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一直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被非法劫持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生活在高压恐怖中,谩骂、毒打、酷刑、胁迫是家常便饭,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以下是一位曾两度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曝光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我曾两度被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遭受残酷折磨,并目睹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现在看到的“官方”名字是“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现在看到的“官方”名字是“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强制洗脑

二零零二年,我被中共恶警绑架、抄家、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一进劳教所,马上就被恶警指使普犯包夹起来,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上厕所包夹就守在门口,导致我很长时间大、小便解不出来。我象掉进了人间地狱,在恐怖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三书”。但内心里明白的一面一遍又一遍的说:我不是真的“转化”,是怕心太大、人心太重,我对不起师父。那段时间由于自责和内疚,我的脸上天天挂着泪水,不只是我这样,别的同修脸上也挂着泪水,有的同修白天很平静,到了晚上蒙在被子里痛哭。

当时的恶警队长张小芳,强迫我们天天看污蔑大法、污蔑师尊的书和录像,天天必须写“思想汇报”,最后还要加上几句骂师父的话。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恶警让几个“包夹”就在寝室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岳利勇、李安英灌水迫害。我听到她们痛苦的声音,那种恐怖的气氛让人心里难受极了。恶警还每星期一次逼我们坐在坝子里开会,谈“转化”彻不彻底。

朱银芳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我亲眼看见几个“包夹”把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拖往洗澡堂,后来恶警突然把我们全部集合起来,不准走动,只看见张小芳紧张的来回跑,医生也来了。最后把我们都叫上楼,晚上吃饭也没下楼。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才知道当时那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死了。后来才知道她叫朱银芳。

恶警张小芳恶行

在劳教所真是度日如年,特别到了晚上,时常半夜突然集合,听恶警张小芳训话、骂人,有时我们站了一个多小时她才阴森森的出现,张口就骂。一次有个老年法轮功学员下楼时把脚扭伤了,不能走路,张小芳看见说:你是假装不想走,想保外就医吗?没那么容易。不准人背她,她坐在地上不能走,张小芳走过去拳打脚踢,那个同修被打的在地上翻滚。

张小芳经常打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面壁罚站,从早上五点站到晚上十二点、一点、两点。还不准她们上厕所。有一次我们坐在坝子里看见法轮功学员于卓站不住了,坐在地上,几个包夹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然后在地上拖着走,张小芳在旁边看着不吱声,另一个法轮功学员何玉梅多次被打晕死,张小芳采用的迫害手段还有:手铐吊铐、绳子绑、关小号,在那种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承受不了跳粪坑的、有撞墙的、有精神失常的、有被迫害病重的。

二零零三年,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改为生产中队,逼法轮功学员干苦役、做奴工,张小芳强迫我们一天干十九个小时的活,从早上七点(中午不休息,吃完饭就干)到凌晨三四点钟,没有完成当天任务的通宵加班,还不准洗澡、洗头、漱口、洗衣服,特别是夏天很臭,有一个星期没洗漱的,有一个月不准洗漱的,全中队通宵加班也是经常的事,白天照样不准睡觉,有个法轮功学员晕倒在澡堂,张小芳说:没什么了不起。不理不睬,晕倒的不只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们在干活的时候,有警察看守,不准我们抬头,一抬头,就会说你磨洋工,要遭受处罚,结果有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被严重损伤,头再也抬不起来了,出劳教所那天头也没抬起来。

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我又被中共恶警绑架、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当时的队长是恶警张小英,人称笑面虎,表面上伪善,背地里一样指使犯人用各种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我遭恶徒打耳光、脚踢、辱骂、恐吓、体罚。

被劫持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直接被关到四楼隔离迫害。狱警在幕后策划,自己不动手,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恶警段圆圆、王情怡是最邪恶的。一次犯人A吐真言说:狱警让她包夹法轮功学员,她说不愿意干,申请下别的中队。狱警说不行,到这里来了就由不得你了,必须干,听话可以早点减刑回家,如果不听话,不会让你下队,而且折磨你,让你不死也要脱层皮。犯人A听后很害怕,说自己一刻也不愿意呆在这里,只有听话,讨狱警的欢心,多挣奖分能早日回家。所以这些包夹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狠凶的毒打。

有个同修告诉我,包夹犯人将她绑成大字形,拿拖布杆捅她下身;还有包夹把同修按在床上,用衣架戳她、脚踢她,她小腿被打的肿的很粗。

奴工迫害

恶警李琪当队长时期,奴役时间延长,定额增加。在劳教所,我看到、听到,每天都不断的有人被关进劳教所,不断运进做苦力、干活的人,为劳教所挣钱;出狱的人多了,劳教所就到各派出所“买”人,即让派出所抓人去劳教所,每个派出所都分几个劳教名额,劳教一人派出所就得一定数目到奖金,派出所为了赚钱,不惜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送去劳教。

这就是我亲身经历楠木寺劳教所的罪恶,然而,这只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类似的事情还在邪恶的发生着。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站在正义的一边,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