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

北京海淀看守所、天堂河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这是一位刚从中国大陆到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的证词,她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天堂河劳教所,遭到中共恶警酷刑折磨,并亲眼目睹两位法轮功学员在狱中一步步被恶警折磨致疯。以下是她的证词:

我曾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北京调遣处及北京劳教所近两年时间,期间遭受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的残酷折磨经历,并目睹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监狱有死亡指标 恶警不怕打死人

在二零零六年底到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三个多月。在那个地方,每天听到的都是哗啦哗啦的铁链子声、打人的惨叫声,天天如此,那里的警察已被中共训练的毫无人性可言,也根本不把被关押者当成人。我所在的监号里,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她因为打碎了别人玻璃而被抓进来,恶劣的环境致使她犯了病,一狱警当着我们三十多人的面,以非常轻松的口吻说:“你不要装了,没用,我们不怕死人,我们有死亡指标。”当时,她的那种对人命的藐视,令我非常震惊。

狗链 熬鹰 精神侮辱 恶警不把人当人

在海淀看守所,在我隔壁的监狱号里非法关押着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因为她高喊“法轮大法好”,用铁链子将她的手脚锁在一起,令人无法正常走路,只能拖着沉重的铁链子,弯腰近一百八十度在地上慢慢地挪动。这种刑罚恶警称为狗链,这种刑罚和称呼,充份体现了中共的残暴和不拿人当人。

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名曰天堂,其实是名符其实的地狱。这劳教所外部看起来是一栋栋红色的小楼,里面却是阴森恐怖的地狱。在这里,恶警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要进行一道酷刑就是“熬鹰”,就是不准人睡觉或是睡很少时间。“熬鹰”是国际上公认的酷刑之一。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天堂河女子劳教所期间,每天至少有十八至二十小时左右的时间,是被满满一屋子的人围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冲着我重复吼叫着那套污蔑法轮大法的言辞。劳教所副所长陈莉看到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时,感到非常满意,恶狠狠地说:你不“转化”(放弃法轮功),我们就用车轮战,我们有的是人,就你这个身体,看你能坚持多久。

记得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恶警孔霞因为法轮功学员林淑英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命令几个吸毒犯人毒打林淑英,林淑英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被打掉了一颗牙。而恶警夏溪对林淑英进行“熬鹰”折磨,每天只让她睡二小时的觉;并在冬天把门窗打开冻她,不准她吃饱,不准如厕。中共就是下流到如此地步,利用人的生理需求来折磨人。

目睹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

在女子劳教所六大队,我亲眼看到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阎玉琴一步步折磨致疯。恶警们命令一吸毒犯监视、折磨阎玉琴,折磨得越厉害、越残酷,恶警就越满意,在警察的鼓励下,该吸毒犯愈加失去人性,整天以折磨阎玉琴为乐,每天大声辱骂阎玉琴,用苍蝇拍打阎玉琴的脸,最后阎玉琴被折磨致疯。阎玉琴被折磨致疯后,医生鉴定她需要保外就医,但是劳教所恶警们就是不准她出狱治病。当有人问及鉴定结果时,恶警们躲躲闪闪不敢正面回答。

另外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卢玉莲,也被恶警用同样的手段折磨致疯。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一年半里,六大队就有二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导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修炼者被剥夺基本权利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遍布各个社会阶层,各个领域。我从劳教所出狱后,在几十几百人竞争一个工作机会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就在我办理就职手续的时候,我发现这份合同的最后一条是污蔑法轮功的,也就是说,你要获得这份工作,你就必须污蔑法轮功。我被迫放弃了这份工作。

在中国大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剥夺了上大学、正常工作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