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困难救众生 升华自己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已六十多岁了。经过邪恶迫害现已双目失明,这给我今后的修炼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和魔难,但这并不能干扰和魔灭我信师、信法,坚定实修的决心和進程。

讲真相,救众生不辱使命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每天做好“三件事”是我们的必修课。

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为了不辱使命,救度更多的众生,只在家庭亲朋好友间讲真相太有局限性了。在同修们的热心帮助和鼓励下,和丈夫(同修)的大力支持下,我终于跨出了家门走向社会,能够面向更多的世人讲真相、劝“三退”。通过和同修的默契配合,现已做的越来越顺手,还形成了一些“套路”:一般情况下都是同修先告诉我碰到的人:是男、是女、大概年龄段、相貌特征等基本情况,然后同修主动上前打招呼。场面打开后,由一人主讲,另一个人密切配合发正念,效果一般都很好。由于我看不见,所以,这也成了我向陌生人讲真相的优势,不会被对方表情、周边环境等因素影响。反而更能够充份发挥“主角”的作用,根据不同人的情况和接受能力,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和讲真相的内容,在这个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慈悲师父的呵护和法的威力,也感受到了众生期盼得救和明真相”三退”后的喜悦和感激。现就讲真相中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一天,我和甲同修(也是一位老太太,文化水平很低)遇到一位老汉,骑着三轮车载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看着老太太身体很不好,一问有心脏病。搭上话,我和同修就开始给老太太讲真相:讲了现在的天灾病灾为什么这么多的原因,以及中共的腐败、无神论、反天地、反神佛、欺压人民百姓;讲法轮功是什么,并告诉她:大法修炼者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讲中共邪党讲的是“假、恶、斗”不叫人做好人,所以就栽赃陷害法轮功。为了煽动欺骗群众反对法轮功就编造自焚杀人案,造假诬陷法轮功。它对上天、对神佛犯下大罪,所以天要灭它;还讲了为什么“三退”就能保平安,讲的比较细直到她听明白。最后还送她一张护身符,并叫她回家和亲人也讲一讲。老太太接过护身符,双手捧着含着泪说:谢谢你们,以后你可再来呀,一定救活我呀!

过了几天在公园又遇到了这位老太太,她大老远就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并说:“那天回家就和我女儿说了,可她不但不接受,还要把护身符烧掉。我赶紧说:你可不能烧,要不我还给人家去。”老太太就把护身符放在自己身上,再也没叫女儿看见。

又过了一段时间,遇到一个中年妇女用车推着一位老汉,我们上前打招呼,一看这位老者正是那位老太太的老伴,中年妇女说“这是我爸,有病了现在去住院”。我们就问:“你妈现在身体怎么样?”她说:“我妈现在身体很好,还经常骑着三轮车带着我爸出来溜达”。同修就对她说了和她妈讲真相的详细情况,这位女儿和老者听了都高兴的接收了真相材料,并立即同意退了邪党组织。后来经常遇到这老俩口,老汉身体也好了。

还有一次,我和甲同修遇到两位妇女,就上去打招呼,可她们只和我们打手势不讲话。“噢,是哑巴”。试着给她们一说话,奇怪的是她们能听见。我们就开始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天灾人祸的原因以及消灾避难的方法,看出我看不见时,她们就非常关心的扶着让我坐下讲,她们听的非常专注。然后叫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并由甲同修把这几个字写在纸条上送给她们,她们接过纸条当时就开始比划着学念,虽然我们听不懂她们的发音,但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到她们是在用心的念。直到最后她们还双手紧握着写有九个字的纸条,眼含热泪看着我们久久不愿离去。后来听同修说:我们走出老远回头看时,她们还在那里双手合十目送我们。

由于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所以,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心系众生正念足,我们的智慧和能力都是超常的,是世人不能理解和惊讶的。

我和甲同修在一次给几个大学生讲真相时:思路敏捷,谈古论今,有理有据,从历代明君敬天敬地的风调雨顺,到当今邪党战天斗地的灾祸遍地;从法轮功的“真、善、忍”教人向善做好人,到邪党“假、恶、斗”的人人为敌。以及“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必然”,“三退”才能保平安。他们听得很专注,很入心,当时都高兴的做了“三退”。他们都毫不犹豫的接受我们送给他们的护身符,并表示感谢。最后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回答说“普通百姓”,他们都感到惊讶:“是吗?”“不过看上去也就是个普通的老太太”,“怎么能讲出这么多道理来呢?”我就告诉他们:因为我们是法轮大法修炼者。

