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在大法修炼中我深深的感悟到师尊时时对弟子的慈悲与呵护,见证大法的神奇与伟大,多少疾病不翼而飞;多少危境化险为夷;多少神迹留在人间……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是在证实大法,必然会有很多神迹出现。下面把自己在二零零零年進京证实法的两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正念走入国家信访办上访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北京“中办国办”上访,去过国家信访办上访的同修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是進不了信访办的。信访办大门口有几十个便衣警察把守着,大多是各地驻京办事处截访的,很多学员上访,到这个大门口就被劫持走了。上访的学员刚走到大门口,一大群便衣就围上来,拦住不让進去,当知道是哪个省市的,那个省市的警察就把学员带走了,很难走入信访办。

我知道了这种情况,开始也有障碍,要進不去怎么办?什么也没做,到那就被抓回来了,这怎么行?又一想,自己是修大法的,他们人再多也都是人,我是个炼功人,比他们高的多。我干什么去了?我是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镇压是错的。我是在维护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父为我做主,谁也不配拦我,他们看不见我,我一定能堂堂正正的進去。这样心很稳,当我走到信访办门口的时候,那么多人他们就跟没看见我似的,真是神了,我顺利的走進了信访办。因为念很正,到那,告诉他们我是来为法轮功上访的,警察给了我一张表,告诉我把你想说的填在表上,我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写在这张表上了。

在天安门打横幅后安全回家

在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还比较疯狂的时期,我们地区这些能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法,向政府讲清大法的真相,已经多次到信访办、天安门了。大多数同修被非法关押两次以上。因为我们是北京郊区,外地同修不断的進京上访,我们经常接纳外地同修,他们大多数来到我们这里,安顿下来,晚上交流后,第二天去北京证实法。

那时虽然形势严峻,可经常开交流会。大约半年的时间,我们这些去过北京的同修都是在和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鼓励他们如何走出来。时间长了,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一说去北京证实法,就是那些没去过北京上访的学员的事,与我们这些曾经去过的同修没有关系了,我们觉得这不对劲。恰好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各地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同修很多,明慧网也有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们这些同修悟到:大法还在受迫害,师父还在被谣言诽谤,世人还在被欺骗,当地还有那么多学员没有走出来,我们不能停止证实法的脚步,还应继续進京上访讲真相。

可是当决定这样做的时候,我发现心里很不稳,缺少了原来那种对法坚信的正念,顾虑心、怕心都出来了。怕什么呢?我分析自己:顾虑自己再被抓進去,就是第三次被非法拘留了。公安扬言,第三次“進去”就要劳教。看守所的同事、公安局的同学、单位的邪党书记都在嘱咐我的家人、同办公室的人要看住我,再進去就出不来了,就要被劳教、判刑。

听到这些我当时不知道要及时否定,所以这些信息已经在我身上起作用了,我虽尽力排斥,还是挥之不去。查找自己,这一段就忙着建资料点,发资料,学法不入心,尽干了事了。当时还觉得很充实,每天很忙的,做了不少事,就认为很在法上了。现在说去北京,才验证自己心性并没有提高,不然怎么迈不出这一步呢?我第一次认识到了,修炼中不时时针对自己的心去修,光做事代替不了修炼。

我把自己的状态告诉了当地同修,希望得到帮助。没想到本地区许多同修对再次進京都有担心和顾虑,怕回来被劳教。因为已有几名学员劳教了,大多数被转化。所以压在我们心里的是劳教后怕承受不住的“转化”。一个人、两个人这样想,很多人都这么想,因而形成的场就更难突破。有的学员说:我们别去北京了,就在当地发资料吧,我们已经去过了,如果被劳教了转化了,一下子就掉下去了。听到这些觉得很难受,好象常人的老滑头,这不是在“吃老本”吗?修炼中有这个吗?

