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和劳教所:不同的场所 同样的狠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监狱与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两类主要场所。就迫害的手段与残酷来说,二者都十分凶残。我们仅以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的文章《十指插针 黄成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与三月七日的文章《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来分析一下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的残暴。

黄成是原辽宁省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被非法劫持到盘锦监狱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强制他背叛对法轮功的信仰,遭到他的拒绝。管教科科长胡小东伙同狱警杨冠军、李峰、于×,以及犯人孟祥林、王硕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

八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人,那是什么滋味?酷刑的残忍程度让人不敢想象。那么绥化劳教所使用电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时,又是一种什么情形呢?我们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中的具体描写: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绥化劳教所的电棍在电击法轮功修炼者时虽没有盘锦监狱的多,可是对敏感部位的电击又是盘锦监狱无法相比的。用电棍对着身体五脏进行电击的方式也许不是绥化劳教所独有的。

在这篇文章中还有一段关于绥化劳教所恶警烧法轮功学员手指的描述: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坏并流液体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蜕掉了。”

绥化劳教所的烧手指真够恐怖的。谁都知道十指连心,那红红的烟头虽小,可是就那样在人的手指上一点点的烧,那该多么痛苦啊!能将十个手指的指甲全部烧脱落,恶人的毒辣可见一斑。

而盘锦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十指上插针的酷刑却是另一番痛苦的景象。《十指插针 黄成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一文中是这样描述的:

“(大队长)管凤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在指尖插针(真人演示图)
在指尖插针(真人演示图)

这样的酷刑能是平常人所能想象得到的吗?医用的针头,一根一根地插进去,然后让血再从针头的另一端流出。此种情景,不要说在现场观看,恐怕人们连听都不忍心听下去!

这两种酷刑有一定的可比性,我们才将它放在一起。就电棍电击与摧残手指的酷刑相比,绥化劳教所与盘锦监狱真是一个比一个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