生死关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的一天,凌晨三点多炼功时我突然连续上厕所。当时我就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没想到一拖就是几个月而且越来越厉害,最后到了大便失禁的程度,拉出来的是鲜血、大便混合的东西,每天要换几次裤子。肛门与膀胱痛的日夜坐立不安,甚至出现两眼昏花看不了书,整个人又瘦又黑。家里人以为我旧病复发(现代科学诊断的癌症),真的是到了要走的时候了。

我修炼十四年来从来没有“病”的概念。我心里非常清楚,肯定是哪里有大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了。当时在找不到致命的因素时,我就死死坚持三条:(一)信师信法我没有病;(二)排除一切干扰,整天学法、发正念。邪恶使我看不见或没有精神看书时,我就想尽办法听、看师父讲法;(三)大法弟子该做的我不顾一切,力所能及的去做好,从行动上彻底否定旧势力。同时与同修专题切磋向内找,不断依法归正自己。在师父慈悲点悟与加持下,我经过近四个月时间终于挣脱旧势力魔掌,恢复正常。

修炼大法的美妙真是写不完道不尽啊!我永远感恩师尊给予的一切,对师尊的无量恩德与慈悲苦度更是无法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直至圆满随师还。谢谢师尊!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