我静下心来,决定从学法入手,不急于去。每天大量时间学法,找自己的问题。明慧文章那时很少,但总会找来,我一遍遍的看,多次与外地同修交流。就这样,师尊不断点悟我法理,我的心性在提高,怕的物质在不断的解体。外地同修進京证实法回来后与我们交流,他们那种金刚不动、放下生死的举动震撼着我的心,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不怕?什么才是神?我转变了为私为我的观念,突破了各种因素的束缚,放下生死,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弟子,我逐渐的在觉醒,在升华,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当前应该做的,本性的一面越来越强,最后完全显露出来了,谁也挡不住了。

就这样经过一个月的修炼过程,我真的象个神似的了,没有了怕,没有人的思维杂念。当时我虽然不能象今天这样明白怎样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但我清醒的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路,前面是刀山,我要上去,是火海我就跳下去,我不能怕吃苦绕着走,绕着走就不是师父安排的了,绕一圈也没有用。進京证实法应不应该去?应该去,法中早有了,有没有次数的限制?没有。全国的大法弟子不远万里到北京来,为了什么?北京是首恶所在地,是它发出的指令迫害,离北京最近的我们不更方便去吗?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得能随时去维护法,不断的向政府、民众讲真相,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不想劳教,不想警察会怎么对我,不想什么后果。只想我现在应该做的,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就足矣了。我不断在归正自己,坚定自己,师尊不断在加持我正念,正的因素占据我全身、每个细胞。

经过这30多天的艰难修炼过程,充份的准备,我决定要去天安门打横幅了。我准备了“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两个横幅,当时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想到要去天安门打横幅,向全宇宙的生命喊出发自内心久远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激动的哭了……

我原打算十一月十九日去,同修叫我二十日去,我说我忍不住了,人在家,心已经到了天安门了。同修说:别那么自私,和那几个同修(有外地的)一起去吧。二十日上午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去了天安门,准备在金水桥打横幅,那里的游人比较多。我的袖口里揣着两个横幅。那天,我象过节日似的,心情愉悦,没有任何人的思维。虽然天安门、金水桥便衣和警察比游人还多,我无视于他们的存在。十一点我们在金水桥打开了横幅,我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游人们震惊了,便衣、警察恐慌的一拥而上,抢走了我们的横幅,拽着我们往警车那边走。

一个警察拽着我,我边走边掏袖口的另一个横幅,心想,走到哪,我也得把这个横幅打开。就这么一想,拽着我的警察不见了。这时同修们都被抓到车上,我站在一个很好的位置,很快的打出第二个横幅——“真、善、忍好!”那真是神的状态,想到这次不能让他们立刻抢走,我要打出最长的时间,所以很智慧的打着横幅在游人中来回跑,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不知道喊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跑了几个来回,因为我没有人的任何思维,看不见人怎么样,好象在另外的空间,又看不见另外空间的景象,因为我的天目看不见。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弄倒的,一个刑警把我从地上拽起,抢走横幅,用胳膊勾着我的脖子往人群外走。我象个刚跑完百米运动员一样喘着粗气,欣慰的走着,一会刑警松手了,我没有在意,径直往前走,过一会回头一看,刑警没了,没有人理会我。我就找那个警车,车子开过来了,同修们被抓在里面,窗户封闭着看不见,警车开走了。这时我愣了一下神,思维才回到人中。

我安全的回来了,到天安门打横幅没有被抓,这在当地是不小的震动,同修们感到大法神奇,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伟大。未修炼的家人都感受到了,不住地说“你们胆子真大”,以往的那种担心不见了,发自内心的为我们高兴。从整体上来讲,破除了学员中普遍认为证实法就得被抓的观念。从那以后不管是外地还是当地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很快就有回来的。

这是师尊的正念加持与呵护的结果,全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此修了自己的心,听了师父的话,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了。师父给予弟子很多,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觉真是一个大的突破,有一个大的升华,认识到正法修炼和以往个人修炼的不同。第一次正悟到,大法弟子证实法不应该被迫害。同时更加明白了师父讲的,大法修炼直指人心。有人心证实不了大法,证实大法重在过程中能修去人心,同化大法,思想行为在法上,就是真正的在证实大法,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是神的状态,就会出现神迹。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