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边”是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明慧网上,经常看到警察在迫害大法弟子时,往往口口声声称是“上边”的指令。那么,这个神秘的“上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或个人?我们结合几个事例做一下分析: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以黑龙江佳木斯市公安局张云龙为首的一伙恶徒窜入法轮功学员王忠臣家,想以社区的名义骗开门,结果没有得逞。就开始不间断地砸门,从早六点到九点,不停地砸门三个多小时。王忠臣的妻子只好打电话找张云龙的父亲、也是自己同系统的职工张国仁来调解。张云龙毫不遮掩地说:“快过年了,我们没钱给上边送礼,你拿一万元钱就算了事,不然就要把人抓走!”王忠臣的妻子为了丈夫免受牢狱之灾,只好向朋友、亲属借了一万元钱交给他们,恶警们才肯放了王忠臣。

这个案子说的是,警察为给“上边”送礼,无所掩饰地勒索法轮功学员。张云龙一伙的“上边”,要么是公安局局长,要么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

我们再来看下一个例子:

二零一零年六月以后,四川资阳市“六一零”操控各县市“六一零”、公安、国安及各级政府、村社、各社区、居委会,私闯法轮功学员家,进行绑架、搜查,他们称对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任何手续,这是“上边”传下来的指示,经费由国家财政支付,绑架一名学员财政就支付三万八千至四万八千元。还叫嚣要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连搞三年的“转化”。

这个案例显示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完全是由“上边”传下来的。尽管绑架者没说“上边”具体是哪一级单位,但是通过行动牵扯到的人,可以明确地得出,这个“上边”就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

恶人们实施绑架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中,“上边”又是怎么插手的呢?下边这个例子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十时,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徐祥兰及她丈夫王汉生。法官明确地对徐祥兰说:判刑我们做不了主,都得是“上面”决定。结果徐祥兰被冤判八年,王汉生被冤判六年。

法官审判应以法律和事实为依据,可是在这个案子中,作主的竟然是“上面”。这个不出面参与庭审,却能指令法院走过场,并能完全按照自己旨意进行非法审判的组织,也只能是这个我们一再提及的,主管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且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党务组织——“六一零办公室”。

那么,那些被非法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牢里是不是也要受到被“上边”指使的狱警或恶人的酷刑迫害呢?我们看下面两个案例。

在四川新华劳教所,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上面”对负责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实行所谓的“奖励”,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就给奖金四千至八千元。于是,电击、毒打、捆绑、灌药、烟头烫等等酷刑都上来了。警察杜树洪对一位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吕春杉说:“上面要求对法轮功人员要‘转化一批、软化一批、火化一批’,你属于火化的那一批。”

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大法弟子陆幸国被恶徒活活打死。整个迫害过程中起最邪恶、最直接作用的是中队长项建中,他曾邪恶地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百分之五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

这两个案例虽不是一个地方,但都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四川新华劳教所的“上面”让“火化”一批,上海青浦劳教所给出了迫害的死亡率,都够邪恶的。虽然恶人们在不同的监牢进行迫害,他们得到的指令又是通过层层领导压下来的,但是他们各自的“上面”仍然都最终指向那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因为这个“六一零”从中央到地方有一个严密的组织系统,它就象一张邪恶的网,无论法轮功学员在哪里,它只要知道,就会把迫害的网络张向哪里。

这种由“上边”指使的迫害当然也包括那些冤狱期满后回到家的大法弟子,我们再来看个例子。

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黄勇辉,在湖南赤山监狱被迫害致三级肢残。去年十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两天间,黄勇辉所在的长沙市裕南街街道办事处和冬瓜山社区,派数人二十四小时轮流守在他家屋内或屋外,强令黄勇辉不得外出。黄勇辉打电话给冬瓜山社区书记张静仪,张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上面的命令。又打电话给裕南街派出所的户籍警察刘长明,刘说是因为开会,黄问开什么会要这样非法限制自己的自由,刘长明说不知道。再打电话给负责综治的裕南街街道办事处的主任巢爱萍,巢也推说不知道原由,但一再声称这不是迫害,是为了“保护”他。当黄勇辉打电话给长沙市天心区六一零的前主任欧阳时,欧阳告诉他现在和日本关系紧张,正在抵制日货……

能指挥派出所、办事处、社区的“上面”除了“六一零办公室”,还能有谁有这么大的权力呢?几个单位负责人的互相推脱就已经说明各级对“上面”的遮掩和对自己的开脱,连“六一零”人员的回答都让人摸不着边际,抵制日货跟监控大法弟子有关系吗?这扯得上吗?分明就是一个借口。

这些例子说明什么呢?对法轮功修炼者从勒索、抓捕、到非法判刑、再到在监牢里的酷刑折磨,一直到冤狱期满回到家中,“上边”的这个邪恶组织就好象一根无形的天线,在遥控指挥着这一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实施迫害的这些人为什么不直接了当地说是“六一零”指使的呢?为什么还要如此地闪烁其辞、躲躲闪闪?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这个非法的“六一零”,在对大法弟子实施迫害时,它们虽起着重要的指挥、调控、协调和监督的作用,但从来不给“下边(面)”这些被操控者任何正式的指令。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揭露,江泽民曾与罗干有一个秘密谈话,其中就有这么一条:“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最“上边”就是这样要求的,连名都不敢署,只说是“中央指示”,那么一层一层地传到下面,那些具体实施迫害的恶徒可不都口口声声说是“上边”的指令吗?反过来推究一下,层层的“上边”之所以这样做,它们也都知道自己的指令见不得人,害怕民众知道是自己指挥干的坏事,怕自己的邪恶行为留下罪证,所以才这样刻意掩盖的。

通过分析可以看出,恶人们所说的“上边”指的就是那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而这个“六一零”系统的“上边”,正是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首恶!这些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都已经在海外被起诉,他们及其追随者必将象纳粹党徒一样受到法律的严惩,他们被清算的日子已经不远了。