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时的记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孝占鑫,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长丰村的一位青年。二零零零年,只有十岁的孝占鑫经历了妈妈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关押时,分担家务、遭学校老师、同学欺侮的孤独与艰辛。那时的他能靠在妈妈的腿上时,感受到的是妈妈慈爱。遭遇迫害中,孝占鑫一家人心中拥有的是大法给予的善良和坚韧,祝愿老师、同学、世人都明大法真相。下面是孝占鑫回忆十岁时的感受和述说:

记得那是二零零零年春,对面城乡派出所孙继华、田春来等人晚上闯入我家,把我妈妈抓走。那年我才十岁,妹妹才四、五岁。恶人把妈妈抓走,也不放回,我就把洗衣服、做饭、打水、浇院子、还要照顾小妹妹等,一切家务活的担子承担了。

由于我什么都不会做,妹妹饿就直哭,没办法,我就自己学着做,第一次做饭真难吃,我把饭做成说饭不是饭,说粥不是粥,我看着心里就想哭,妈妈在家,是不会把饭做的这么难吃的,我和妹妹边吃边哭,心想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早上上学的时候,来到学校,也不知道这消息传得这么快,老师、校长、同学都问我:你妈妈让派出所抓走了?我听着,就想把妈妈找回来,上课也不能专心听讲。下课时,同学们就骂师骂法,还说一些很刺激的话,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从那时候起,我和同学的友谊就破碎了,没有人和我玩,我有不会的题想问谁,谁都不会告诉我,问老师,老师都不愿意给我讲解,就说你先写下一道题,一会儿我讲解的时候,你注意听,用很厉害的语气跟我说话;可是别的同学问题,老师都很热心的讲解,我看着心里就不是滋味。

回到家里,写完作业,还要干活,还要照顾小妹。因为妈妈不在家,我不会打扫屋子,给屋子打扫得乱七八糟。双休日的时候,我也要干活,因为爸爸要给我们挣钱,还要供我们上学,所以爸爸的心情也不好受,一天也不笑一回。

浇院子,还得压水,压一桶浇院子,然后再压、再浇,我没干过活,还要哄小妹。一不小心把自己嘴给打了,打的嘴唇上下翻着,淌着血。爸爸、妈妈不在家,我就拿本子纸捂着,小妹还在一边哭,我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那本子纸染的都是通红的血。

上学时老师、同学都笑我,我都不敢上学,心想这帮人怎么这么坏,要不是把妈妈抓走,我能这样吗?我哭了,我都没上课,就回家了。嘴唇刚好,又打了,打的上下翻,同学接着笑我,我就在桌子上哭,共打了三次,每次打的都是上下翻,不知道淌了多少血,最后成了一个大肉疙瘩,到现在还有呢。

我和妹妹不知流了多少泪水,校长还三番五次的来找我,或者是让我上他的办公室。一进屋,我还没说话,校长就用手敲打着桌子问:你知道你回家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校长说你回家,跟你妈说,叫你妈别炼了,还问我:你炼不炼啊,你要炼的话,我就……校长没说完,就让我回班上课去了。

我妈妈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小妹妹想妈妈都想出病来了。一个多月妈妈回来了,我和妹妹一看见妈妈回来了,别提心里有多高兴,感觉很幸福。

记得那是九月十日“教师节”那天,班里的同学都给老师买礼物,因为我家没钱,就没给老师买。老师和同学都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看我,我的脸通红,从那时候起,我和同学的关系就更不如以往,更谈不上和同学和老师的友谊了。老师就跟同学们说,我不但不给老师买礼物,反而瞪了她,当时不管我怎么解释,就是不信我。

我一下子就变成了老师、同学眼中的“坏”学生。放学回家,我没有跟爸爸说,以为爸爸一天很烦,我就看着小妹。小妹有时不听话,就哭,我也跟着一边哭一边哄。我就哄小妹看电视,在她跟前跟她唱歌,从早上睁开眼睛,心里就想,快黑天吧;等天黑了,就想快亮吧,一天也不想学习什么的,就想找妈妈。

妈妈在家的时候,把衣服洗的干干净净。可我也不能穿一件衣服啊,换下来,还得自己洗,用水把衣服放在大盆里,用洗衣粉就开始洗,一件衣裳一个小时也没洗完,二个小时也没洗完,我边洗边哭,心想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不会洗衣服,把衣服挂在衣杆上,等干了,那衣服上大河圈子、小河圈子,穿上之后,有的说中国地图、外国地图,有的说尿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都没法穿着上学。

还有一次,那是过小年的一天晚上,一大帮人闯入我家,因为人太多,我也没看清,那帮人就把我妈妈抓走了,别的人家都在准备过年的东西,而我家什么也没买。以前妈妈在家的时候,瓜子炒好了,糖块也买回来了,一家人吃饺子。可妈妈不在家,不但瓜子、糖块没有,一家人不能团聚吃饺子,真难受。我和妹妹就抱着爸爸开始哭。过大年了,别人给我家些瓜子和糖块,我们就吃别人给的,晚上吃饺子的时候,平时爸爸没包过饺子,爸爸把饺子包成大的大、小的小,下锅以后,小的好了,大的没好,等大的好了,小的已经煮烂了,最后成了一大锅稀粥。

妈妈被关押在红光种子站。正月了,可以见家人,所以爸爸就带我和妹妹去看妈妈。刚看见妈妈,我就开始抱着妈妈哭,别提了,当时屋子里那么多人都流泪了,妈妈还给我抓头发上的虱子。当时就感觉到上学时的一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我靠在妈妈的腿上,就哭了,这一次哭泣的泪水,不象上几回流出的泪水是伤心的泪水,这一次的泪水是幸福和快乐的泪水。后来妈妈被放回来了,因为救妈妈花了不少钱,所以有不少外债,所以不得不把一座三间大瓦房卖掉,买一个小土房将就住着。恶人刘成江因为我妈上北京,就把我和我妈妈还有我妹妹的六亩口粮田地给抽上去了,就剩下二亩半地,一年就靠爸爸打工,做点小买卖来维持生活。

可是时间不由人,转眼我上初中了,因为家里没钱,连上中学都没有钱,跟老师说,就剩二亩半地,上中学哪有钱啊,老师说那就报困难户吧,是报了,可是天天拿钱,天气还冷,爸爸赶着车出去收废品,供我上学。我一看也太辛苦了,于是我想别念了,这样就减轻很多的压力,我就不念书了,在家里帮妈妈干家务活。这么多年来,我家也没偷别人一根玉米,也没抱人家一捆柴火,因为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我一点也不生气,也没有恨,只是希望同学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现在回想起来,做一个好人都这么难,但是我仍然愿意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我真心希望我的同学、老师、大叔、大嫂、阿姨、兄弟姐妹们明白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也希望父老乡亲们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