修自己,在矛盾中升华

师父告诫我们“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属于那种性急、好认死理、脾气较暴的人,在和同修的相处中矛盾时有发生。每当我意识到因自己的人心给同修带来的伤害,满怀的是对与我曾发生过矛盾的同修的深深歉意。

我和甲同修经常一起出去讲“三退”。一天,才走出来不久的乙同修和我们一同到公园讲真相,乙同修领着我。路途中与甲同修走散了。第二天,我们三人又一起去讲真相,路上乙同修说夜里做了个梦:三个鸡蛋放在一起,一滚动两个鸡蛋碰烂了。还听到师父在她耳边说:早洗澡晚洗澡,早上炼功要起早。乙同修让我悟一悟什么意思,我说悟不出来。说话间甲同修就说起头一天我们三人走散的事,我和甲同修就此事各自执著自己的说法,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而且越吵越厉害,完全失去了修炼人的状态。乙同修一看急了,说:“别吵了,我跟你俩出来,全看你俩了,你俩吵嘴不影响正事吗?”一句话,我们都闭了嘴。是呀!我们是干什么来的?我们这样的表现谁会高兴?这不是被邪灵钻了空子干扰吗?渐渐的我开始清醒了:三个鸡蛋如同三个人在一起不能碰,一碰就炸,这不就是对我们的点悟吗?同时也悟到慈悲的师父借乙同修的嘴在提醒我们:每天早晚就象洗脸一样,查看自己那些不好的东西洗掉它,要时刻都做到象一个炼功人的样子。悟到后我们的矛盾瞬间化为乌有,心情都特别的好,救人讲“三退”也出奇的顺利,一上午就讲退了七、八个人。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心性上来了,做事产生的效果也就好了。为了弟子的提高和成熟,师父时刻都在点悟和帮助弟子呀!

在修炼中,当和常人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一般都能够做到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宽容忍让,不予计较,能够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来;可是,在和我们周边同修发生矛盾的时候,做的就不尽人意了,总以为都是修炼人,都应该宽容对方,所以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经常是你呀、我呀的争执不休,有时还会用符合自己执着的师父的法,来掩盖自己的执着去压制对方,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对同修造成伤害还自以为是;在外人眼里,夫妻俩人一起修炼,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可实际上夫妻同修碰到该提高心性,发生的矛盾更难把握。

一次我在家不知为什么事喊丈夫,他没吱声,我以为他没听见,就喊了第二声,他还不吱声。我明知道他能听见可就是不答应,我就开始来气了,就加大声音喊第三遍,可他仍然不吱声,感觉到他是有意这样的。这事要是对外人可能就过去了,现在就不行。我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什么意思?这不是专门气人吗?这不是欺负我看不见吗?你还是个炼功人吗?你还……你……,一时间,那个气呀!什么都上来了:恼怒、怨恨、委屈、无助……等等,越想越多,虽然我强忍着没有说出口,但这些东西在我胸中不断的扩大、扩大,而且越想越多。“我忍”、“我强忍”!胸部憋的胀痛,脖子象被卡住样出不来气,眼泪断线似的往下掉,我真想大吼一声把它爆发出来。

这时,一个正念打过来:“我是炼功人呀”,接着“难忍能忍”(《转法轮》)这句法在耳边响起。我就强忍着浑身的难受,一个字一个字的背“难—忍—能—忍”,一遍,两遍,三遍……越背越顺,越背越快,不知背了多少遍。猛然间感觉浑身轻轻的,软软的,所有的不适一扫而光;整个思想也是空空的,净净的,什么也没有了,什么怨恨、什么烦恼统统烟消云散,想不起来了,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了。整个过程虽然时间不长,可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许多妙处是无法用语言能表达清楚的。我只能说:在任何环境和矛盾中,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能够想起师父的法,加持自己的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因层次有限,只是写出自己修炼过程中的片段和粗浅认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共同精進。如有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